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走了


父亲是一个走南闯北的农民。他生在农村,有自己的土地,却以手艺养家糊口。他是农民,但总想改变自己的命运。父亲木工、裱糊、装修、雕刻的技术十分精湛,在物质贫乏的岁月,他颠沛流离地去赚钱养家。在儿女长大成人、在他感觉力不从心的时候,他就在乡村固定了下来,做了一个不是农民的农民。
  父亲的性格和他的外表一点不相称。人长得高高大大,衣服穿得板板正正,皮鞋总是擦得很亮,戴着一副眼镜,走路爱倒背着手,在农村是很独特的,陌生人见了,总把他当作下乡的干部。而他为人却谨小慎微、胆小怕事,哪怕走在田埂在别人家地里踩了一个脚印,他都会用土重新填平。村里人家有婚丧嫁娶,父亲总显得比自己家的事情还重视,积极地忙前忙后。父亲总是让自己吃亏而让别人满意,为此,十里八村他都有很好的口碑,也颇得邻里的尊重。
  父亲是个只会和自己较劲的人。我考上大学,父亲里里外外进进出出抑制不住地高兴,他总想有所表示却又总不知怎么表示,没过几天,父亲就把抽了二十年的烟戒掉了,算是对我的一个奖励。
  哥哥和我成家立业之后,父亲有说不出的知足,即使在院子里干活,也不忘哼几句小曲。在每年我回老家小住的日子里,父亲房间传出的第一句戏词一定是“天亮不起,更待何时”。随后听到伸懒腰的声音,父亲便起床了,房前屋后打扫干净之后,就开始做他拿手的早餐。在别人艳羡的目光中,父亲很想过几年幸福生活,甚至把他七十岁时要做什么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可是,人生的路充满了沟沟坎坎,人走在路上,无法预知无法把握将要出现的一切。就好像当你还在庆幸晴空万里的时候,也许乌云已在天边堆积,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个措手不及。我家的血色黄昏就是这么到来的,哥哥在傍晚下班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在耗干了家人的财力、体力、精力之后,撒手而去。
  哥哥的去世带给全家无尽的伤痛。人是去了,但徘徊的他,带来的阴影却无处不在,新盖的房子,亲自做的装修,院子里栽下的枣树,一盆已长高的仙人掌,还有牙牙学语的孩子……哥哥的气息到处弥散,罩得全家人难以呼吸。生生死死本是世间常事,但一旦这件事轮到自己家头上,却无法那么通达,仿佛这是灭顶之灾。在一个生机勃勃的家庭里,突然有一个亲人离去,永远不能再回来了,怎么也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我那时就想,要是哥哥的遗体能够不埋葬,永远放在我的家里该多好,他没有了呼吸,但他毕竟是一个实体,思念是有着落的。
  父亲的痛苦是可以想见的。父亲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哥哥的去世,原是天灾人祸,防不得的,可是父亲却觉得一下子矮人半截。人总是沉默着,走路总是静悄悄的,去上班也专拣偏街僻巷走。父亲在想什么,父亲在这件事上洞见了什么,无法猜测。哥哥去世之后,父亲从来都没有到坟上去过,我猜想他是在逃避,或者没有勇气承认这个事实。逃避了,就可以想象他的儿子出了远门,大概他是不想破毁他的这个念想。他追逐着哥哥的背影,人渐渐消瘦下去,精神越来越差,他常常坚定地说:我要活下去,这个家有我在,就还是个家。谁能想到,抱着这一信念的父亲最终选择了离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