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伊河岸边的那条小径


□ 任 蒙

  洛阳的黄昏是浸透着历史感的。
  行走在伊河两岸,偶而登高望远,一派夕晖西照、山水苍茫的晚象,给人展示着遥远的汉唐画卷。
  我不知道伊水位于古城何处,只有眼前这沿崖而凿的密集佛窟与千年古刹隔河相望,只有这闻名于世的名胜标示着时空深处的方位。
  然而,不知是我让洛阳失望,还是洛阳让我失望,我第一次走进古城的匆匆游历,是在茫然和汗浸中完成的。
  
  一
  
  夕阳渐渐西下,我于匆忙间拾起脱卸的毛衣走出香山寺。导游约定的时间到了,我们不得不加快步履。
  蓦地,一个蓝色的指路牌从头前闪过:白居易之墓!
  可怎么也来不及了,箭头所指的那条隐蔽在苍翠松柏之中的山间小道,或许是古城有意在我临走时抛给我的一个想象。
  想象,往往比亲身游历更真切,更开阔,更美妙。
  于是,洛阳那个傍晚的时刻对我来说,一下子就有了意义。
  小径很深,也许不会通向峰顶,可沿着它走进去,一定能够到达千余年前那个诗雄纷起的时代。
  中国历史漫漫几千年,最为鼎盛的文学时期莫过于盛唐那段诗歌繁荣史,而提到唐代诗歌,人们首先想到的李白杜甫白居易,好比科举考试刷出的金榜一样,状元榜眼探花之后的进士们就无所谓名次了。
  十几个世纪之后,白居易仍和李杜一起而家喻户晓,至于他长眠在哪里,对于一代代向孩子们教习唐诗的老师和家长来说,是不重要的。对我来说,也不是多么重要。我只是一个留意者,从宜昌的三游洞,到庐山的花径,再到杭州的西湖,白居易这样重量级的文化先贤所留下的足迹,当然就是今天的文化了。否则,那些名胜就会像别的某些景点一样,被导游说成是某个僧人或传说中的神人来过。
  不过,我也没有去刻意追寻。尽管我知道白居易的墓地在香山寺之侧,但经导游反复催促就将其忘记了。而在离别之际,一块铝合金的路牌能够唤起我的怀想,是因为古城的夕照富有穿透力,是因为伊河岸边的丛林格外幽静而神秘。
  
  二
  
  读白居易这个人,远没有读他的诗那么容易。
  今天的一些唐诗研究专家把白居易称作“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不仅是因为他积极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发起和领导了新乐府运动,大力吁请“非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而且,其前期的作品贴近社会现实,关注百姓苦痛。白居易的艺术成就仅次于杜甫,作品当时就流传极广,被人缮写模勒变卖于市,连新罗(今朝鲜)那么远的商人也来热切寻购。他的这类诗作很好读,其创作倾向也很容易被今人理解。
  可是,我相信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读者至今没有读懂的是,白居易的笔下不但没有多少“主旋律”作品,什么“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之类,也不过是描绘江南的自然美景;相反他还创作了大量讽喻当时社会现实的诗歌,如《卖炭翁》,如《观刈麦》,等等。他的这类直接讽刺政治时弊的诗作多达170多首,几乎都是揭露社会黑暗腐败,反映民众灾难和痛苦的,宋代有学者还将其汇编成了一部《白氏讽谏》。更有甚者,他那首更为著名的《长恨歌》,给了王朝最高统治者以极其尖利的讽刺,揭露皇上耽于声色,“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矛头所指,正是当朝皇帝没死多久的老祖宗。可白居易死后,唐宣宗却为其撰了挽诗,称赞他“缀玉联珠六十年,文章已满行人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