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耳(中篇小说)


□ 胡学文

1

秋日的中午,左石把耳朵丟了。不是长在脑袋两侧的耳朵,是他的未婚妻。
耳朵是个漂亮的姑娘,圆乎乎的脸,像是拿模子套出来的。耳朵虽然漂亮,却没有漂亮女孩常有的虚荣,她老实而善良,从不惹父亲瘸羊倌生气。耳朵上面有过两个姐姐,都夭折了。瘸羊倌为了保险,后面的两个叫了耳朵和鼻子,都是长在身上的肉。瘸羊倌没有枉费心机,耳朵和鼻子果然蓬蓬勃勃的,蹿成了大姑娘。只是鼻子与耳朵性格不同,她天生虚浮,稍有主见,就给自己取名露丝,而耳朵默默接受着父亲打在她身上的任何记号。
再有一个月,左石和耳朵就要结婚了,两人为了凑结婚的费用,到城里卖土豆。左石收钱,耳朵负责把一袋袋土豆送到买者家里。本来,左石应该送的,可耳朵说她收不了钱,左石便让她送了。耳朵有的是力气,一袋土豆根本算不了什么,谁知这一送就把她送丢了。
左石奔进耳朵送货的巷子,边走边喊,一直出了老城区,然后又折到别的巷子。除了引来怪异的目光,连耳朵的一丝气息也没闻到。左石像没头苍蝇,撞进老城区派出所。左石当时的样子有些可怕,他的衣服沾满了灰土,脸皮蹭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头发长得像刺猬,眼球坚硬、硕大,随时会把眼皮撑裂的样子。
民警愕然地盯着左石,出了什么事?他的手下意识地抓起笔。
左石说,耳朵丢了!左石的声音稀稀漫漫,已经不成形状。
民警问,你说什么?
左石说,耳朵丢了!左石觉得板寸头警察的耳朵有问题,左石几乎是吼了,他竟然听不清楚。
板寸头追问,谁的耳朵丢了?你说清楚。
左石挥动着胳膊说,我的耳朵丢了。
板寸头望了望左石,突然纵声大笑起来。
左石气坏了,他凶狠地瞪着板寸头,我的耳朵丢了,你听不见吗?板寸头收起笑,把脸整得严丝合缝,这是什么地方?你也敢来捣乱?出去!
左石不知警察为啥如此蛮横。左石像村人一样对警察总感到畏惧。可是耳朵丢了,左石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让左石出去,左石偏不出去。
板寸头推了左石一把,哪里推得动?于是,他操起桌上的警棍。左石知道那玩意的厉害,口气顿时软下来。他央求警察帮他找找耳朵,他眼巴巴地说我不能没有耳朵啊。板寸头根本不听,照着左石的肋处点了一下。左石跳起来,然后退到门口,闪出去。他听见板寸头骂了句疯子。左石骂,你他妈才是疯子呢,然后跑出来。
一夜之间,左石苍老了许多。眼睛飘着血红,皮肤透着暗绿。他守在那儿,等待耳朵像往常一样从背后捂住他的眼睛,说,猜猜我是谁。每次玩这种游戏,左石总是胡乱猜一气,故意逗她。她都说话了,左石能猜不中吗?耳朵的样子总是让人疼不够。黑暗中,左石听见一阵声音,左石迫不及待地睁开眼。什么也没有,小巷中拥挤着一块块乌黑。左石耐住性子候着耳朵的脚步,他的眼皮重重地垂下去。一双手终于捂住左石的眼睛,左石猛地一抓。他扑在地上,险些将牙磕掉。一个倒便盆的妇女瞅见左石滑稽的样子,捂着嘴哧哧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