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漂于尘世的那个我


□ 姜 敏

漂于尘世的那个我
姜 敏

姜敏   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供职于江苏作协。一九七六年迄今,在《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逾四百万字。主要有: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随笔集《不幸的幸运儿》《愤怒的树林》《美丽的战争》《禅边浅唱》等六部;长篇小说《多伊在中国》《华丽洋商》《女人的宗教》《喜欢》等八部。部分作品被《读者》《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转载,并入选多种年选。有作品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省紫金山文学奖等数十种奖项。

记得卢梭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真正的自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粗看有些别扭,自己不在自己身上,难道被别人勾了魂去不成?细想却也释然。人当然都是自我的,但更是社会的、“被形成”的(西蒙·波娃语)。操纵、把持、主宰或直白说是影响自我的因素海了去。大里说,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伦理的、道德的、法律的、秩序的种种制约;小里看,人际的、家庭的、单位的、利益的、精神的、欲念的种种滋扰,使得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得不像一叶狂风巨浪中的扁舟;自身的安全成了第一要素,自性的自由成了终生的苦苦挣扎。而这挣扎的过程就是你对外界做出不断的价值判断和行为反应的过程。在这么一个剧烈动态的过程中,你的“自己”又怎么可能还安安逸逸地呆在你身上?
不管这个了。且让我追随那个时时自主不自主地脱离自我,云游或曰漂泊于纷纭世象中的“我”,都看到了、听到了、想到了些什么吧。虽然它们不免因世事的庞杂而杂乱、因社会的深奥而无序,因自我的肤浅而狭隘,因视野的局限而破碎。但列宁说过:“即使泡沫也是本质的反映”。那么,这些零零碎碎的泡沫终究是我对这个世界的一种触摸,如果它多少能反映出我们这个河汉般浩瀚而难以把握的社会或人生的某种质地,终究还是有点意思的吧?

留意到这几个人,是因为每日散步时总会遇见他们。我外出通常在晚间九十点钟,这时桥洞下那条街上已人迹杳落,他们却还在那儿瑟缩地守着。天一天天冷起来,不免令我为“谋生”两字的沉重,和他们那份我自叹弗如的韧劲而唏嘘。
也许像他这般大时,我正在下放的阴影中挣扎吧,我常隐于暗处对那卖烤肉串的小伙子多看几眼。他顶多不过十八岁,头发乱蓬蓬,瘦伶伶的身上总是件敞着的黑茄克。又几乎总是孤零零地呆在烤肉架前,两手窝嘴前呵着。没日没夜,没人交流,没有一切意义上的娱乐可言。桥洞里头有几张桌球台,偶然会有些和他一般大的小子来让他烤几串肉。不同的是他们多半叼着烟,染着黄毛,相互推搡喧哗着,一副玩世不恭的乐天相。每见他们我就会敬而远之,同时对烤肉小子多几分困惑——他从事的似非值得敬业的活计,是什么使他不像他们般游戏人生?要知道社会上无论何时,总有人以混混的方式活着,也不知他们哪来的钱,看来还总是混得不错。至少不会像那他那样孤零无聊地守着个脏兮兮的烤肉摊。但我永远无法认同他们。对这惨淡经营的沉默小子,却有种本能的敬重。

另一个是那卖水果老头。只要我出来,总见他和那摊水果蹲在桥洞外的路灯下。烟头火一闪一闪,风雨无阻。那些桔子苹果在昏黄的灯光下,也如他脸皮般皱巴而毫无光泽。天地良心,除了见两个民工买过根甘蔗,我没见他做成一笔生意。真不知他从早到晚这么泡着有何价值或乐趣。或许块把两块的赚头已足令他安慰,或许这么泡着本身,在他就是价值或乐趣吧?我不得而知。但替他想想,不这么泡着又能以何方式“泡”着呢?
那挎个包卖报的稍有不同,如果我迟于九点半外出就可能碰不到他。这说明他这天生意较顺,有时我也会为他松口气。否则,只要我打那过,虽然他可能早认得我了,而我因已看过而从不买他的报,他仍会固执地拿份报向我递来,也不说话,心平气和地盯着我。这在他也许是习惯,也许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想努力一把吧。反正这劲头不令我烦,反觉欣赏。有时甚至想买他份报,但又觉有失矫情,且反而可能不够尊重他而作罢。
写到此,我仍不清楚录下这些凡俗之至的见闻有何意义。虽然心上常隐约感到似有似无的触抚。这大桥上风驰电掣着滚滚车流,桥两岸林立的大厦和迷离的灯彩里,也时刻起伏跌宕着诱人得多的活剧。有时你甚至能听到某辆名车中飘落的莺声浪语。但若你下桥来,站近看,这儿尽管比桥上暗也矮得多,毕竟仍是混然的一体。就是说,尽管形态不同,这也是生活。是生活就有意义,就有值得你我或各方偶尔关注一下的理由,是吗?

注意到那些露宿者有些时日了。每次夜间路过他们身旁,总不能漠然而过。常常会放慢步子,悄悄窥视,暗暗唏嘘:依然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依然是守着那几堆卖剩的瓜蔬或是水果。那些东西堆满了陋巷两边窄窄的人行道,他们就紧傍着自己的财富,就一领黑污破烂的草席或一小块塑料布,枕一块砖甚至干脆枕上半个冬瓜,就那么呼呼大睡了。当然也有条件优越些的,他们可以睡在自己做烧饼的面案上或者三轮车里,屈着身子,活像他们白天拖运的片猪。天大热时,所有这些露宿者都不盖任何东西,于是蚊子们便得以大快朵颐,睡者似乎并不介意,只偶尔伸出只手来,头上抓抓,身上挠挠,或是夹起双腿蹭蹭,顶多是翻个身,哼唧几声,转瞬又扯起鼾来……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