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适者”王朔


□ 吉方君

“适者”王朔
吉方君

当我敲击键盘打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心里一咯噔:我中招了。
我中了王朔的招。我成就了他复出江湖再骂名人所引发的早在他意料之中的“名人效应”。但想到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粒尘埃,于他“名气”并无损益,索性就将这个题目做出来罢。
“王朔”这个名字,我最早是从《小说选刊》上看到的。那期杂志以头题位置选发了他的中篇小说《橡皮人》。《小说选刊》是中国最权威的文学刊物之一。在这里发出的小说,当然是众多文学作品中的上乘之作。于作者本人,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誉。而王朔的这个中篇,居然发了头题。我当时就想,这一定是篇不同凡响、有较高思想内涵和艺术价值的精品佳酿。我以崇拜的心情打开小说的第一页,第一句就读到了“一切都是从我第一次遗精时开始的”这样的文字,挺抢眼呀。再读下去,却只看到一些玩世不恭“痞气”十足的描述。掩卷之后,就像喝了一杯不干净的白开水,不仅难以留下让人回味的东西,而且有些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还难以名状。想来想去,也就类似于看到街头流浪汉光着下身的那种感觉。我于是感到了迷茫。然而奇怪的是,正是这种“迷茫”,让我一下子就记住了“王朔”这个名字,而且至今难忘。
王朔“成名”之际,正是“改革开放”势头正猛之时。那时,全国都在“解放思想”,文学界、影视圈正掀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破爱情禁区”的浪潮。在此前后,我还从《小说选刊》上读到了大批“抢眼”的作品。比如1986年第6期《小说选刊》上发出的《红高粱》和《焦大轮子》,后来都名声大噪,荣获大奖。我记得《红高粱》的第一句话是:“一九三九年古历八月初九,我父亲这个土匪种十四岁多一点。”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孝道美德的国度,能以“我”的身份直陈父亲是个“土匪种”,可谓标新立异,能不吊读者的胃口吗?而于德才先生在表现主人公劳动时,也用了“腿裆下那一吊子东西也一下一下甩荡着”的细节描写。这也许就成了《焦大轮子》这篇获奖小说的“神来之笔”。当然,这些比起后来“高调复出凶猛开骂”的王朔先生,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王朔先生可是“大智大勇”。一篇虚张声势的《橡皮人》,就让那帮文坛老朽大翘拇指。后来,我在中国图书网上读到了这样一段仰视的文字:“王朔在我们这个时代是孤独的,是他在最正确的方向上坚持了中国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直面人生的精神。大多数的人被他表面上的游戏味、痞子腔所蒙蔽,没有看到他在骨子里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启蒙主义者,对他的小说里流露出来的深切的人道主义精神、对小人物的悲悯情怀、对爱情的渴望、对个体的人的存在价值渴求视而不见。”这段文字,将主导文坛的一帮“文化人”的欣赏心态渲染得淋漓尽致。
后来,王朔先生又出了几个集子,《橡皮人》是其中的一本。打开网络,我在“百度百科”里读到了王朔这样一段自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