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汲取与创新 继承与发展等


□ 任仲伦等

汲取与创新 继承与发展等
任仲伦等

纪念艺术大师佐临百年诞辰研讨会,是全国文艺理论界和演艺文化界的一次盛会。今天在座的前辈,也都是全国文艺理论界和演艺界的权威和专家,令人感到非常振奋。
这次纪念活动,以“以戏剧为生命,与祖国共命运”为主题,恰切地描绘出佐临先生光辉的一生。佐临先生热爱党,热爱祖国,怀有社会变革、共和国强盛的抱负,所以萧伯纳曾为他题写:“中国,你应该强大起来;未来的戏剧,应属于中国!”
艺术大师佐临是中国话剧界最善于变革、最善于创造新舞台样式的一位高手。他在1962年发表的《漫谈“戏剧观”》一文,对中国戏剧的理论和实践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他倡导的写意戏剧观,汲取了梅、斯、布三位艺术大师代表的戏剧精神,力求创造出有中国气派和民族风格的戏剧样式。他是导演大师,也是戏剧教育家,更是一位话剧实践家。佐临先生的艺术实践涉猎广泛,涵盖了话剧、电影、舞蹈、戏曲等各种艺术门类,不拘一格,勇于创新,为后人留下了诸多艺术精品,深深影响、启迪着后来的艺术工作者。宗江先生有句话:“人或如树,有其年轮,佐临是我戏剧界一株参天大树,其年轮深厚清晰,刻画了中国话剧百年的踪迹。”佐临大师确实是中国戏剧界一面善于汲取、善于创新的旗帜,他的全部艺术实践就是一部不断创新的历史。

佐临先生始终心怀祖国,情系舞台,为祖国的舞台艺术事业呕心沥血,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他是影响中国话剧历史的一代艺术大师,他终生提倡:以赤子之心,不求名不求利,做终生奉献于话剧事业的真诚艺术家。他使我们敬仰,也让我们珍视:如何继承和弘扬佐临先生的戏剧理念与戏剧精神,如何发展前人的智慧,结合当下的现实,继续熔铸中国话剧、上海话剧新的辉煌,都是这次纪念与研讨的重大主旨和意义所在。
今天我们只有继承佐临写意戏剧观,继承他的思想,并将他的创新不断发展,就能创造和不断创造出真正无愧于伟大时代,无愧于伟大人民,无愧于伟大祖国的优秀艺术作品。

佐临先生往事
洪 漠

六十多年前,佐临先生和夫人金韵之来到上海,即受到上海话剧界的欢迎。那时话剧在上海的“孤岛”状态下,刚开始热起来,有两三个经常演出的团体。在这些人中,有演出实践经验的人已不少了,但是有专长、经过专业院校学习研究的却是极少,因此他们夫妇受到了推崇和尊敬。
不久后应上海剧艺社的邀请,他们二位举行学术演讲。佐临先生开始导演他到上海后的第一个戏《圆谎记》,由朱端钧翻译改编,是一出客厅喜剧,但角色却不少,我也充数参加了。我那时所知有限,佐临先生对于大场面人物地位的安排让我折服,从那时起就衷心钦佩,以后更从他众多的导演作品中认识了这一位导演巨人。
我曾经向佐临先生借书看,他欣然答应。也许他考虑到我这理工科学生的外语水平,先给了一本《舞台技术》。顺利看完后,不想偶然问派上了用场。大家今天还熟悉的兰心戏院是那时理想的话剧演出戏院,那时的A.D.C剧团即是英侨民的业余戏剧俱乐部,偶然也肯短期出借,碰上这样的机会,高兴之余,也还头疼:后台有一队舞台人员是必须用的,领班叫Jimmy,是英国人训练出来的,他觉着跟我们说不到一块儿,看我们不是一回事,装个台还真有点受气。但我看了书后,和Jimmy师傅有了共同语言,也就是那些名称和术语的应用,让他开始觉得我们这些人还不算外行,后来装台就顺当多了。
佐临先生以后接触到的上海剧艺社所有的人,一般都称他作“黄先生”;有两位年长的,或学术地位高的,如李健吾、于伶、朱端钧、吴仞之、陈西禾等,则称“佐临”,客气时加上“先生”二字。对外的演出说明书和广告则是“导演佐临”,从来没用过姓氏。后来,也许是两三年后吧,在背地里有了“忒黄”的称呼,其实源自Mr.黄,省略后成了“忒黄”,这里面透着熟稔和亲近,却依然含有敬意,特别通行在追随他的骨干人员中,如石挥、张伐等,但当着佐临先生面好像没听他们喊过。
“孤岛”上海的话剧逐渐兴旺和发展,由半业余转入职业化;另一方面,战争使环境恶化,租界朝不保夕。“孤岛”即将陷落,有人先后离开上海。在太平洋战争前夜,剧团如上海剧艺社不得不解散,“上海戏”也停了下来。
老一辈戏剧家姚克先生告诉我们,英国A.D.C剧团将兰心戏院管理权交给他。美国耶鲁大学三十年代有两位学戏剧的中国人在抗战中先后回国,其中一位就是张骏祥,转道去重庆了,姚克定居上海,融入了话剧同行。
佐临先生和姚克先生原是经常来往的。两位戏剧家想在这险恶风云中坚持演出。佐临先生告诉我,他们两位谈了一下午加上月下漫步,决定以戏为单位进行演出。姚克提供戏院,佐临先生自己当演出人,剧本是二弟黄佐桑译编的《福尔摩斯》,由我导演,石挥主演。这个组合很难得,因为前台向来纯粹是商人,后台演出方面虽然是话剧团主持,不是投资方就是赞助人。而这次则是完全没有外人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