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梦”的两面


□ 张颐武

它告诉我们中国的吸引力不再仅仅来自中国的经济机会,而且来自一种新的文化想象力。尽管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从事当代文学、电影和批评理论的教学与研究。著有《在边缘处追索》《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新新中国的形象》等多种。
2005年的中国电影有一个有趣的,也已经被许多人关注的现象:电影似乎越来越“两极化”。可以说“大片越大,小片越小”。所谓“大片越大”指的是如《神话》和《无极》这样的大制作,都是规模宏大,动用超级明星,展示了面向国际市场的强烈的企图心,都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大家的关切。但与此同时,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却是不少小片,如《青红》《孔雀》等等,都是非常个人化的作品,都在一个异常狭小的个人化世界中展开故事。这样的特殊的格局似乎让人感到不解,觉得中国电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这里我们可以发现所谓“大片”都是奇幻、武打和爱情的混合,鸿篇巨制里的想象的焦点在于一种“架空”的梦想的呈现。这种“架空”的大片在我们内部引发了不少激烈的争议和分歧。但无论如何这些电影还是自有其意义的,它毕竟是中国电影一种难得的新的类型。这种类型在中国最早期的电影如《火烧红莲寺》中就有展示。当时也曾经受到观众的热烈的欢迎,最近我看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影人的回忆,还特别提到了当时看《火烧红莲寺》时,作为少年的他的兴奋和震撼。足见这些电影的出现有满足现代人的日常生活的梦想的功能。但在当时中国的民族危亡的境遇和深重的民族屈辱和悲情中,这种类型的电影当然不合时宜,受到批判和否定也是理所当然的。“启蒙”的呼唤和“救亡”的呐喊最终淹没了这种类型。但在今天中国的全球化和市场化的进程已经让世界瞩目,中国的历史发生深刻变化的时代,我们业已有了告别百年悲情的历史机遇,而我们的文化生产和消费的整个链条开始发生深刻变化。于是所谓“大片”打开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愿望开始通过具有某种没有历史重负,而是通过奇异想象构成的想象来构造了。这种新的类型看起来和当年的《火烧红莲寺》有些相似之处,但由于中国历史的新的变化而具有了更多的合理性和积极意义。它展开了一个新的没有重负的“中国梦”,一个试图将想象力的边界推向最远的努力。尽管这些电影还没有能受到更广泛的肯定,但显然这里包含了一些新的、具有生命力的元素。它打造了一个通过“架空”的想象力展开的中国形象。这个形象不再仅仅是充满悲情和负重前行的世界历史的弱者,而是天马行空般的强者。这当然是中国新的活力和冲力的一个部分。我觉得其中包含着一种对于“中国”的梦想的营造。尽管陈凯歌或者唐季礼的想象力还不够丰富,他们还没有一种驰骋天宇的恣肆的能量,但这些尝试毕竟说明中国不再是过去的贫困、屈辱和被动的地方,而是一个新的可能性的空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