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俄罗斯的边上(二题)


□ 李景林

在俄罗斯的边上(二题)
李景林

李景林一九六○年生于沈阳,一九七九年当兵到大连,二○○二年从武警辽宁总队转业。一九八三年开始创作,主要作品有诗集《音乐与火焰》、散文集《永世情简》。作品偶有获奖,两度入选年度全国最佳散文。现为辽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散文学会理事。

被俄罗斯少女亲亲挽着手臂

从海参崴回来,我把自己和俄罗斯女孩的合影悉数发给一个朋友,他在回我的E-mail里说:“照片看了,养眼怡心,艳福都发到国外去了,小心折寿!”
我内心噗哧一声笑了:能有一次与美的邂逅,折点寿——又何妨!
几乎傻子都知道俄罗斯出美女,出美少女,而一旦结婚生子就会发福发胖,没人能解释这种奇特的生命现象。有人说是俄罗斯女孩从小就吃鱼子酱,发育得好,我不太相信。在海参崴逗留期间,俄方导游说“世界的美女在俄罗斯,俄罗斯的美女在海参崴。”这一说法是否准确,我无从考证,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走在海参崴的大街小巷,尤其来到迷人的海湾,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美女如云”。金发碧眼就甭提了,首先抢眼的是她们的身材,几乎个个都是高挑的个儿,个个都穿着一身牛仔装,个个都不扎腰带,超短的内衣又几乎千篇一律地露出纤细的腰肢;纤细之下,自然是一道恰到好处的突兀,突兀的曲线之下是两道笔直的修长;而在她们胸前的V区一律充满了性感,但又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刻意和张扬。这样的一群女子,再配上飘逸的金发,镶嵌一双双海蓝的眼睛,真的是妖娆而不妖冶,美艳而不惊骇,大美大雅。无论是三五成群款款而行,还是孑然一人匆匆而去,在她们的脚步里或疾或缓,你都读不出凌乱和草率,即使像是忧伤的脚步,那也犹如天边的羚羊,或是诗人眼中的麋鹿。
俄罗斯少女几乎个个是天生的雕塑家,用活生生的血肉把自己雕塑成一件美轮美奂的作品,而又不露雕饰,仿佛就是俄罗斯荒原或森林中的那些无需大惊小怪的古朴和自然。以我的理解,至少中国人格外看重俄罗斯少女的美艳,是有深刻审美背景的。因为她们的身姿具备了“窈窕淑女”的特质,满足了国人传统的审美需求,而她们的美丽又比东方女性多了一份性感,这恰好把东方人对美人儿的理解和梦想升华到了近乎完美的极致。
形容这样的美女,是该用风姿绰约,还是风韵翩跹,抑或是风情万种?
到海参崴的第二天下午,我们就来到了海参崴的至高点,来鸟瞰海参崴的全貌。尽管山下就是美丽的金角湾——天然的不冻港,就有俄罗斯威震四海的太平洋舰队,尽管有人说海参崴已成为俄罗斯远东一颗璀璨的海上明珠,但我以为仅看自然景观,在中国可能随便找个沿海城市都要比海参崴漂亮。因此,我还是格外看重这里独有的美人。也巧,就在山顶的护栏上,两个美丽的俄罗斯少女凌空骑在上面,调皮地相对而视,中间正好可以容纳一人。我像接过一幅灵动的画,自然而然地走过去,站在她们的中间。当我把两肘轻轻放在她们的膝盖上,一个女孩对着镜头羞涩地微笑,另一个在宽大的墨镜后面故作神秘和高傲,谁都没有半点的陌生和忸怩。陡峭之下是旖旎的海湾,头顶是比身后大海更蓝的天空。我很喜欢这张照片,多少有些逆光,但依然会成为我一生的珍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