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爱情


□ 梁 弓
遥远的爱情
梁 弓


  1
  
  大概有两三个月吧,我一度认为,程宁是喜欢我的。后来接触多了,感觉又不像。再后来,我就明白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用隋波的话说,我有点自作多情了。隋波的话更狠,更难听,但大意如此。
  程宁是我同门小师妹。别人师兄妹都挺亲热的,程宁不同,对我非常冷淡,见面话都不多说。这样一来,我这做大师兄的也不好太主动,过份热情了,就会让人总觉得别扭,甚至是心怀叵测。读书第一年,几乎不怎么联系。或许是天生不合,或许也因为年龄的差距。虽属同届研究生,我工作过,大应届的程宁五岁。五岁不是小数字,该是两代人了。七十年代生的我对于程宁那批八十年代人总有些……怕,莫名其妙的。所以我想程宁即便不怕我,估计也兴趣不大。然而奇怪的是,据其他几个师妹说,私下里聊天,程宁还挺欣赏我的。原话是崇拜。说崇拜有点恶心,可她们就是这么转述的。我心里清楚,自己确实有值得骄傲的地方,比如说专业知识还可以,比如说人际关系还不错,再比如说经常发些评论性文章,在媒体上屡屡露脸。然而对于传言,我总不大信。
  很少见程宁笑过,就那张冷冰冰的脸,我实在想像不出来她说这话是种什么样子。
  到这时候,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我跟程宁不怎么交流的,上课碰到了,顶多也就客气两句。后来之所以会跟程宁熟,还因为她电脑坏了。这是个偶发事件,偶然却能改变一切。换句话说,要不是程宁犹豫一下找了我,或者再犹豫一下不找我,一切就都不同了。
  众所周知,我是个电脑高手,以前上班就在电脑室兼职管理。别人师妹找我帮忙,二话不说,自己师妹嘛,关系是有点尴尬,却也不能拿架子。所以当程宁破天荒打来电话时,我虽然惊诧,还是一口答应了,同时心里也暗暗有些得意:终于求我了。虽然当时已是研二。
  睡过午觉,本想早点过去的,程宁临时有事,晚了一会儿。其实她的电脑也无大碍,上网中毒了,速度奇慢,装个杀毒软件,杀一杀就行。不过搜索杀毒软件,费了我二十分钟。很快弄好了,上网试试,一切顺利。原先挺担心搞砸的,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再检查一遍没问题,我想回去,程宁说,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晚上一起吃饭吧。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会开个玩笑,暧昧点也无妨,这方面我特擅长,然而跟程宁不熟,老老实实地回绝了。程宁不肯,非请我不可。程宁说得一脸严肃,我不好太坚持,只得妥协了。吃饭还有半个小时,闲着没事,上网找点好玩的。程宁主页是她大学校友录,没密码,我进去转了转,看看留言,还有照片什么的。心不在焉地点击着鼠标,突然间一个穿短袖白衬衫的女孩让我愣住了。
  事实上,故事从现在正式开始了。
  这人也是你的同学?我问程宁,顺便问问她的名字,现在干什么。我尽量保持语气委婉,免得令程宁生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