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士的祈祷(外一篇)


□ 刘用梅

由诺亚方舟放飞的鸽子衔回了橄榄枝,这是西方世界一个古老的梦。
充满了反叛精神的犹太民族,从《圣经》里走出来,演绎了古地中海地区的刀光剑影。物换星移,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几次中东战争的拉宾将军,荣膺诺贝尔和平奖。和平的敌人三颗子弹射入了他的胸膛,鲜血染红了他口袋里“和平终将实现”的演讲稿。但他那振聋发聩的演讲久久地回荡在特拉维夫广场:“一百多年了,我们在寻找家园,一百多年了,我们试图平静地生活……一百年的战争和恐怖使我们伤痕累累,但并不会毁掉我们的梦想——我们百年来对和平的梦想。”这是以色列人的心曲,将士们寻找家园、祈求和平的梦。
远古洪荒的中华大地,和平之梦更是与战争相伴。发端于三皇五帝时期的古战争直到春秋“无义战”,兵燹战云之中居然产生出一股正气,培养出崇尚和平的理念。这也许是厌战情绪使然,但更可能是理性逐渐冷却了狂热——人们目睹了战争的可怕后果。战争只会导致仇恨和毁灭,不会造就真正意义上的胜者。所以“孙子兵法”通篇贯穿着“慎战、和平”的崇高理念。他说:“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足见最初的战争多半是因私怨、私利,或由个人的野心而引起。一个野心家上台了,称霸了,他不仅把千千万万无辜的国民推向战争,并迫使其他国家和民族卷入战争。
现在大家都知道秦朝将士特别骁勇善战。秦王提“虎狼之师”扫平六国,一统天下,成一世之英名。但是看一看出土的兵马俑,你就会看出其中饱含的悲剧意味。这悲剧跟“二战”中的德国人民有着非常相似之处。
出土的兵马俑展现极端狂热的好战情绪。一号俑坑,三列弓弩手为前锋,三十八路战车;二号俑坑成四方大阵;三号俑坑则为殿后督战之师……兵士八千,剑拔弩张,姿态各异,面容却一概冷漠无情:操戈杀戮、让兵器饮血。至于为什么而战,他们并不知道。但有一点很清楚,为了霸业,秦王鼓励战争,奖励杀人。一个士兵的待遇和前途全看你斩杀了多少人头!整个民族就这样发了疯。兵俑中有不少断头残肢者,手上还紧握着兵器!真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了……
“宁为太平犬,莫为乱离人”,这是春秋战乱,流离失所人们的长叹。没有一个母亲愿意让儿子上战场,没有一个妻子愿意丈夫去送死——特别是中国的母亲和妻子。中国伦理学上始终以“和”为里,以中庸为表,所强调的就是和平。所以,在中国,最早的兵器被视为“凶”器,陶令希冀的“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一直为后人魂牵梦萦。
被喻为“战神”的白起,征战三十多年,歼敌百万,无一败北,为秦统一奠定了基础。但司马迁在“史记”中只淡而言之:秦王乃遣使者赐之剑,令自裁。在引剑自刭前,他说了一句极为沉痛的话:“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他自恨杀戮太甚——当初被战争热浪冲昏了头。
他的命运,与希特勒帐下的“沙漠之狐”隆美尔元帅何其相似!
战争的罪魁们煽动民族之间的仇恨,把和平的世界变成人间地狱的同时,也使本国的人民深陷灾难之中。“二战”中,日本战犯在中国犯下数不清的侵略罪行。据统计,受日寇侵略,军民伤亡3500余万人,经济损失6000多亿美元,无数的城市和村庄被夷为平地,难以计数的艺术和科学成果毁于战火。南京大屠杀便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30万无辜生命惨遭杀戮。重庆大轰炸,大同“万人坑”,也记载了日军的血腥罪行……
但我对日本人民始终怀抱恻隐之心,特别是日本在战犯军刀的逼迫下卷入“二战”,广岛与长崎遭了灭顶之灾后。日本人民的朴素、刻苦、忍耐和自强不息的精神曾深深地使我感动。从川端康成、井上靖直到村上春树等著名作家的作品中,你可以窥见真正的日本精神:他们爱美,爱宁静,爱传统,爱和平。不但如此,他们厌恶独裁。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得到日本朋友的冒死相助,鲁迅先生一直受益于藤野先生,并将他视为至友;鹿地亘先生在中国募集日本侨民参加抗战,并且写出了抗战歌剧以激励士气。近代史上的革命志士多半流亡日本,正是在那里成立了“同盟会”和“兴中会”。我们同时不能忘记,即使在日本入侵中国后,满腔热血投入抗战的不仅有奋勇的中国人,还有正直的日本人!
“二战”使人类看清了这样一个事实:热爱和平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和平事业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
我们至今不能忘记的不仅有帮助中国人抗战的日本人,还有美国人、英国人……“飞虎英雄”陈纳德将军以私人名义招募美军飞行员,组建“援华航空队”自愿来华对日作战。他们作战勇猛,屡建奇功,开辟了著名的“驼峰航线”,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做出了杰出贡献。当他要离开战斗生活了8年的中国时,重庆成千上万的群众手捧鲜花和彩旗,自发地前来为他送行。如浪似潮的人流簇拥着抬起将军乘坐的轿车,一步一步,经过几个小时,把将军的车子一直抬到中心广场……自从马可波罗以来,还没有一个外国人能够如此博得中国人的心。这是中国人民对和平使者的最高奖赏。美国华盛顿阿灵顿军人公墓,至今耸立着一座唯一用中文镌刻碑文的永恒纪念碑——陈纳德将军之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