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网络写作:文学的撒欢与阵痛


□ 丹 飞

  我无意去勾勒榕树下网络作家群的崛起如何宣告网络文学的发轫,也无意去耙梳以天涯社区为代表的网络发表阵地如何深切地酝酿了网络文学的暖春和盛夏。如果说安妮宝贝、宁财神、李寻欢等第一代网络作家对中国网络文学有开山意义,慕容雪村、当年明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何马等人承前接力,勃发出的生气则已深刻改变了当代写作格局。余华、莫言、格非、梁晓声、王安忆等代表的“严肃文学”或说“传统文学”(先锋作家隐其锋芒之后也成了经典作家),都梁、王海鸰、六六、邹静之等代表的影视文学,郭敬明、韩寒、饶雪漫等代表的青春文学(其中坚为新概念作家群),当年明月、天下霸唱等代表的网络文学,四股力量基本构成了当下中国文学的全部——不是全部也是绝对主流。而随着前三股力量的网络化,网络文学一脉空前壮大,以致人们谈及当下的中国文学,习惯用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二元划分。这一划分的标尺即写作方式是否网络化。
  而实质上网络文学或网络写作是个似是而非的概念,唯有在线写作是货真价实的“网络写作”:打开网络上的可视化视窗,事先不打草稿,更不做备份,一个字一个字敲进去,敲得差不多了,张贴发表。至于攒了几万字,贴一阵,再攒几万字,再贴一阵,甚或写完了全稿一截一截张贴,造成“在线写作”错觉的写作都是伪网络写作,其本质与传统意义上的写作无异。这当中既有着旁观者不清的情境存在——误以为文章只要在网络中出现就是网络文学,更是非网络作家向网络的靠拢和“投诚”。而大众认为的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考量的标尺已经简化为网络发表是否在实体图书出版之前,在前,则为网络文学。
  网络的出现对于写作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于:
  其一,发表瓶颈的取缔,发表平台的泛化。网络出现之前,发表作品的阵地是报纸、杂志、图书;发表的意义扩大之后,广播、电视、电影、话剧、舞剧、相声、小品、歌曲等也纳入其中。这其中任一平台都设置了相当高的门槛。网络来了,在符合互联网法规的前提下,网络发表已成零门槛、零瓶颈,也正因此,“全民写作”才成为可能。
  其二,作家走下神坛,写作成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网络的出现,破解了笼罩在“作家”身上的光环,成为作家的严肃性被消解了,写作成了情绪宣泄、事件记录、言论发表这种与吃喝拉撒一般再正常不过的小节。
  其三,反馈机制的零阻断、即时性。网络的这个特性,以改变人际关系的方式改变了人的社会性。表现在网络文学上,则是深刻引发了写作方式的变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说网络是一场革命。网络的发表和修改结果、他人的反应和回馈以点击和回帖的方式即时呈现在网络上。零阻断的网络模式,一切所见即所得。哪怕事前审查机制引入网络,造成暂时性的所见非所得,敏感的发帖、回帖甚至会被屏蔽处理,在整体上而言,零阻断、即时性、所见即所得仍然是网络影响人类生活的先天利器。
  其四,即时性带来的互动性,形成“楼主”与其他“盖楼”者之间的深度共谋。因为回帖者的即时性回馈,“楼主”应对质疑甚至对自己的思想、言论进行二度创作是常有的事。民谚说,谎言说一百遍就成了真理,人的社会性决定着多少有从众的趋势,很少有“楼主”强大到不管不顾回帖者形形色色诸如商榷、相左、敌对的回馈。对自我的二次或多次修改,是网络带给人类的最深刻的革命。网络互动性之彻底,在参与者自愿自觉,空间、时间、身份不受约束,数量空前庞大,回馈无所顾忌方面,全面超越传统的面对面集会、讨论、研讨方式。多地政府邀网民网上议政,排除做秀的成分,这一做法无疑能最彻底地网罗百姓智慧,也能借助和网民的互动实现对市民的解惑和解压功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