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实中的乔厂长走了——《励精图治》与宫本言


□ 程树榛

  在中央党校工作的官力突然来电话告诉我:他的父亲官本言于10月6日早晨因病逝世了。他说:考虑到您和父亲的亲密关系,第一个向您通报。

  噩耗传来,我不胜悲痛。那个生龙活虎般的万人大厂厂长,叱咤风云的哈尔滨市长,名扬神州的改革家,我的亲密无间、肝胆相照的领导、老师和朋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在热泪盈眶的哀伤中,我不禁回忆起我和他相识相交的历程,想起那些刻骨难忘的时光。

  八十年代初,我应人民文学出版社之约,来到北京修改我的长篇小说大学时代》。

  说来话长。我在1957年春夏之交,完成了这部作品,当时因为风云突变,被出版社退稿。“文革”起来后,被造反派从家里抄走,“关”了10年,粉碎“四人帮”之后才又还给我,使我感到庆幸的是,稿子保存得完好无缺。时隔20余年,气候又变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李景峰先生听说我手头有这样一部稿子,执意要看。看后非常感兴趣,认为像《大学时代》这样正面描写大学生生活的稿子不多,出版社有意出版这部作品。但是,由于当年我写该稿的时候,条件太差,连正经的稿纸都没有,好多用的是废旧图纸的背面,现在应该誊清一下,顺便也润色润色,于是,就把我招呼到北京来了。经过一段努力,我完成了任务,交了卷,随后被终审通过。

  稿子改完了,我也该“打道回府”了。就在这个时候,时任《当代》大型文学杂志的副主编朱盛昌同志找到了我。因为我是出版社的“常客”,我们彼此已经很熟悉了。老朱手持一张《工人日报》对我说:这上边登了一篇通讯,是写富拉尔基一个大工厂近来的变化,其中重点写了工厂的新厂长敢想敢干的事迹,很有点意思;你是富拉尔基来的,知道不知道这个情况?我笑着对他说:这就是我们工厂发生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我说我和宫本言认识得并不是很早,他上任富拉尔基中国第一重型机器厂厂长时方才见面。

  当时,“四害”刚除,普天同庆。富拉尔基第一重型机器厂(以下简称“一重”)的职工也和全国一样,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中。

  但是,由于“文革”带来的恶果太多太重,各项工作迟迟难以恢复,生产处于半瘫痪状态。领导班子换了一茬又一茬,群众纷纷寻找新出路。我当时正在这个工厂做技术员,也有些心动,工作已经20余年了,各个方面都不大理想,特别是人际关系不很顺达,入党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前途一片渺茫。当年,我们这个号称“藏龙卧虎”的大厂,很快成为外单位“挖墙脚”的主要对象,技术骨干们纷纷“孔雀东南飞”。

  中央有关部门决定调任号称“官大胆”的宫本言来一重当厂长。

  当时,宫本言在机械工业战线已经有些名气,正担任齐齐哈尔第一机床厂厂长,素以敢想敢干著称。他本来是一个识字不多的工人,工作后刻苦自学成为业务骨干,“文革”前就被选拔为副厂长,运动初期被打成“走资派”。他和造反派死顶硬撞对着干。因为出身好,历史清白,作风清廉,造反派也奈何他不得,运动后期便把他“解放”了,让他主抓生产。

  重新工作后,他不仅没有接受教训,反而干出了几件惊世骇俗的事情来。第一,他让那些被罢了官的当权派纷纷恢复了工作,放在生产关键部门,让那些靠造反起家的新官们回到原来岗位干活去;第二,当年,技术人员多年不评职称,宫本言却一下子提升十几位技术骨干为工程师,其中还有几个出身“黑五类”的;第三,他居然在生产工人中搞起按劳分配——实行“定包奖”,捡起了被早已批臭的“物质刺激”。

  现在看来,这些都不过是寻常小事,可是,在“文革”期间,这可都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当时有人听到这些竟吓得伸出的舌头都收不回来了,他们对宫本言说:老宫,你吃了龙肉长了天胆了,竟敢跟上边对着干!可官本言却说:让我出来工作,想把生产搞上去,我就得这么着,否则,我也没法干!

  他这样干的效果还真灵,在那极端混乱的年代,齐齐哈尔机床一厂的生产居然搞上去了,在全国也是个奇迹,“宫大胆”从此声名远扬。过了不久,“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一来,又把他给打下去了,说他是邓小平的忠实信徒。直到粉碎“四人帮”他才被重新起用。不多久,这个工厂完全变了样……

  所以上级决定派他到“老、大、难”的“一重”来当厂长。

  初到工厂,他先沉到最基层搞调研,一沉就是“七七四十九”天没露面,职工们都感到很奇怪。当他摸清情况后,便雷厉风行地大干起来,彻底换了一套工作方法。一年后,工厂大大地变了样。

  他待人也不同于其他领导。对“孔雀东南飞”,他说:敞开大门,让大家飞吧!绝不为难谁。可是,对有些人的去留,他又在私下里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其留下,共同治理工厂。他让一位和我比较知近的同事给我传话:作家人才难得,我们这样的大工厂还养不起一个作家?请他留下来吧,有他写的!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乍听这话,觉得很新鲜,想不到一个工人出身的厂长能说出这样的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2012年第01期  
更多关于“现实中的乔厂长走了——《励精图治》与宫本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