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游戏规则(中篇小说)


□ 李辉

  一

  那年老秋我进了公安局。不是因为犯了事,让人家抓进去的。我虽然不懂法,又是个不大懂事的普通老百姓,都跨人新世纪这么多年了,我的脑袋里还只是盛着一点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之类的老掉牙的古典律条,实在落伍得可以了。但我这人善良,做点坏事别人不说话,自己先就把自己判了。举例说吧,有一次,大约是我二十七八岁年纪时的事情吧,我遇上一位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美丽姑娘,姑娘的美把我震动,我一时不知东西南北了,竟傻头傻脑地盯着人家看,一气看了十多分钟,或许是二十几分钟。为这事我判了自己两个月的监禁,两个月整整六十天我没有动妻子一下。所以我认为善良的人一般不会犯法,犯法也不会犯到格儿外头去。

  明白说吧,我进公安局是去干工作的咧。这么笼统一说不好相信,其实不把事情说清楚我自己也没法儿信,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公安局是个什么地方,像我这种无根无基又没上过大学的庄户主儿,想进那地方工作除非吃错了药,就是吃错了药也不敢想望的。况且我试过,试过许多回,那时候仍然在尝试着,盼望进一个饭碗牢固的单位工作,亲戚朋友寻遍了,亲戚朋友的亲戚朋友也寻遍了,结果一丝门路也没抠搜到,金碗银碗单位的大门冷冷地朝我关闭着,内心深处我已经绝望了。但事情就这样出其不意地发生了。那天上午我跟妻子正在地里掰苞米,一辆小轿车拉着警笛跑出村落,直接跑到我家苞米地头上。俗话说做贼心虚,面对警车,我这个心里无闲事的人却发起了抖,竟一下子想到了那一次直视美丽姑娘的事。妻子也哆嗦起来,红红着脸不知咋办是好了,我猜想她心里也在极速推磨儿。

  首先钻出车来的是我们的张支书,张支书一出车门就朝我们招手,嘴巴咧得天大,我没见张支书朝我这么样笑过,简直要高兴坏了的样子。第二个下车的是一个中年公安,公安也朝我们笑起来,不过他的笑没那么夸张,是笑眯眯的,终于遇见亲人了的那种。我和妻子疑疑惑惑地走过去,张支书抢过来拍住了我的肩膀,大刘哇,说出头你就出头了,一家伙调进县公安局去了,以后咱们村出了事有说理的地儿啦!接着他向我介绍中年公安,说公安叫程科长,往后就是我的顶头领导了。程科长握住了我的手,接连说了两个你好,然后就说我是个人才,十分难得的人才,公安局好歹才寻找到的人才。张支书打断程科长的话,程科长,咱们先去吃饭吧,人才的事有空儿谈。程科长说好好,那就吃饭时细谈。程科长是个容易激动的人,他没有等到吃饭,在车上就把事儿跟我详细说了,他说事情是这样的:县公安局缺一把水平高的写手,一样内容的稿件,人家局里出来的上了头版头条,光荣得要命,他们的却如同泥牛入了海,连个回音也听不到。一样事迹的材料,人家的成了典型到处讲用,他们的则进了废纸篓。眼睁睁把机关荣誉给耽误了。局领导便像搜捕犯人那样张出网去,把我当做那个高手捞进了网里。

  要知道我已经三十三岁了,从泥窝尿窝的乡村忽然窜进了溜光水滑的城市,而且穿上了怪吓人的警服,干上了老百姓望而生畏的警官,当然是牛死了。我的情况不完全是这样。牛气是牛气,但没有牛气到天上去。原因是我钻进了牛角尖,以为天下最好的活计是看书、写书,如能满足我这两大嗜好,把我当犯人看管起来也行的。假若不允许我看书写书,要我进城当县长我恐怕也得考虑考虑,结果肯定是坚辞不受。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够露骨的了,我跑到县城里来端这只好饭碗,骨子里看中的其实是县城里的图书馆,是城市这个书卷味浓厚的文化圈儿。真正的目的是干私活,看书,写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