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白色的天幕下


□ 田崇雪




晚明的天空,竟借张岱的一则性灵小品作了象征性的描述。因其字数不多,抄录于此: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住湖心亭看雪。雾凇沆荡,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天空是崇祯五年十二月西湖的天空:“雾凇沆荡,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人是生于明万历二十四年(公元一五九七)卒于清康熙十七年(公元一六七九)活了八十二岁可称得上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典型的张宗子。景是西湖大雪的“萧瑟”、“冷酷”与“荒寒”。情是到了“极无烟火处”的“落寞”与“感伤”。理则是人在自然强力面前的微不足道:“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我想,这“天空”、这“情”、这“景”、这“理”决不限于崇祯一朝,决不限于西湖一地,也决不限于张岱一人,它应当是整个晚明,甚至是整个大明王朝的象征:冷气森森,寒意逼人。“大明一朝,以剥皮始,以剥皮终,可谓始终不变。”这是鲁迅先生对这个嗜杀成性蔑视生命的王朝的高度概括。不幸的是,为漫长的专制暗夜带来第一束微光的黄宗羲就生长在这样一个朝代。



公元一六一○年八月八日,明万历三十八年,在浙江余姚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家,一个两额上分别长有一黑一红两颗胎痣的男婴降生了。这带有“日月双痣”、预示着将有非凡前程的男婴就是我们应该永远记住的黄宗羲。
还有值得我们记住的一件是,他与大明王朝的末世之君崇祯帝同庚。在明王朝的十七个皇帝当中,万历皇帝还算是比较“仁慈”的,但他却有一个其他皇帝所没有的特点:“罢早朝”。自“万历十五年”始至“万历四十八年”终,“从此君王不早朝”。他把自己“囚禁”深宫,一囚就是三十三年,抽大烟,睡大觉,抽了睡,睡了抽,这就是万历皇帝的“日常工作”。这种破天荒的“无为而治”恐怕该上吉尼斯大全了。
公元一六一六年,万历四十三年,黄宗羲七岁,父亲黄尊素始中进士。从此,这个世代书香的平民家庭便彻底改变了身份,跨入了大明帝国的统治阶层。常年跟随父亲,被书香熏染出来的黄宗羲从小也养成了嗜读的习惯,祖父、父亲的开明、正直、颇多忧患都给年轻的黄宗羲以莫大的影响。
黄宗羲喜欢看稗官野史之类的书籍,每每在完成额定的功课之后,他便偷偷地搜寻一些演义小说之类的书去看。他在晚年回忆母亲时说:“宗羲此时年十四,课程既毕,窃买演义,如《三国》、《残唐》之类数十册,藏之帐中,俟父母熟睡,则发火观之。”母亲为儿子的前程担心,告诉了父亲,没有料到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禁之则伤其迈往之气,姑以诱其聪明也。”父亲的意思是:强行禁止他读小说,会损伤他的求知欲,不如以此来启发他的智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