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41年的爱情


□ 王秀梅

一九四一年,十八岁的我外婆在一个深夜突然听到有人敲窗,叩击声很轻很急促,像睡梦里的雨滴声。我外婆起身下了床,犹豫了大约半分钟,就果断地抬起了窗扇,她刚抬起窗扇,一个影子就鱼跃一般,跳进了她的屋子。
之后我外婆听到潮水镇响起了不平静的声响,本来它在沉睡,像一湖深夜里的水,现在不知被谁用一根棍子搅动了,一只警醒的狗首先叫了起来,之后很多狗都跟着叫起来,不久,一群陌生的脚步声重重地踩着地皮,侵入了潮水镇。我外婆看了看鱼跃进来的男人,他很魁梧,穿着便衣,看不出是哪方面的人,我外婆又仔细看了看他,他对着我外婆笑了一下,眼神清澈,嘴角挑出一抹很好看的弧线。我外婆从里屋拿出一架梯子,竖起来,把它很准确地戳进了天棚里。我外婆看了看男人,男人心领神会地攀上了梯子,很矫捷,我外婆仰脸看着他飞快地爬了上去,然后踩在一根房梁上,蹲下来对着自己招了招手。本来我外婆没想爬上去,但他朝我外婆那么一招手,我外婆就爬了上去。之后他们把梯子也抽了上去,横着架在房梁上。
潮水镇开始了深夜里的混乱,所有的狗都在叫,孩子在哭,皮靴声杂乱地跺着地皮,不久外面还亮起了火光,把糊了白纸的窗扇照得发黄。我外婆把上来的通道按原样盖上,狭窄的天棚就黑了下来。他们坐在一块木板上,木板搭在两根房梁上。我外婆在黑暗里用视线搜索着看不清却很熟悉的天棚,觉得远处有一双命运的眼睛在温和地看着自己,对着自己微笑,于是我外婆也在黑暗里微笑了一下。一九四一年,十八岁的我外婆一直有一个很缥缈的幻想,或者说是一个预感,这预感里有一个面目不清的男人,有一天他突然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出现在她面前,需要她的藏匿。这个预感在兵荒马乱的日子里也并非毫无现实可能性,为了它的可能到来,我外婆多次躺在炕上观察着这间房子,寻找可以藏下一个人的隐秘场所,最后她选择了高高的天棚。她多次躺在炕上看着天棚上斑驳又有些破碎的油纸,似乎看到她预感里的那个男人已经在上面了,正在朝着她微笑。
现在这一幕很逼真地到来了,甚至这个男人一出现,我外婆以往幻想或者说预感里的男人并不清晰的面目一下子清晰了起来,他好看的微微上翘的嘴角,清澈的眼神,都是她喜欢着的那种。为了这莫名其妙的预感,我外婆甚至在那块木板上放了一床小棉被,现在它派上用场了,冬天的深夜,冷得刺骨,我外婆摸索着把那床小棉被展开的时候,手突然摸到了一些黏黏的液体,她又摸了一下,这一下她的整个手掌都黏黏的,她抬起手来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是血。我外婆很懊恼,她一直预感会有这样一个男人藏到她的天棚上,却没预感到会是一个受伤的男人。我外婆说,我下去一趟。男人一把拉住她,说别下去,下面危险。我外婆说,我一会儿就回来。于是我外婆重新把那架梯子竖下去,落到地上之后,我外婆听到街上杂乱的脚步声更响了,伴随着咯嚓咯嚓的踢门声,日本人叽里咕噜的吆喝声,有几秒钟时间我外婆不是很清楚自己下来是为了取什么,最后她取了一把剪刀,一盒火柴,还有一只小手电筒,重新爬上了天棚。她慌乱地在男人身上照了照,发现血已经浸透了男大腿上的棉裤,正在向下流,她毫不犹豫地剪开男人的裤子,用手电照到了一个流着血的弹孔。她很惊骇地看着那个弹孔,不知所措,这时男人鼓励她说,剪开,把子弹取出来。我外婆看了看手里的剪刀,剪刀散发着铁质的寒冷气息,让她觉得发冷。她又看了看手里的火柴,她想,她拿火柴,不就是为了给这个男人剪伤口吗?不剪伤口,拿火柴上来干什么?这样一想,我外婆就定下心来,她划着火柴,把剪刀来回烧了几次,然后去剪男人流着血的伤口,那伤口像一只流血的眼洞一样,她剪开旁边的腐肉,把剪刀戳进去,搅了一下,没有找到子弹,心里就慌了一下。她看了看男人,男人脸色煞白,却还在朝她笑,嘴角微微上翘着那抹好看的弧线,于是我外婆收回视线,重新用剪刀在血洞里摸索,这次她感到剪刀碰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她成功地把子弹取了出来。
我外婆轻轻呼了一口气,对男人说,取出来了。男人昏昏沉沉的,对我外婆笑着说了一声,谢谢你。我外婆心里掠过了一丝甜蜜的幸福,她剪下一条棉被,把男人的大腿绑了起来。之后男人不再跟我外婆说话了,我外婆以为他死了,她很着急,把手放到他鼻子下面试了试,还有鼻息,我外婆摸了摸他的额头,很烫,但他的身上却在一阵一阵地发冷。我外婆躺了下来,把那床小棉被盖在自己和男人的身上,拼命地伸开胳膊和腿,抱着男人,用自己的身体去暖他。期间男人醒过来几次,有一次他挣扎着,说要下去,到外面去,不然鬼子会杀镇上的老百姓。我外婆心里震颤了一下,她觉得她已经嗅到了血腥味,飘荡在潮水镇的上空,但她还是坚决地阻止了男人,她按住他企图抬起来的头和胸,把他按到棉被里,不久男人再次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九四一年冬天的那个夜晚,鬼子踢开了我外婆家的门,外婆听到翻译喝令自己的嫂子烧水,说要住下。外婆的嫂子烧水的时候,屋子里混乱了一阵子,我外婆躲在天棚上,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她很想下去看看,但身边的男人身子一阵阵地发冷,正在昏睡,她不能离开他。不久狗又凶猛地叫了一阵,远处响起清脆的枪声,外婆听到下面再次混乱了一阵,鬼子的皮靴再次重重地踩着地皮,杂乱地消失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