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叶小集


□ 姜德明

  “情书一捆”
  鲁迅先生编完《两地书》以后曾经对李霁野等北方朋友说:“你们看,我来编一本《情书一捆》,可会有读者?”显然,这是讽刺章衣萍的,因为一九二七年章出版过一本《情书一束》。这是一本看了足以令人生厌的书。
  说到章衣萍,此人在北京和上海都同鲁迅先生打过交道。鲁迅先生是很讨厌这个人的,他在《两地书》中,把章衣萍化名为“玄倩”,称章“目光如鼠,各处乱翻”,“到我这里来是在侦探我。据鲁迅先生说,有时章衣萍来到西三条,让至客厅里坐亦会不高兴,非要挤进北屋一探“老虎尾巴”里的“秘密”不可。
  在章衣萍的几本书里,偶然亦可看到他写鲁迅先生的几笔。如在《古庙集》里,便写到他坐在“老虎尾巴”里望到后园里养了三只鸡。“鸡们斗起来了。”他从窗上看出去,对鲁迅先生嚷着。鲁迅先生回答他:“这种争斗我也看得够了,由它去吧!”
  在《倚枕日记》里,他又记下在上海时期同鲁迅的来往。尽管鲁迅先生很讨厌他,但是当听到章衣萍身体不太好的时候,还是善意地出以关心。章衣萍说,“下午,妻拿了两册《樱花集》去送鲁迅先生……”“鲁迅先生也说,吐一点血是不要紧的。常常记住自己的病可不大好。太阳是要紧的,空气也要紧。还是叫衣萍常到外面来走走吧。”其时,鲁迅先生自己的身体也很不好,章衣萍的妻子吴曙天对丈夫说:“鲁迅先生的脸色比你还黄呢。他也真不肯保重。”吴曙天说,鲁迅还告诉她,医生检查过说是肺部有毛病,究竟如何,还是“由它去吧。”
  这位章衣萍实在无聊,一部《情书一束》还不够,一九三四年六月,他又在乐华图书公司出版了一部《情书二束》。这种似小说又非小说的文字算不得什么文艺创作,除了宣扬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可以乱爱之外,要么就是写嫖妓和色情。为了掩饰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如在《给璐子的信》中,也生硬地骂一两句日本帝国主义。但是,这是无法改变它对青年人的腐蚀和毒害的。
  在《情书二束跋》里,章衣萍故意喊道:“唉,唉,我不愿再写下去……”又说什么:“呜乎!如果我有力量,还是丢了我的粉笔和水笔吧。锄头和镰刀正在等着我。”如果这不是哗众取宠,也可说这是有意地在嘲讽左翼文学,其用心更可恶了。
  章衣萍是不是还写过《情书三束》、《情书四束》呢?也许当时的青年们终于会看穿他的把戏吧。
  正是不幸被鲁迅先生而言中,一束又加一束,这无聊的情书真的可以凑成一捆了。鲁迅先生讽刺章衣萍之流的玩意儿多么形象,也真够辛辣的!
  想起徐调孚
  徐调孚先生我是见过的。这位文学研究会的老作家待人谦和寡言,神态间却包含着无限的精力和智慧。他一生献身出版事业,甘为他人做嫁衣裳,而他自己实在亦是一位可敬的学人。
  徐先生曾经协助沈雁冰先生编过《小说月报》,抗战期间,他又在孤岛时期的上海编过一种文艺期刊《文学集林》,所以他又是一位富有经验的文艺杂志编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