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图书馆学研究:危机与出路


□ 张秀华

  〔摘要〕反思我国图书馆学研究的现状与存在的问题,深化图书馆学研究要从体系构建向问题研究转向,以“问题导向”提升图书馆学研究的质量。当前,加强图书馆学研究需要关注以下几个问题:即淡化学科观念,强化问题意识;淡化形式的完整性与严密性,强化内容的现实性与深刻性;淡化对国外的依附性,强化民族性与本土化研究。
  〔关键词〕图书馆学研究 反思 问题导向
  〔分类号〕G250
  
  Library Science Research in China: Crisis and Solution
  Zhang Xiuhua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Library, Lanzhou 730070
  〔Abstract〕This paper reflects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existing problems of library science research in China. The author thinks that deepening library science research should transfer the study direction from the construction of theoretical system to the problem oriented research in order to raise the quality of library science research. Finally, Several problems concerning at present are put forward in the paper: less attention should be paid to the concept of discipline, but much to the awareness of problem; less stress should be laid on the integrity and strictness of form, more on the practicability and profundity of content; little importance should be attached to the foreign adherence, but much to nationality and domestic study.
  〔Keywords〕library science research reflection problem oriented
  
  1现状与反思:图书馆学研究的困境
  
  1.1我国图书馆学研究现状
  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随着以沈祖荣、刘国钧、杜定友为代表的一批留学海外学成回国的图书馆学家将西方图书馆学理论介绍到中国,现代图书馆学便在中国的土地上扎根、繁衍,并不断掀起研究高潮。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图书馆学科在我国的发展,图书馆学研究也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1979年,中国图书馆学会成立,标志着我国图书馆学开始进入全面发展的新时期。一方面,国际性图书馆学术交流的开展、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图书馆学术著作的翻译出版,使得我国的图书馆学研究能够与世界接轨,图书馆学研究者能够及时了解国际图书馆学研究的动态和潮流,这是支持我国图书馆学研究得以进步和发展的思想资源;另一方面,全国性和地区性的图书馆学术研讨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在各地举行,国内学者之间的学术交流呈良好发展态势。从研究成果来看,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出版图书馆学教材、专著、工具书、书目、译著汇编等达1 000多种。笔者检索了“中国知网”中发表的学术论文,以“图书馆学”为“篇名”检索词,从1994年到2005年12月,该数据库共收录1 572篇论文,这还不包括那些未用“图书馆学”作为“篇名”讨论图书馆学的论文。这表明图书馆学在国内受到相当程度的关注和重视,展示了图书馆学自身生机勃发的生命力和良好的发展前景。但透视繁荣的背后,会发现当前图书馆学研究存在的一些问题:诸如研究方法僵化和教条、理论研究与图书馆实践相脱节、食洋不化的研究风气等, 而影响图书馆学研究全局发展最突出的两个问题则是体系构建色彩浓厚和问题意识淡薄。
  1.2图书馆学研究的困境
  长期以来,人们对图书馆学研究的现状并不满意,各种批评之声不绝于耳,虽然在各种批评中不乏对理论研究的偏见和偏激之词,但图书馆学研究自身的缺陷是需要反思和正视的。笔者认为在我国图书馆学研究中,不少研究者理论研究的学科意识非常强烈,但他们不是从生动丰富的图书馆实践活动中寻找研究课题,而是从概念、范畴以及它们的逻辑关系中去构思学科体系,并以此作为研究的终极目的。客观地看,在一个学科的创立之初,对其概念框架、结构体系的讨论也曾起到一定积极作用,如引起学术界对这门学科的注意,促使这门学科成为一个单独的研究领域。但是若以此来引导整个图书馆学研究过程甚至形成一个研究风格,就并非是正常现象,有时甚至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正如吴慰慈先生指出:“图书馆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是一门致用的科学,图书馆学研究不能游离于图书馆事业的实践之外,因而它与技术、经济社会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离开或割裂了这种联系,图书馆学研究就无法开展下去”[1]。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