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误解的王国维“境界”说——论《人间词话》的思想根源


□ 肖 鹰

  内容提要 长期以来,诠释王国维“境界”说的主导方向是以叔本华哲学(美学)为“本”。这是一个根本误解。本文主旨就是揭示和澄清这个误解。全文分三个部分:第一,通过对王国维美学、文学论著的历史梳理,论证王国维提出“境界”说的主要动机是他的美学思想从接受叔本华美学转向席勒美学;第二,对以叔本华哲学(美学)诠释“境界”说的重要论著进行历史追述和分析批评,指出这种诠释方式形成的主要根源是非历史地看待王国维的美学文献;第三,简要论述作者的基本观点:“境界”说的核心是以席勒提出的以人本主义理想为核心的诗歌理想,而《论素朴的诗和感伤的诗》是“境界”说的基本思想资源。
  关键词 王国维“境界”说叔本 华席勒
  
  长期以来,王国维的“境界”说被认定为“以叔本华悲观主义美学为本”。这种判断造成了对“境界”说精神内涵的根本误解。可以说,“叔本华”至今仍然是“境界”说研究中的一个巨大的阴影,它笼罩并限制着这个研究领域的突破性发展。为什么“叔本华”有这样持续坚韧的力量呢?这是因为我们在“境界”说研究中,始终没有形成历史研究的态度。我们对王国维美学思想的认识,定位在他的以《〈红楼梦〉评论》为代表的1904年的论著中,而对于他自1905年以后的美学思想转变,我们没有客观地把握和重视。王国维从事美学研究的时间前后仅数年,期间又经历从接受叔本华到接受席勒的剧变。如果没有敏锐的眼光、细致的甄别和足够的胆识,是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的。
  
  一、从《〈红楼梦〉评论》到《人间词话》
  
  《〈红楼梦〉评论》(1904)是王国维的第一篇美学专论。写作此文的时候,是王国维自述其对叔本华哲学“大好之”的时候。在此文中,王国维借评《红楼梦》为契机,系统阐发了他从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中获得并信奉的美学思想,用他自己的话说,此文“立论全在叔氏之立脚地”①。
  所谓“叔氏之立脚地”是:人作为“意志的个体”就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中,而解脱之道就是消除自我意志、成为一个纯粹的“认识主体”;艺术的作用就是让人作为纯粹的认识主体来看待世界,因而得到暂时的解脱。他说:“生活本身、意志、存在本身,是一种持续的痛苦,它部分是可悲的,部分是可怕的。然而,这同样的事情,当它只是作为表象、单纯被观照,或被艺术再现出来,就摆脱了痛苦,成为一种有趣的景观展现给我们。”②王国维以同样的观点立论,他说:“宇宙,一生活之欲而已!而此生活之欲之罪过,即以生活之苦痛罚之:此即宇宙之永远的正义也。自犯罪,自加罚,自忏悔,自解脱。美术之务,在描写人生苦痛与其解脱之道,而使吾侪冯生之徒于此桎梏之世界中,离此生活之欲之争斗,而得其暂时之平和。此一切美术之目的也。”③
  在上述总的原则一致下,王国维还在如下三个基本方面追随叔本华:第一,艺术天才论。叔本华美学的核心原则就是把艺术的本质界定为超脱利害关系(因果关系)地直观世界,并且认为艺术是天才的事业。王国维也持同样主张,他说:“然此物既与吾人有利害之关系,而吾人欲强离其关系而观之,自非天才,岂易及此?于是天才者出,以其所观于自然、人生中者,复现之于美术中,而使中智以下之人亦因其物之与己无关系超然于利害之外。”④第二,艺术理念论。叔本华认为,艺术的资源是直观中的理念的知识,而表现这种知识是艺术惟一的目的。王国维赞同这个观念,他说:“夫美术之所写者,非个人之性质,而人类全体之性质也。惟美术之特质,贵具体而不贵抽象,于是,举人类全体之性质,置诸副墨子、洛诵之孙,亦随吾人之所好,名之而已。”⑤第三,人生悲剧观。叔本华把悲剧置于诗歌的顶峰,认为悲剧的本质就是展示一种巨大的不幸,让我们认识到人生的痛苦本质。王国维根据叔本华的悲剧观,将《红楼梦》定义为第三种悲剧,它向我们揭示的正是“人生最大之不幸非例外之事,而人生之所固有故也”,是“悲剧中之悲剧”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