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赤金酒壶


□ 七重锦

  她曾经是五代皇帝的离宫,凝聚了一个世纪的国力和财力。
  她曾经是中国甚至世界园林艺术的巅峰,汇聚了一千多种美轮美奂的建筑景观。
  她曾经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博物馆,收藏了数不清的文物字画、宫廷珍宝。
  她在一百多年间见证了一个帝国的兴盛与繁荣,在十五天内遭受了一场浩劫。
  如今,她是一座遗址公园。断壁残垣在时光的风雨中沉默百年,汉白玉造就的巨大石柱直指青天。仿佛在向世人发出无言的控诉,提醒后人永远牢记那段屈辱的历史。
  她的名字是——圆明园。
  
  穆老板
  
  1928年的冬天来得太早了,还没立冬,雪已经下了两场。才下午三点,街上就没了人。一个卖香烟的女孩儿在寒风中缩着肩膀,叫卖声都被风拉细了。黄包车夫都窝在城墙根儿下取暖,看来也没什么生意做。
  琉璃厂东头的博古斋是第一个关店门的,小伙计陈立正忙着将门板一块块竖起来。对面艺雅轩赵掌柜走出来,在寒风中笼着手,隔着街问道:“陈立,你们这么早就歇?”
  “掌柜说生意不好,趁早关门。”陈立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是又得什么宝贝了吧……”赵掌柜咕哝着,眯着眼睛看博古斋的牌匾。“博古斋”三个烫金大字,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透着一股暖洋洋的亮堂。
  “盛世藏黄金,乱世收古董。”乱了这么些年,不知道从皇宫里流出去多少宝贝。得着一件,卖给哪位大人,这家古玩店就够吃喝三年了。“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嘛,说的就是京城琉璃厂这条古玩街。
  博古斋是前年才开张的古玩店,生意却出奇地好。掌柜穆老板是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人,戴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文绉绉的。但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穆老板可不好糊弄。谁想拿赝品或残品过关,绝对不可能,日后也别想再进“博古斋”的门。
  据沿街挨家挨户收古董的“夹包袱”说,穆老板从前就是靠仿古、做旧发迹的。他自己就是做赝品的祖宗,宝贝是真是假,他瞄一眼,就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
  对这些小道消息,穆老板从来不理会。他自己经营博古斋,只雇了一个十六岁的小伙计陈立。隔三岔五的,不到傍晚,店铺的门板就早早地立上了。任谁来,哪怕是把大门敲破,哪怕是送来十两黄金,穆老板也不理。过个几天,广大帅、张督军、安大人等琉璃厂的老主顾就会去博古斋登门造访。不多时,就能看到陈立捧着包袱,雇上马车,奔城西那些达官贵人们居住的地方去了——得,博古斋肯定是又做成了一桩买卖。
  琉璃厂的其他掌柜非常眼红博古斋的好生意,却又没办法。他们不知道穆老板从哪儿收到的古董,能让口味刁钻的有钱人频频光顾:也不知道穆老板到底是什么来历,黑道白道都左右逢源。他们也只能像艺雅轩的赵掌柜那样,一边咕哝着穆老板的古董来路不明,一边嫉妒地看着博古斋中络绎不绝的达官贵人。
  
  圆明园
  
  要说什么样的古董最值钱,那当然是越老的越好,出自夏商朝的带铭文的青铜器算古董的祖宗。要不就是“清三代”的东西,那也能卖上个好价钱。所谓“清三代”,是指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那可是大清帝国最鼎盛的时期,为了做一个黄釉花瓶,几十窑几十窑地烧。为了造一个珐琅熏炉,几百个匠人足足干上三年,从几千件成品中挑一个献给天子。那时的大清可是天朝上国,国力鼎盛,哪像现在的光景,前清的遗老遗少,一大家子人只能指望着典当祖宗的宝贝过活。
  这“清三代”的古董,还得讲究个出处。皇帝用的东西跟贝勒、郡主用的不一样,皇亲国戚用的和文武大臣用的又不一样,避暑山庄摆的和乾清宫搁的也不一样。哪儿的“清三代”古董最好?那当然是园子里的了。
  园子,指的就是几十年前被英法联军一把火烧了的圆明园。圆明园在京城的西郊,是大清皇帝的离宫,有五代皇帝在那里住过。在最鼎盛的时期,她占地5000多亩,拥有一千多个建筑景观。寻常老百姓人家,一亩三分地儿就够一家人伺候一辈子了。这修建了足足130多年的圆明园,有一万多个人专门维护她。光是管理花木,使园子日日盛开鲜花的花匠和太监,就有三百多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