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废墟中的诗意


□ 高维生



人与人的交流,形成文字非常重要,记下生命中的思想,精神的追求,人类发生的重大事件。翻开厚重的史书,读前尘往事,读唐诗宋词,我们被语言的质朴和韵律感动。
语言有纹理,它像树木的质地,自然流畅,不僵硬。一个个字,一个个词,蕴含鲜活的生气,它需写作者驾驭语言的才能和苛刻。童年我在山区生活过一段,那种感受很难忘记。我住在村边的一间泥土草屋,土坯火炕,远处的山冈,晴天显得高耸,阴天则被浓雾缠绕,北方的大山像传说的那样,有太多的神,太多的传说。老屋门前一条从山中流出的溪水,随地势起伏,溪水流过时,发出不同的声音。溪水的弹奏和大自然的变化有关系,夏雨中的溪水,自由,欢快,清脆。秋雨中的溪水,凄切,浑厚,苍凉,让人有一丝感伤。离开山村多年了,溪水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晰,仍然纯正。
城市的夜晚总有一些乱杂,楼道响起沉重的脚步和关门的碰撞声。坐在灯下,捏着钢笔,面对铺开的稿纸,我寻找漫着阳光气息,有溪水声音的语言。语言不是阿拉伯数字,不是数学公式,她有生命,有自己的个性和强烈的道德感。如果我所用的文字,像扎在心间的山溪般的清纯,宕跌流动,那么我的文字与别人不同,穿过污浊、喧嚷,在这个时代奔走......



书房不需布置得华丽。自己热爱的书,哪怕不读,每天进去看一眼,抚摩一下,就像走进大地充满激情
有了独立的空间,我像漫步森林,每一本书像有百年、千年年轮的树,枝繁叶茂,林阴匝地。作家就像劳动者,穿着朴素,挥动老式的、笨重的工具,在树的周围工作。那些景仰的身影,沉默的一生,写出的书,值得我们大量地阅读。写作不是一种职业,它是真情的流露和责任。写作者确定了目标,就像加入了组织,有了严格的纪律,奋斗的方向。他不辞劳苦,全心全意为之努力。一些诱惑,浅薄的应酬被拒门外。一个人全身心投入地做一件事,心中少了杂念。有一年,我在黄河滩地上散步,正是小麦收获的季节,空气中凝滞麦香味。麦子一片金黄,尖尖的麦芒,守护饱满的麦粒。麦子还没全部收割完,我摘了一穗麦子,闻着清香。地头摆着瓦罐和竹笠,中年妇女蹲在麦地中,挥动镰刀,身边躺下一排割倒的麦子,汗水浸湿的衣衫紧贴身上。镰刀割麦子的声音,节奏鲜明,这种声音渗进心质。中年妇女并没为我的到来回一下头,她始终不停地收割,身体、麦子、天空、大地结成一体,淳朴的劳作,没搀一点虚假的夸张。
我站了很久。
面对洁白的纸张,想到麦地中的妇女。我尽可能地认真,摈弃私心和浮躁,端正态度。真挚地写下每一个字,挤出泡沫似的水份。



我们每天接触大量的信息,口传的、报纸的、网上的、电话的、短信的,好像没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能够安安静静的。
办公室各种报纸、杂志花花绿绿,印刷精美,版式讲究,吸引人的目光。一杯清茶,一篇矫情的小故事,一段社会新闻,一条诱人的彩经。大多数生活类报纸,版数多多,封面是铜版纸印刷的美人照或影星大照片。许多时光,就被这样的阅读消耗掉了。
年轻人漂亮的皮包里装着卡通书,嚼着口香糖,不时地被有趣的卡通形象逗笑。也有的从时髦的衣袋中拿出武侠小说、畅销书,不分场合,精力集中地读了起来。更时尚的是倚在窗前,拿着彩屏手机,听着和弦的音乐,不断发出花样翻新的小段子。
我很少见有人在读一本精典的名著。
一双双纯真的眼睛,懒得去瞧厚重的名著,他们觉得那些书太古老了,像埋在地下的出土文物。我在书店中观察过一群年轻人,涌在流行书架前,兴奋地翻动,他们依懒广告宣传,不想费脑筋去读名著。经过岁月的淘洗,尘埃无法遮盖住的书,像燃烧的圣火,在传递人类的精神。我害怕新出的一些书,散发俗气和肉体味,连名字都不愿看,不想从书架子上取下来,我的眼睛蕴藏了苦难的记忆,中年人的阅读有选择,有他的价值尺度,不会为花哨、刺激的内容所打动,盲目地信任一个作家,一本书。
小时候,对大人说的话不理解,父母对我交朋友极严格,天一黑,不准出门去看电影,去玩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经历多了,阅读了很多的书,才知道父母希望我有一个成长的好环境,怕跟不三不四的人混一起学坏了。琢磨这个道理,若有所悟,其实许多事情相通。读书像找朋友,对一个人太重要了。找好书并不是一件易事,这本书不一定厚,多少万字数。一本书的沉稳,持重,并没因时间流逝消声匿迹。她被岁月之手擦磨得更加光亮,这是好书啊!浅薄的书,像流行歌曲,不等人们学会传唱,记住几句歌词,就无声无息了。没自尊的人写出的书,经不起风雨的淋漓。
书和书有很大的区别。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