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轮回(外一篇)


□ 刘晓刚

轮回(外一篇)
刘晓刚

所有窗口的遮阳板都拉了下来,头等舱里幽暗一片。我放倒座椅靠背躺下去,把毛毯扯到下巴底下,裹住肩膀,逐渐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泰德咳嗽了两声,轻轻呻吟起来。空姐轻巧地穿过过道,带起一阵微风。他们轻声交谈了几句,另一位空姐端着一杯矿泉水走到泰德身边。
我坐起身,扭回头望了望泰德,问:“腿疼得厉害吗?”
泰德冲我做了个鬼脸,笑眯眯地回答:“它不喜欢坐飞机。”
我来到洗手间旁边,泰德一瘸一拐地跟着。他捶着膝盖,无可奈何地叹息。“人一老,浑身的零件就开始造反。它们要把你折磨到死才肯罢休呢!这些个鬼东西,根本不给你讲和的机会。”
长时间飞行体内会产生血块,尤其是老人。泰德刚刚五十五岁。没有哪个美国人愿意承认自己老,他们宁愿说自己在凋零。我瞧着泰德愁眉苦脸的样子,开玩笑说:“怎么伺候它都不行吗?比女人还难伺候吗?”
泰德撇撇嘴,嘟嘟囔囔地回答:“反正比我老婆还难伺候!”
我知道他没老婆。他老婆已经跟他离婚五年了。可现在泰德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既沉重又辛酸。他双手撑住舱壁,哈下腰,不停地摆动那条折磨他的腿,一下接一下地长出气。
我想给他揉揉腿,但我清楚他一定会拒绝。因为刚才那位空姐已经被拒绝了,而且她长得比我漂亮得多。我忍不住说:“你这样倒像一个让我搜身的嫌疑犯。你干吗不让她给你按摩按摩呢?我可不想在飞机上当警察。”
泰德咧嘴一笑。“小子,你就闭嘴吧。女人的恩惠哪有白受的。八八年我第一次飞中国,那时候没有直航,得在香港转机。从纽约飞香港用了将近二十个小时,在香港机场等飞机用了六个小时。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中国民航的飞机必须坐满了乘客才起飞。我破天荒头一遭遇见等乘客的航空公司,惊讶得恨不能把机票改成船票才好。实在熬不住,我在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签转处外面的椅子上倒头就睡,直睡到那个女人把我叫醒,告诉我已经广播登机了。想想吧,小子。好好看看这二十年的变化有多大。我们都坐上从北京到芝加哥的直航了。”
我不让他转移话题,追着他问:“最后你怎么报答那个叫醒你的女人了?”
泰德抿了抿嘴唇。“她不光叫醒了我,我睡着的时候她还给我盖了条毯子。”
笑容情不自禁地浮现在我的脸上,想控制都控制不了。“那你倒是给我说一说,你为了这个恩惠究竟付出了什么代价?”
泰德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我,说:“我娶了她。”
我吓了一跳。我想不到那个女人就是芭芭拉。泰德垂下眼睛,轻轻嘀咕了一句:“要是能抽烟就好了。”说完,回到座位上躺下了。
我们两个都是烟鬼。九五年泰德第一次带我去美国培训,国际航班还有吸烟舱,我们一路从北京抽到东京,再从东京抽到西雅图。睡不着觉又不愿意干坐着,抽烟聊天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界》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