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八佳人”


□ 康启昌

我的履历表上,有一处写道:1947至1949年,在家学习中医,证明人是龙淑芬。龙妹可以证明我的那段日子,不是空白。
国共两党争夺辽东,小城里的中学生像一群无头苍蝇嗡嗡嘤嘤乱飞乱撞。宙斯用无端的云雾遮起天空,我们在迷惑的年代张着茫然无知的眼睛。有时观望,有时盲目地参与。凤城第一次解放时,我的几位要好的大朋友跟随八路军撤走了。谣言四起,说那些女同学都被送到前苏联换大炮去了,我不愿相信“换大炮”的坏消息,但我惦念她们。国民党中央军进城后.我的两位学友与中央军的小连长、小副官拉扯上,整天涂脂抹粉,炫耀她们的订婚戒指,我为她们感到悲哀。八路军第二次解放风城的前夕,学校带着大多数学生跟随国民党“逃亡”沈阳。我失学在家,我的朋友登时云散,只剩下与我家比邻的龙氏姐妹。兵荒马乱,战事频仍,百业凋敝,百姓的生存在分不清敌我的战火中煎熬。家长们都急着张罗给女孩找婆家。我的堂姐刚满18岁就嫁了。姐夫比她大8岁,堂姐生气的时候专挠姐夫的脸。龙姐只长我1岁,其父只收下男方一斗高梁,就把女儿的一生给定了。龙妹与我同龄,虚岁16,正是古人说的“二八佳人”的标准年龄,也是林黛玉、崔莺莺、杜丽娘等闺愁闺怨闺闹的季节。龙妹被一位牙科医生的儿子紧锣密鼓地追求,大有招架不住之势。看得出,龙妹嘴说不愿,心中乐意着呢。其时,我也正当“二八”,给我提亲的人也有。一个“白脸儿”男孩的姐姐托人找我母亲,说他家虽已破败,但船破有底,底破有帮,帮破还有360个大钉子。她可以先出300大洋做订钱,过门以后就当家主内。他的父母早逝,姐姐毕竟不能久住娘家。妈妈认为这上无公婆,下无叔姑的小光棍条件挺好,女儿不能受累受气,有心接受这300大洋。但我以巴金的《家》为鉴,我要学习琴,学习淑英,要做新女性独立于世。我理想中的恋人应该像我的一位美术老师,学识渊博,才华横溢,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严肃而无霸气,幽默而不滑稽……“小白脸儿”差远了,他有点像《家》中的梅少爷,病包子、窝囊废:
适逢祖父患“甲亢”,双手抖颤,书写困难。他不能到药铺坐堂,只在家中看病;当时,流行得最深最广最难医治的疾病,不是伤寒、鼠疫,而是饥饿,所以看病的人不多。尽管如此,祖父依然敬业。望闻问切,大谈病理病因。什么“脉象洪数,上焦火大,请病人张嘴,看看舌苔……”什么“左关脉弦,肝郁气滞,请翻病人眼皮一看……”最后才让我代笔写些双花、陈皮、柴胡、厚朴之类的药名,标明几钱几分的药量,及水煎服用的吃法,他自己则在药方的左下角盖上他的印鉴,就等病家掏钱了。
有时,他说了一味不常用的药,如秦艽、大戟……我写不上来,他便当众教训我:“十八般武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戟’都不知道?”其实我知道,古代有一种兵器叫戟,我还知道吕布使用方天画戟迎战刘关张,韦典飞双戟救出曹操,我的小弟模仿小人书能画出三种戟的形状。可我就是写不出“戟”字来。于是他像孔乙已似的用右手食指蘸水在小桌上一笔一画写出个“戟”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