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天里的蚯蚓


□ 詹政伟

  当那滴一直悬挂在屋檐下的雨滴终于掉落下来时,陈巧根在心里对自己说,该走了。他想自己这时候不走,恐怕就永远没有走的机会了。这个机会他等了不是一天二天,也不是一月二月,而是整整一年多。爹娘带着妹妹陈娟走亲戚去了;老婆朱美娟到县城给大女儿陈妍妍送东西去了;小女儿陈圆圆也在村小念书。他慢慢地从床上挪到了旁边的轮椅上,然后摇着,出了门。
  天下着雨,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毛毛细雨,它们像蚊子一样斜着身子,漫无边际地飘着。那些雨看上去并不起眼,但陈巧根摇着轮椅在雨中走了一段时间,全身就湿透了,那些雨滴顺着他的额头掉下来,陈巧根却浑然不知。麻石板铺就的村道并不好走,陈巧根龇牙咧嘴地摇着轮椅,很缓慢地移动着。那时候,村道上空无一人,只有几条狗。
  后来,陈巧根把轮椅摇到了村口,那里有一个硕大的池塘,他在那里呆了一刻,看到自己的轮椅周围全都是蚯蚓,这里一条,那里一条,事实上,在他走在村道上时,就看见了蚯蚓,只是数量远没有这里多。平时是看不到蚯蚓的,只有一下雨,那些蚯蚓才会纷纷从泥土里钻出来。经雨一洗,它们通体发着黑亮的光。接着,他看到了好多的鸟,正飞快地在雨地里跑动着,啄食那些毫无防备的蚯蚓。
  陈巧根突然就叹了一口气,他用手抹了抹挂在眼梢上的雨珠,就摇着轮椅下了池塘,水一点一点地漫上来,先是他的脚,再是腿,再是半个身……很快就漫到了头顶……然后是咕的一声,陈巧根连同轮椅一同消失在池塘里……
  天上的毛毛雨一如既往地下着,好像更密了,除了鸟儿在吞食蚯蚓,居然还跑来了一群鸭,他们呱呱呱地叫着,高兴地扑向蚯蚓……
  
  爸,你什么时候一定要去看看,住在黄蕉家里,就像住在五星级宾馆里,真的和电影里一模一样。陈妍妍张开细长的手臂,连比带划地给陈巧根说着,眼里闪着幸福的光泽。
  陈巧根颇为尴尬地看着老婆朱美娟,朱美娟刚喂过猪,两只手上全都粘着东洋草和水葫芦的碎末,她的嘴巴隙开一条缝,好像有口水正从那里流出来,喉咙部位也一动一动,显然,她被陈妍妍说的打动了。那么贱干啥?他想提醒她,人家的总是人家的,犯不着去羡慕,再说也羡慕不来。
  其实,从陈妍妍把那消息带给陈巧根时,他就反对,他想现在的学校也真是的,没事找事,尽玩些新花样,浪费钱财不说,还把许多时间、精力都搭进去了。但在女儿面前,他不敢明确表示反对,他含糊其词地说,让人家去吧,谁想干就让谁干。
  陈妍妍一听就跳起来,她跺着脚说,爸,你啊,什么都不懂,你以为阿猫阿狗都有这种待遇?这是专门为我们这些优秀生设置的,整个县就7名,我们学校就我一人。你说光荣不光荣?
  陈巧根脸露难色,让你住到别人家里去,我不习惯。
  陈妍妍噗哧一声笑得开心,爸啊,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我都是初一学生了,还怕照顾不好自己?
  陈巧根让女儿一抢白,顿时没词了,但他想了一下说,让别人住到我家里来,我也不习惯。
  陈妍妍白了陈巧根一眼,爸啊,你不要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个黄蕉也是个女生,跟我一样,也是上初一,也是个好学生……再说,就住一星期嘛,又不是一直住下去。就让她和妹妹一起睡好了,就让她和我平时一样。
  朱美娟也帮女儿,你这个做爹的,自己不喜欢和人打交道,还不许女儿打交道。我家妍妍这次有这个机会,对她以后发展肯定有利,你要支持她才对。陈巧根摸摸后脑勺,嘿嘿笑着说,我不过说说,你们就联合起来攻击我了,我只是有点担心。
  你担心什么?担心人家把我吃了?咸吃萝卜淡操心。陈妍妍反唇相讥。
  嘿嘿,我说一句,你倒一筐?!陈巧根自嘲说,他粗壮的身子,在屋子里晃来晃去的。
  陈妍妍去了离家足有二百公里的市里,陈巧根家则迎来了一个叫黄蕉的女学生。黄蕉一来,朱美娟就偷偷对陈巧根说,这个黄蕉可不得了,爸爸是个富翁,钱多得用卡车装。
  陈巧根听了就有些不乐意,便皱着眉头说,又来了又来了,我看也就是和哈八一个样。
  朱美娟遭陈巧根抢白,喉咙也响了,你就喜欢瞎说,什么事都往哈八身上套。
  哈八确实是陈巧根最讨厌、最痛恨的人,这个当初宏村公认的二流子,现在是大名鼎鼎的百万富翁。哈八发财是因为组织了一批年轻女人到广东去打工,据他自己说他挣的是介绍费,但谁都清楚,那些如花似玉的女人到广东去干什么。除了讨厌这个像牛皮糖一样会粘人的家伙,陈巧根痛恨哈八的另一个原因则在于妹妹。陈巧根的妹妹陈娟跟了哈八去广东,回来时成了一个疯子,看见人就爱脱衣服。哈八说,陈娟心理素质差,心理素质差的人在广东就混不好。陈巧根的娘把一只眼睛也哭瞎了,她要找哈八讨说法。哈八说,其他的人都好好的,为什么就陈娟出事?那说明陈娟本身就不行。再说陈娟当年是自愿随他出去的,他没有逼她。陈巧根的娘跪在哈八的跟前说,八娃子,你行行好,把陈娟怎么疯的告诉我们。哈八咬文嚼字地说,无可奉告,人要疯,那是老天爷也没有办法的事,前一天好好的,睡一夜,脑子就糊涂了。当时在旁边的陈巧根恨不得把哈八的头拧下来,他摩拳擦掌要和他拼命,哈八说,你敢动我手,我就报警。血气方刚的陈巧根一扁担把他撩倒在地,哈八像一只黄鼠狼那样在地上打滚,但他还知道掏手机报警。等警察赶到,哈八已经奄奄一息……这场在宏村惊天动地的纷争,最后以陈巧根的失败而告终,法院以伤害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赔偿哈八经济损失1万元……陈巧根扒了一半房子,又借了债,勉强把那1万元凑上。哈八的脖子有点歪了,他昂着头在陈巧根面前走来走去,说有本事,自己也挣钱去,不要眼红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