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日音乐文化交流的背景及音乐形态比较


□ 张小梅


中日文化交流在唐代达到高峰。唐代中日音乐交流为民族文化交流提供了国际化和本土化的范本。本文通过对唐代中日两国之间音乐文化交流的历史考察,揭示了日本民族改造外来音乐文化并使其“本土化”的历程;并就中国雅乐与日本雅乐的异同及与唐代燕乐之间的关系,做了音乐形态方面的比较和梳理。
关键词
音乐文化交流中日音乐燕乐雅乐外来音乐本土化



日语中的“音乐”一词源于中国。包括音乐在内的中日两国文化具有明显的共通性。通过“遣唐使”制度,日本把唐朝先进的文化带回本国,促成了文学、音乐、绘画、建筑、医学等领域的并行生长和综合发展,为音乐艺术的本土化历程创造了一个独特的文化空间,确立了文化形态互动转化的全景式的文化生态氛围。音声长、音声生、学问僧、留学生、民间人士构成了唐代中日音乐交流的重要渠道。
从总体上看,日本音乐的历史处于外国音乐的引进外国音乐的日本化日本民族音乐的兴盛外国音乐引进过程的周而复始的循环之中。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日本音乐的历史其实就是国际音乐时代与民族音乐时代交替、反复的历史。
在中国宫廷演出的、以燕乐为核心的经过加工的中国各地、各民族的民间音乐,构成了日本雅乐的主体。中日文化交流在唐代达到高峰,这固然是两国间长期经济和文化往来的必然结果,但也和中日两国关系和睦,两国同处于统一、稳定的政治文化环境有深刻的关联。这一时期两国国内都处在相对和平繁荣的阶段,在对外关系方面形成了和谐、积极、自主的文化交流氛围,这使得两国文化呈现为一种健康蓬勃的气象,具有十分明显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并深刻影响于中日音乐的交流与互动。在音乐文化的主体性方面,唐代音乐打破了封建王朝长期以来对异国音乐和俗乐所采取的鄙夷的态度,全面兼容民间音乐以及来自波斯、印度、朝鲜等异域音乐文化形态。
对日本而言,唐代文化作为一种先进的异质文化,在传入本国之后,经过一系列的冲击、碰撞、吸纳和理性的融合,在日本民族独特的历史文化、民族习俗作用下,最终成为具有其民族历史文化特质、多姿多彩、妙趣横生的风景线。日本在坚持民族文化主体性的前提下对唐代文化进行了全面的移植,日本社会对中华文化的理解、对中国音乐的理解和会通,实际上也已成为包括中华音乐在内的华夏文明的组成部分。
唐代中日音乐交流为民族文化交流提供了国际化和本土化的重要的范本。从某种意义上说,唐代中日音乐交流的历史是中国音乐的国际化和日本音乐本土化互相交织的行程。唐代音乐文化以兼容世界的胸襟建造了民族化的艺术圣殿,日本同样以融合唐代音乐艺术、并使其本土化、民族化的远见创立了具有国际水准的基点。日本遣唐使虽然目的地是中国,但是当时的中国是国际音乐艺术的荟萃之地,从这个意义上讲,遣唐使也系统地汲取了中国对于波斯、印度等异域音乐文化的引进视角和本土化方法。日本对唐代中国音乐的引进是包括音乐理论、音乐形态与音乐思想的全方位引进,与之相配套,日本还仿照中国宫廷管理模式建立音乐管理机构,创设了格局宏大、系统完备的音乐体制。这一由政府推动的规模化行为改变了日本音乐的面貌。中日两国的文化先驱以独辟蹊径的智慧交往融合、取长补短,并以文化的互动形成了别开生面的独特风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