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忆是西部


□ 孙晶岩

最忆是西部
孙晶岩

  我的父亲孙文芳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甚至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来得及和亲人说。他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躺在雄伟的祁连山下,组织上把他的去世定为因公牺牲。过去,一提起牺牲两个字,我就想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想到了浴血奋战的场面,想到了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的名字。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充满魅力的外交家,一个才华横溢的文人,也会和牺牲两个字沾边。父亲一生以进击者的形象冲锋陷阵,他没有倒在血雨腥风的战场,而是倒在了西部大开发扶贫攻坚的战场,倒在了他一生牵挂的贫穷的大西北。
  父亲是一个充满生活情趣的人,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我出生在海滨城市烟台,两岁时父亲就带我到海边看大海,五岁时父亲就带着我到海里学游泳。父亲喜欢潜泳,有时候站在海里用脚在海底踩,踩到硬邦邦的东西便一个猛子扎进海里,不一会儿便手捧着硕大的海螺和蚌壳钻出海面。有一次,父亲抓着一个大海蜇,足足有脸盆那么大,用塑料袋装回来,撒上佐料一拌特别好吃。
  上幼儿园时,我特别盼望父亲来接我,父亲把我放在自行车后座上,边走边给我讲故事。记得他讲过爱迪生的故事,还有很多寓言故事。父亲讲故事讲到高兴处就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门,惹得路人直看他。我总是悄悄拉拉他的手:“爸,您小声点,我听得到。”父亲讲着讲着又提高了嗓门,我只得又拽拽他的衣袖。我就这样在自行车上听了很多故事,也埋下了我热爱文学的种子。
  我们家有十二个顶天立地的大书柜,珍藏了很多书籍。历史的、文学的、政治的、军事的、外交的、经济的,琳琅满目。父亲年轻时患有灰指甲,大夫给他开了个偏方用中药泡脚。我们家有个祖传的梳妆台,古色古香,煞是好看。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总是趴在梳妆台前看书,把双脚泡在一个黄色的脸盆里,经常这样不动窝地一看就是半天。父亲手不释卷,我是在他的影响下爱上书籍的。
  我是家里的长女,从小就必须干家务活。十岁那年,父亲要到埃及工作。吃完早饭,我像往常一样端着一盆脏碗到水房洗碗。等我端着一盆洗好的碗回到家里时,却没看到父亲的身影。我问保姆:“我爸呢?”
  保姆说:“刚才汽车来把他接走了。”
  我顿时呆若木鸡,急’忙追了出去,可我连汽车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我一个劲儿埋怨保姆:“我爸离开时您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保姆说:“谁让你早不洗晚不洗偏偏这时候去洗碗?”
  我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窟窿,父亲要到中东去了。这一走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来?事后我才知道是母亲害怕我掉眼泪故意趁我去水房的时候送父亲走的。那一天我的心乱糟糟的,情绪就像铅灰色的天空。上课时老师讲了些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一个劲儿地念叨着爸现在到了首都机场了,爸乘坐的飞机现在飞到巴基斯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