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油渣飘香


□ 晓 苏

  1
  姚学本从城里回到油菜坡的那天晚上,他不顾坐长途汽车的劳累,陪着他爹他妈看电视一股劲儿看到将近12点。我想,姚学本并不是想看什么电视,快有大半年时间没见到老爹老妈了,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他是想陪两个老家伙多坐上一会儿。他们看的是一台黑白电视机,已经看了四五年了。姚学本在城里看惯了彩电,突然看到黑白电视,就好像碰上了一个天天涂脂抹粉的女人这一天突然没有化妆,看了很不顺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完电视要去睡觉时,姚学本突然对他爹他妈说,我明天去老垭镇给你们买一台彩电回来。姚父姚母本来已困得哈欠连天了,一听儿子说要买彩电,瞌睡虫一下子就跑得没影儿了。姚父说,买台彩电也好,村里有好几家都买彩电了。姚学本说,我本来早就想给你们买的,可手头一直不很宽裕。姚母说,手头不宽裕就不要买,听说彩电看了坏眼睛呢,我们还是看黑白的好。姚学本说,我现在手里有钱了,今年教高三,班上考上了十几个大学生,学校一次给我发了五千块的奖金呢。姚学本说完就掏出钱夹子,打开了让他爹他妈过目。姚父姚母先看了一会儿那个鼓鼓囊囊的钱夹子,接下来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把目光投到了儿子的脸上。老两口望着姚学本的脸齐声说,好吧,你要买就买吧,儿子挣钱,爹妈享福!姚学本笑着说,明天一大早我就上老垭镇,争取让你们明天晚上就看上彩电!
  第二天天刚亮,姚学本就起了床。姚母听见儿子下楼的声音,也赶紧起床了。姚母用责怪的口吻说,学本,你该多睡一会儿的,到镇上的班车8点才从门口过呢,你这么早起来干啥?姚学本说,妈,我想先去看看干妈。姚母一愣说,啥?去看帅珍?你怎么突然想到去看她?姚学本说,我昨晚梦见她了。姚父听到说话声也慌慌张张起了床,他一边往身上披衬衣一边说,学本呵,你去看她干啥?什么干妈干妈的,那都是啥时候的陈谷子烂芝麻了!姚学本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我昨晚梦见了她!我知道,两个老家伙都是不愿意他们的儿子去看望那个名叫帅珍的女人的。这其实也难怪姚父姚母,因为他们肚子里对帅珍的男人老廖有意见。虽说姚学本小时候喊过帅珍几年干妈,但那都是老廖的鬼主意。帅珍和老廖结婚好几年没生一儿半女,老廖就找到姚父姚母,求他们让姚学本喊帅珍叫干妈。姚父姚母本来不同意这门干亲戚的,可老廖又是作揖又是磕头,姚父姚母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了他。两年之后,帅珍突然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廖德远。在廖德远满月的时候,老廖又找到了姚父姚母,求他们让姚学本从此再不要喊帅珍叫干妈了。就这样,姚父姚母对老廖有了意见,所以他们就不想让姚学本去看望什么帅珍。事实上姚学本已经有好多年好多年没去看过帅珍了。
  姚学本是一个性格固执的人,明明知道父母反对他去看帅珍,但他却无法打消这个念头。匆匆忙忙刷了牙洗了脸之后,姚学本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姚父姚母的身边,他先喊一声爹,再喊一声妈,然后认真地说,虽然你们对廖叔耿耿于怀,但我还是想去看......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