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偷换的躯体


□ 谢志强

  ●谢志强

  昨天早晨,我睡过了头,醒来,我去洗脸,对着镜子.我发现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孔。我没见过他。回头,我背后并没有站什么人。我抹抹脸,镜子里的那个人也抹抹脸。

  我知道,那个人是我了。可是,我不认识那个人。可能是那个人锁定了我,趁我入睡的时候,置换了我,这说明,我那个躯体还有价值。近几年,我很悲观,几乎对自己的身体丧失了信心,不是这疼,就是那疼,疼得我想,是不是死到临头了。

  我还想,像串门那样,梦里,我进入了另一个躯体,还没来得及退出,就醒了。不过,凭外形,我还是喜欢这个崭新的躯体,起码,他魁梧、英俊,像个男子汉。原来那个我的躯体,根本没法跟他比。何况,我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我想象我能吸引多少女性的目光呀。我穿着挺当,出门。仿佛一个热播的电视剧,测试收视率,我直接去了繁华的街道。我信心满怀:短期内可以解决孤单的生活了。

  我听见背后有人呼喊,不是我的姓名,但是,我看见前边的人回头注视我,我觉那呼喊跟我有关系了。

  两个人朝我招手,还说;赵吉生,你把哥们忘了?

  我转头巡视,确认了确实在喊我。我想,我现在居住的这个躯体,一定跟他俩交情甚笃。我微笑着点头。

  俩人过来,说:你发财了吧?捞了一把,就不见你身影了.你该请我们撮一顿。

  我说:改天吧。

  俩人说:你可别耍赖呐。

  我说:不至于吧?!

  俩人说:你文绉绉起来了,嗓门细了。

  我故意扯扯喉咙,说:这两天,我有点不舒服。

  我敷衍了一会儿,赶紧进了商场。我佯装挑选食品,我琢磨:那个人到底是谁?我怎么换进了他的躯体里?他一定想甩掉它。我不大跟人交往,现在,突然冒出了“哥们”。那个人肯定喜欢热闹,这倒弥补了我的缺憾。我挺满意。

  我时不时地整整衣服,似乎我还不适应这个躯体。我拿了一瓶酒、一包牛肉干——这两项,我一向不沾。我的肚子饿了,或者说,他肚子饿了。我居住的那个人的躯体发生了进食的欲望。

  我几乎是跑着来到商场不远的一个公园(公园是街边旧房改造后所建),坐在长条椅上,喝酒吃肉,大大咧咧的姿态。我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下吃什么,这可能是那个人的作派。我猜,他似乎饿了好几餐吧。

  我确实察觉无数目光投向我,女性居多。我自得意起来,仿佛从老房子迁入新楼宇那样。吃着喝着,我的手,我的嘴慢慢打住。一个温柔的目光,像阳光一样照耀着我。

  我看见一个妩媚的女性翩翩过来。叫了我的名字,不,是前边那两个人呼喊过的名字。我似乎已接受了那个名字。我望着她,如同一天晚上看夜空中的星星,看着看着,星星沉着我视线的轨道滑降下来。

  她说:我一直在找你,我以为你离开艾城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