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油渣飘香


□ 晓 苏

  1
  姚学本从城里回到油菜坡的那天晚上,他不顾坐长途汽车的劳累,陪着他爹他妈看电视一股劲儿看到将近12点。我想,姚学本并不是想看什么电视,快有大半年时间没见到老爹老妈了,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他是想陪两个老家伙多坐上一会儿。他们看的是一台黑白电视机,已经看了四五年了。姚学本在城里看惯了彩电,突然看到黑白电视,就好像碰上了一个天天涂脂抹粉的女人这一天突然没有化妆,看了很不顺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完电视要去睡觉时,姚学本突然对他爹他妈说,我明天去老垭镇给你们买一台彩电回来。姚父姚母本来已困得哈欠连天了,一听儿子说要买彩电,瞌睡虫一下子就跑得没影儿了。姚父说,买台彩电也好,村里有好几家都买彩电了。姚学本说,我本来早就想给你们买的,可手头一直不很宽裕。姚母说,手头不宽裕就不要买,听说彩电看了坏眼睛呢,我们还是看黑白的好。姚学本说,我现在手里有钱了,今年教高三,班上考上了十几个大学生,学校一次给我发了五千块的奖金呢。姚学本说完就掏出钱夹子,打开了让他爹他妈过目。姚父姚母先看了一会儿那个鼓鼓囊囊的钱夹子,接下来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把目光投到了儿子的脸上。老两口望着姚学本的脸齐声说,好吧,你要买就买吧,儿子挣钱,爹妈享福!姚学本笑着说,明天一大早我就上老垭镇,争取让你们明天晚上就看上彩电!
  第二天天刚亮,姚学本就起了床。姚母听见儿子下楼的声音,也赶紧起床了。姚母用责怪的口吻说,学本,你该多睡一会儿的,到镇上的班车8点才从门口过呢,你这么早起来干啥?姚学本说,妈,我想先去看看干妈。姚母一愣说,啥?去看帅珍?你怎么突然想到去看她?姚学本说,我昨晚梦见她了。姚父听到说话声也慌慌张张起了床,他一边往身上披衬衣一边说,学本呵,你去看她干啥?什么干妈干妈的,那都是啥时候的陈谷子烂芝麻了!姚学本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我昨晚梦见了她!我知道,两个老家伙都是不愿意他们的儿子去看望那个名叫帅珍的女人的。这其实也难怪姚父姚母,因为他们肚子里对帅珍的男人老廖有意见。虽说姚学本小时候喊过帅珍几年干妈,但那都是老廖的鬼主意。帅珍和老廖结婚好几年没生一儿半女,老廖就找到姚父姚母,求他们让姚学本喊帅珍叫干妈。姚父姚母本来不同意这门干亲戚的,可老廖又是作揖又是磕头,姚父姚母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了他。两年之后,帅珍突然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廖德远。在廖德远满月的时候,老廖又找到了姚父姚母,求他们让姚学本从此再不要喊帅珍叫干妈了。就这样,姚父姚母对老廖有了意见,所以他们就不想让姚学本去看望什么帅珍。事实上姚学本已经有好多年好多年没去看过帅珍了。
  姚学本是一个性格固执的人,明明知道父母反对他去看帅珍,但他却无法打消这个念头。匆匆忙忙刷了牙洗了脸之后,姚学本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姚父姚母的身边,他先喊一声爹,再喊一声妈,然后认真地说,虽然你们对廖叔耿耿于怀,但我还是想去看看干妈!姚父姚母睁圆了四只眼睛问,为啥?你到底为啥?姚学本勾下头说,我昨晚梦见干妈了,梦见她给我吃油渣呢。干妈的油渣真香,我是被她的油渣香醒的。被油渣香醒后,我就再没有睡着。我望着漆黑的窗外想,等天亮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干妈!听完儿子的这番话,姚父姚母都不做声了,像是一下子变成了哑巴。当然他们并不是真的变成了哑巴,而是突然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我琢磨,两个老家伙回忆的那件事肯定与油渣有关。油菜坡好多人都知道那件事。那时候姚学本只有七岁大小,他当时最喜欢吃油渣了,可那阵子他们家里太穷,穷得连油渣都吃不起。有一天,姚母借钱从镇上买回来一块猪油,晚上炼油时,姚学本一闻到油香就跑到了灶台边。他那时还没有灶台高,为了能看到锅里,姚学本就把两个脚尖踮起来,双手扒在灶台上,脖子像乌龟那样伸得长长的。他眼巴巴地看着锅里,嘴里的涎水流出尺把长,看上去就像一根纳鞋底的白麻绳。姚母当然知道儿子心里欠着啥,油炼好的时候,她就用筷子夹了一砣油渣喂进了姚学本的嘴里。但姚母只喂了一砣就不再喂了,她赶紧把油渣盛在了一只碗里。姚学本咂着嘴说,妈,我还想吃一砣。姚母说,不行,要留着待客呢。姚母说着就把盛油渣的碗放进了碗柜。那天夜里,姚学本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油渣的香气在他鼻子前久久不散。夜深人静时,姚学本打着手电筒轻手轻脚地来到了碗柜前,他想偷几砣油渣吃。但是,姚母那天却把从来没锁过的碗柜门锁上了,姚学本闻得到香气却吃不到油渣,馋得双脚乱跳。好在那碗柜门做得不是很严实,虽然上了锁,但还是有一道缝。姚学本很机灵,他很快从灶台上找到了一根竹签。他先将竹签从那道缝里伸进碗柜,再探到盛油渣的那只碗里,接着刺入一砣油渣,然后就像钓鱼一样把那砣油渣钓了出来。姚学本将钓出的油渣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他没有用牙齿嚼,而是用舌头轻轻地抿着,他不想让那砣来之不易的油渣一下子就滑进他的喉咙。正在姚学本津津有味地品尝那砣油渣时,一个响亮的巴掌突然打在了他的嘴上。那个巴掌是姚父打的,他正要打第二巴掌时,姚母跑上来拦住了他。如果不是姚母来得及时,那姚学本的嘴非被他爹打肿不可。姚学本读中学时把这件事写进了他的作文,所以好多人都知道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