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实中的乔厂长走了——《励精图治》与宫本言


□ 程树榛

  在中央党校工作的官力突然来电话告诉我:他的父亲官本言于10月6日早晨因病逝世了。他说:考虑到您和父亲的亲密关系,第一个向您通报。

  噩耗传来,我不胜悲痛。那个生龙活虎般的万人大厂厂长,叱咤风云的哈尔滨市长,名扬神州的改革家,我的亲密无间、肝胆相照的领导、老师和朋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在热泪盈眶的哀伤中,我不禁回忆起我和他相识相交的历程,想起那些刻骨难忘的时光。

  八十年代初,我应人民文学出版社之约,来到北京修改我的长篇小说《大学时代》。

  说来话长。我在1957年春夏之交,完成了这部作品,当时因为风云突变,被出版社退稿。“文革”起来后,被造反派从家里抄走,“关”了10年,粉碎“四人帮”之后才又还给我,使我感到庆幸的是,稿子保存得完好无缺。时隔20余年,气候又变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李景峰先生听说我手头有这样一部稿子,执意要看。看后非常感兴趣,认为像《大学时代》这样正面描写大学生生活的稿子不多,出版社有意出版这部作品。但是,由于当年我写该稿的时候,条件太差,连正经的稿纸都没有,好多用的是废旧图纸的背面,现在应该誊清一下,顺便也润色润色,于是,就把我招呼到北京来了。经过一段努力,我完成了任务,交了卷,随后被终审通过。

  稿子改完了,我也该“打道回府”了。就在这个时候,时任《当代》大型文学杂志的副主编朱盛昌同志找到了我。因为我是出版社的“常客”,我们彼此已经很熟悉了。老朱手持一张《工人日报》对我说:这上边登了一篇通讯,是写富拉尔基一个大工厂近来的变化,其中重点写了工厂的新厂长敢想敢干的事迹,很有点意思;你是富拉尔基来的,知道不知道这个情况?我笑着对他说:这就是我们工厂发生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我说我和宫本言认识得并不是很早,他上任富拉尔基中国第一重型机器厂厂长时方才见面。

  当时,“四害”刚除,普天同庆。富拉尔基第一重型机器厂(以下简称“一重”)的职工也和全国一样,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中。

  但是,由于“文革”带来的恶果太多太重,各项工作迟迟难以恢复,生产处于半瘫痪状态。领导班子换了一茬又一茬,群众纷纷寻找新出路。我当时正在这个工厂做技术员,也有些心动,工作已经20余年了,各个方面都不大理想,特别是人际关系不很顺达,入党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前途一片渺茫。当年,我们这个号称“藏龙卧虎”的大厂,很快成为外单位“挖墙脚”的主要对象,技术骨干们纷纷“孔雀东南飞”。

  中央有关部门决定调任号称“官大胆”的宫本言来一重当厂长。

  当时,宫本言在机械工业战线已经有些名气,正担任齐齐哈尔第一机床厂厂长,素以敢想敢干著称。他本来是一个识字不多的工人,工作后刻苦自学成为业务骨干,“文革”前就被选拔为副厂长,运动初期被打成“走资派”。他和造反派死顶硬撞对着干。因为出身好,历史清白,作风清廉,造反派也奈何他不得,运动后期便把他“解放”了,让他主抓生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