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俘营(报告文学)


□ 赵大年

战俘是不是罪犯?他们与战犯、间谍、恐怖分子不同吧?然而国际间长期扣押战俘、虐待乃至屠杀战俘的事件屡见不鲜。美国自我标榜为“人权卫士”,却奉行双重标准,至今还在寻找他们侵略朝鲜、越南时的军人遗骸,同时又掩盖其虐待伊拉克战俘的丑闻。据说英国有条法律,事隔30年后,机密档案也可以解密,供研究人员查阅,目的大概是总结经验教训,“还历史以真面目”,或曰“填补空白”。事情有大有小,我这个小人物,在事隔半个世纪之后,也愿意对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营里的若干小事情作一些“补白”。

一,飞贼的恐惧
1951年秋天,我们志愿军某部文工团在行军途中,头顶上发生了一场空战。几架美军“油挑子”(F-80)战斗机遭遇我军“银燕”(米格-15)的截击,上下翻飞,机尾拉着白烟,这一条条白烟几分钟内不会消散,在湛蓝的天空画出它们飞行的轨迹,煞是好看。虽然此种场面司空见惯,“油挑子”自身难保,也不会俯冲下来扫射,文工团长还是命令我们“进路边树林休息!”
朝鲜战争初期,美军完全掌握了制空权,十分猖狂,每天出动上千架次飞机,不仅轰炸军事目标,道路桥梁,将朝鲜大部分城镇夷为平地,还把炸弹扔到我国安东(丹东)市区。我们跨江作战的头一天,就在被炸毁的东北电影院瓦砾堆前开过誓师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是非常实在的。过江以后我们参加过抢修野战机场,头顶照明弹,在敌机轮番轰炸、不断排除定时炸弹的情况下连夜抢修,为的就是让我军“银燕”能够随时起飞抗击敌机。现在躺在小树林里仰观空战,心里当然高兴啦。
瞧,“油挑子”害怕了,纷纷扔掉它们的副油箱,准备逃跑。这种喷气战斗机耗油量大,机翼两端各挂一只纺锤形副油箱,好比挑着一担油桶,所以我们叫它“油挑子”。这家伙一旦遇到空战,为了减轻负重,提高速度,就把副油箱扔掉,换言之,它已不能完成原定的作战任务,在油料耗尽之前只能逃跑。那些副油箱像柳叶般地飘落下来,如果不是行军途中,我们就会跑去把它捡回来,用这粉红色的航空油洗棉袄棉裤,去污力强,干得快,还可以彻底消灭虱子虮子,铝镁合金的油箱外壳又很容易制作水桶、板凳……正在感到可惜,一架“油挑子”冒着黑烟倒栽葱,眼瞅着那降落伞挂在了树上,飞贼脚没着地就被我们捡回来了。
这个飞贼相当老实,根本没打算反抗,被缴了枪之后就高举着双手,乖乖地跟在我们文工团的行军队伍里,不靠前,不落后,更不敢靠边走。
他这副模样并不可笑。谁都明白,今天算他小子好运气,落在了我们手里,否则,要是被朝鲜妇女抓住,也许顷刻之间就撕成了碎片。
朝鲜妇女恨透了美国飞贼。尤其是“油挑子”和“野马”(P-51)战斗机,它们肆无忌惮地钻山沟,超低空飞行,把杨树叶子刮落一地,扫射村庄,追杀妇女儿童,连一头黄牛都不放过。我们能看清飞贼的脸,近在咫尺,他用机枪扫射,我用步枪还击。
入朝以来,我们对美国飞机熟透了,天天见面嘛。甭睁眼,也能听出B-29、B-36这种轰炸机带没带炸弹?声音沉重,是过路的,声音轻飘,是扔过炸弹返航的,都不用搭理它,“单兵不怕炸”。最讨厌的就是“油挑子”和“野马”,说实话,对这些见过面的飞贼,我们文工团员同样恨得牙痒痒。
现在这小子还高高地举着双手,乖乖地跟在文工团的行军队伍里,穿过被他们炸毁的村庄。他必定胆战心惊,唯恐从那残垣断壁后面冲出一群朝鲜妇女,向他复仇索命。为什么单单害怕朝鲜妇女呢?今天的读者朋友不知道,但是志愿军战士们都知道,美国飞贼也知道,当时朝鲜村庄里的男女比例是1∶8!男的是阿爸几(老大爷)和阿得里(小男孩),青壮年男子几乎全部参军了,许多人作战牺牲,许多人被困在南方……北朝鲜家家都是军、烈属。因此,与其说飞贼害怕朝鲜老百姓,倒不如干脆说他害怕朝鲜妇女。他每天低飞扫射的不就是这些妇女儿童吗!
文工团员是准军人,小布尔乔亚,除了背包、米袋子,还背着腰鼓、手风琴。行军速度不快,走一小时,10公里,休息10分钟。几次有人把飞贼的胳膊拽下来,他都急忙再次举起,而且举得更高,表示真心投降。这小子长得挺好看,蓝眼珠、黄头发,比我大两岁,20出头。他驾机扫射的时候很凶残,现在像条夹尾巴狗,跟定了志愿军,寸步不离。女兵在议论,“他胳膊不酸哪?”戏剧队长知道我是南开的高中生,让我用英语告诉他:投降之后就不必老举着胳膊了。
我翻译了。这小子听见英语,就像遇到了上帝,高兴得热泪盈眶,立刻坦白交代,他叫布朗,加利福尼亚种葡萄的农夫,参加韩战是为了挣钱。他哥哥曾经参加陈纳德的飞虎航空队,6年前在中国献身于反法西斯战争。
我把布朗的自白翻译给队长、团长听。团长笑了,说这小子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词儿,懂政治,就说自己是农夫,还扯上了陈纳德的飞虎队。让我告诉他:中国人民志愿军宽待战俘,不必害怕,到了宿营地,就送他去战俘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