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


□ 颜翔林

  新时期的历史文化散文场景,不能不关涉到王充间及其文本。作家以一系列富有审美个性的散文作品,以美学的方式和历史进行超越时空的心灵对话,重新阐释历史和追问历史,合理想象历史和寻找历史之谜的解答,对历史人物给以辩证理性的叩问和诗意的解读。换言之,作家寻求一种诗性的历史观和审美化的历史理性,期待一种既有价值判断又必要地悬置判断的哲学智慧融入自我的文本书写。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创作,追求富有美感的结构方式,以象征与隐喻交替的符号表现,自然和典雅相交融的话语修辞,给予阅读者唯美主义的享受,赢得批评家和大众读者的普遍赞誉。
  
  一
  
  历史与文学的本质性差异和同一性关联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写道:“两者的差别在于一叙述已发生的事,一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因此,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更被严肃的对待,因为诗所描述的事带有普遍性,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亚里士多德区分了历史与文学的本质性差异。然而,不能忽视的另一个事实是,历史与文学存在着同一性的关联,中西都有文史融合的传统。王充间的历史文化散文写作,一方面追求历史题材的间离作用和陌生化的艺术效果,和现实时空拉开距离,创造有利于审美观照的心理情境。充分发挥历史题材的多义性、不确定性和空白点丰富的特性,获得文体的张力,象黑格尔所说的那样,跳开现时的直接陛,达到艺术所必要的对材料的概括。另一方面,始终遵循一个美学的前提:敬畏历史和倾听历史。作家不期许今人比古人高明,自我比历史高明,不刻意地修饰历史,不轻易地对历史人物断言“功过是非”。作家首先是谦卑地倾听历史的声音,和历史进行平等的言谈,其次是对历史事物和历史人物持以宁静平和的追问,最后才是对于历史的超越一般意识形态的审美评判和诗意地解答。作家尊重历史的“细节事实”,不越雷池,而这一点恰恰是新历史主义所推崇的理解历史的原则之一。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的几个重要集子:《沧桑无语》、《面对历史的苍茫》、《何处是归程》、《春宽梦窄》、《千秋叩问》、《龙墩上的悖论》、《张学良:人格图谱》等都禀赋如此的美学理念。
  美学与历史的对话,贯穿着如此的艺术信念:以审美的姿态去理解历史和阐释历史,以诗意的方式去想象历史和书写历史。王充间的历史文化散文不是机械地遵循某种历史观和方法论,也不是单一性地运用某种历史意识去理解历史事件和判断历史人物。因此,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理性只是作家对于历史观察的一种方式而不是唯一的方式。除此之外,佛学、儒学与道学的历史观以及新历史主义等观点与方法,都是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所借鉴的思想资源。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密切地关联着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之谜、历史品评、历史吊诡等内在结构。就历史事件而言,王充闾的书写本着一种实证主义的哲学信仰,表现对于历史细节和事实的客观尊重,禀承着敬畏历史的美学态度。在对历史事件的理解和阐释方面,则贯穿一种诗意的历史观。以一种“可能性高于现实性”的现象学哲学立场去重新诠释历史和假设历史,给予阅读者审美运思的多种可能性。对于历史人物,作家不是简单地复现“原型属性”,而醉心于勾勒“圆型人物”,力求揭示历史人物的多重心理和矛盾心态,呈现灵魂的多维结构。《青山魂梦》复活两个“李白”:“一方面是现实存在的李白,一方面是诗意存在的李白,两者构成一个整体的‘不朽的存在’。它们之间的巨大反差,形成了强烈的内在冲突,表现为试图超越却又无法超越,顽强地选择命运却又终归为命运所选择的无奈,展示着深刻的悲剧精神和人的自身的有限性。”《用破一生心》揭示理学立命和心许成圣的曾国藩,精神深处交织深刻矛盾和无限痛苦,画出一个处于历史的关节点而聚集着生命复杂性的人物肖像。《他这一辈子》在写出李鸿章的历史悲剧性同时,更描摹出一个性格悲剧和心理悲剧的侧影。《守护灵魂上路》以诗意的感悟,勾画一位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瞿秋白的文学和革命的选择、信仰和命运的冲突,美与爱的分离,这些矛盾冲突被散文诗性化书写之后,重新阐释了一位被历史误解的文人革命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