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天里的蚯蚓


□ 詹政伟

  当那滴一直悬挂在屋檐下的雨滴终于掉落下来时,陈巧根在心里对自己说,该走了。他想自己这时候不走,恐怕就永远没有走的机会了。这个机会他等了不是一天二天,也不是一月二月,而是整整一年多。爹娘带着妹妹陈娟走亲戚去了;老婆朱美娟到县城给大女儿陈妍妍送东西去了;小女儿陈圆圆也在村小念书。他慢慢地从床上挪到了旁边的轮椅上,然后摇着,出了门。
  天下着雨,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毛毛细雨,它们像蚊子一样斜着身子,漫无边际地飘着。那些雨看上去并不起眼,但陈巧根摇着轮椅在雨中走了一段时间,全身就湿透了,那些雨滴顺着他的额头掉下来,陈巧根却浑然不知。麻石板铺就的村道并不好走,陈巧根龇牙咧嘴地摇着轮椅,很缓慢地移动着。那时候,村道上空无一人,只有几条狗。
  后来,陈巧根把轮椅摇到了村口,那里有一个硕大的池塘,他在那里呆了一刻,看到自己的轮椅周围全都是蚯蚓,这里一条,那里一条,事实上,在他走在村道上时,就看见了蚯蚓,只是数量远没有这里多。平时是看不到蚯蚓的,只有一下雨,那些蚯蚓才会纷纷从泥土里钻出来。经雨一洗,它们通体发着黑亮的光。接着,他看到了好多的鸟,正飞快地在雨地里跑动着,啄食那些毫无防备的蚯蚓。
  陈巧根突然就叹了一口气,他用手抹了抹挂在眼梢上的雨珠,就摇着轮椅下了池塘,水一点一点地漫上来,先是他的脚,再是腿,再是半个身……很快就漫到了头顶……然后是咕的一声,陈巧根连同轮椅一同消失在池塘里……
  天上的毛毛雨一如既往地下着,好像更密了,除了鸟儿在吞食蚯蚓,居然还跑来了一群鸭,他们呱呱呱地叫着,高兴地扑向蚯蚓……
  
  爸,你什么时候一定要去看看,住在黄蕉家里,就像住在五星级宾馆里,真的和电影里一模一样。陈妍妍张开细长的手臂,连比带划地给陈巧根说着,眼里闪着幸福的光泽。
  陈巧根颇为尴尬地看着老婆朱美娟,朱美娟刚喂过猪,两只手上全都粘着东洋草和水葫芦的碎末,她的嘴巴隙开一条缝,好像有口水正从那里流出来,喉咙部位也一动一动,显然,她被陈妍妍说的打动了。那么贱干啥?他想提醒她,人家的总是人家的,犯不着去羡慕,再说也羡慕不来。
  其实,从陈妍妍把那消息带给陈巧根时,他就反对,他想现在的学校也真是的,没事找事,尽玩些新花样,浪费钱财不说,还把许多时间、精力都搭进去了。但在女儿面前,他不敢明确表示反对,他含糊其词地说,让人家去吧,谁想干就让谁干。
  陈妍妍一听就跳起来,她跺着脚说,爸,你啊,什么都不懂,你以为阿猫阿狗都有这种待遇?这是专门为我们这些优秀生设置的,整个县就7名,我们学校就我一人。你说光荣不光荣?
  陈巧根脸露难色,让你住到别人家里去,我不习惯。
  陈妍妍噗哧一声笑得开心,爸啊,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我都是初一学生了,还怕照顾不好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