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挣扎


□ 季栋梁

  1
  窗外是迷茫得甚至有些颓废的春天。悬浮在空中的沙尘与烟雾让这座城市像封存了多年的老照片,显得无比沧桑,整座城市仿佛世界初开时一派混沌。国槐、金叶榆、香椿、杨柳挣扎着披上了绿装,却都灰头土脸,老气横秋。大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女士们用各种各样的丝绸将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好似中东的阿拉伯妇女;男人们则将自己裹进或黑或褐或灰色的风衣甲壳里,仿佛二战时期的欧洲间谍。
  办公室给我订了五种报纸,四种地方报纸的头条刊登的都是张啸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的消息,当那些大黑的初号字钻进我的眼帘,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就如同那个守株待兔的农夫,经过漫长的等待,忽然一只兔子径直扑进怀里时的那种空白。结局的不经意到来比刻意努力之后的到来更让人震撼。在这之前,我没有任何预先感受,不知道结局到来后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当从那一片空白中清醒过来,我的心有种被撕裂的痛楚。
  想及张啸和我一块走进这座城市也正好是20年。岁月常常以如此地巧合,将人推至一种无可奈何的宿命境地。对于张啸来说,20减去20等于0,20加上20还等于0。在生活中,这种违背数学的结果是经常存在的。到底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确实有什么大手在拨弄安排?从踏进这座城市的那一刻起,张啸绞尽脑汁全力拼搏苦心经营了20年,换来的却是没有阳光没有自由没有思想的20年深牢大狱的生活。人生能有几个20年呢?20年可以让一个天真浪漫的儿童成长为朝气蓬勃的青年,可以使一个成熟练达的中年进入日薄西山的老年。20年后的张啸,该是一个步入花甲之年一头白发的老头儿,想及此,我的心情一片悲凉。
  墙壁上的闹钟敲响了,它以时间的形式告诉我该下班了,该回家了,该吃饭了,该午休了,然而,我动都不想动。遇到事,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总是没有食欲,总会少吃一顿或两顿。我想张啸也是一样,一定没有食欲吧。20年前那个夏季的一个正午,当我们在县城一中那大红榜上看到我们的名字,我们就是坐在大街边给骄阳烤炙得发烫的水泥板上,坐过了一个特别需要进食的正午。一大早水米没有沾牙,就从六十里以外翻山越岭赶到县城来,又给皇榜高中这么大的激动揉弄过,我们早饿得前胸贴到后背上去了。而那天我们都很富有,除了父亲给的十块打酒钱,每人还有几块零花钱,完全可以吃到一碗烩羊肉加一个葱花饼,然而,我们就那样坐着,任饥饿咬噬着我们的五脏六腑。张啸说:“饥饿能够使一个人更真切地体味你的幸或不幸。”这话至今还萦绕在我耳边。
  电话铃响了,青青问回不回家?我说要赶个材料,你和儿子出去随便吃点吧。我不想让青青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明天青青要到另一个城市进行学术交流,我想还是等她回来再告诉她吧。就在前几天,我们像蜗牛一样驮负着的买房子欠债的沉重大包袱爬行了八年终于彻底甩掉了,这是普通人生活中一个重大的里程碑。以后我们的日子所欠的没有钱了,只有人情。人情是弹性的,我们可以用最真诚的感恩和最长久的时间去偿还。还完最后一笔账债,青青说在近期内谁也不许把任何不幸的消息带回家来。我说就是,我们至少要保证一年的好心情,来享受“翻身房奴把歌唱”的轻松与快活。经过“帝王宴”餐饮中心时,我们决定大吃一顿,到了门口,头往里抻了抻,青青就扯着我说回家去做,今天,我一定比特级厨子还优秀。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对于我们来说张啸的不幸就是我们的不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