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一双水晶鞋(短篇小说)


□ 常聪慧

  他是一位有一点身份的公务员,有着循规蹈矩的婚姻和工作节奏。而她是一位大龄白领,他们偶然相遇,两个人的关系在生活的细节面前步步为营。这篇小说告诉我们,人性的美好有时就是点到而止的自律。

  活到他这个年龄,有许多事他已经不甚在意也不屑去做。

  他的办公室在四楼,窗户正对着机关大门。每天早晨他都泡上一杯茶站在那里,望着那些进出办公楼的科级、副科级干部们鲜活的身影。这些奔走的身影就像他当年那样行色匆匆,他们裹在羽绒服或者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卡其棉服里。偶尔有几道艳丽的颜色,要么是女同志飘扬的风衣、裙裾,要么是外来的人员。他发现,即便是新来的办事员,还没光鲜两天,就迅速融入这个规矩严整的集体中。他喜欢这么观望,不带一丝倾向和情绪,恰到好处的距离。他现在这个年龄,50岁,就像他的官阶,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恰巧卡在中间。恰巧却不是恰好,所以他也就只能呆在他高不高低不低的位置上。老娘在世时找人算过卦,说他洪福在天,官星昌隆,52岁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他一笑置之。现在政府部门官员们都在知识化、年轻化,30来岁做到正处级已不是个别现象,凭什么非要用姜太公?好在多年前他于此就不是很用心,颠簸到如今,上面管他的没几个,下面他管的有几个,能日日有闲情站在高处看着来来往往的同事、下属以及领导,多少有些遗世得道的心理。

  站在高处可以看到平视时望不到的角度,比如门岗刘佳,从上方看竟然是个O形腿,一身灰色制服穿在他身上很难看。一个男人如果站相不好,整个人的形象就坏了。腿型最漂亮的要数综合处的小米,女,三十多岁,个子高挑,一年四季长裙短裙,裸出舞蹈家般的美腿。这让他常想起小时候有过的一个八音盒,一拧发条就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然后从盒子里面转出两个细长腿的跳舞小人儿,伸臂曲着一条腿的是公主,身穿燕尾服的王子站在旁边手里捧着一只水晶鞋。冬天他最希望能下一场大雪,这样就可以站在窗户前欣赏大雪过境的场面,兴致浓时.就取出文件柜里的宣纸和毛笔来当场泼墨挥毫。去年下雪时,正写着“兰室馨香”四个字,齐书记推门而入,站在旁边一直等他写完,然后按住纸强要他题款盖章,硬给索了去。听说办公室专门派人出去装裱一新。反正后来他再没见到这幅字,也许齐书记拿回家了。其实,他因为写字认识一个书画店的老板,交情不浅,时不时去店里坐坐喝喝茶,只是他不屑因为自己一幅写着玩的破字找朋友帮忙。

  天阴着,低沉沉压着絮状物,预报说今天有雪,等了一天也没下起来。处理完公务,他离开了办公楼,刘佳冲他点头招呼,笑呵呵打开大门。今天他有点事,私事,就没叫司机小王,自己亲自开车。

  迎宾路36号开元小区,他在那儿有一宗房产。早些时候下属单位分房子时,给了机关几套,不大,70平米,从来没有住过。像这样的房子还有两处。“买房置地”的传统观念在他思想里根深蒂国,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只要有房子的机会就要,至于以后如何处置就不关他事了。开元小区这套他同样没有管过,开始时当仓库放一些闲置家什,近几年老婆拿到手里租了出去,赚个小钱儿做体己。有时候给儿子一个数儿,有时候把自己捌饬捌饬做做美容,换件衣服,买买保健品什么的。具体每月房租多少,怎么签订合同,对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他从不屑打听,任老婆折腾。现在他正开车驰向开元小区,那套房子新换了个房客,他受老婆委托前去签订合同并收取第一季度的房租。合同放在他副驾车座上的手包里,A4纸,上面像模像样列着一、二、三款注意事项及甲、乙双方应尽的义务。最下面是签字人,甲方已经签好老婆的大名:刘秀芳。一个不算很土,也不算洋气的名字。这个名字与他的名字并列出席在户口本上、房产证上,以及他所不知道的任何地方。两个名字磕磕绊绊相互纠结,一起生活了30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