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颜喀拉


□ 海 桀


1

亦东接到省舞蹈家协会的正式通知,他被抽调到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三江源》的编创中心任藏族热巴舞的编导,集中创作前,他获准到三江源地区的玉树再次体验生活。玉树距离省城删多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那儿的藏族歌舞历史悠久,风骚独领,是雪域高原最富情调的地区之一。普遍的说法是,在玉树,康巴人激情的天堂里,孩子们不会说话就会唱歌,不会走路就会跳舞。这对亦东这样的歌舞行业的痴迷者来说,是真正可以疯狂的诱惑。糟糕的是,就在这时他的婚姻出了麻烦,妻子林虹向他提出离婚,已经带着孩子回娘家了。他很沮丧。可还是决定先去玉树,到巴塘草原拜访一位名叫尼玛江才的传奇艺人,他的歌舞被认为有迷狂、顿悟和神灵附身的境界。他想在他那儿寻找正在消失中的人类生命本真里的原初的声籁,这不仅可以丰富他的创作,更在于能零距离对舞者神韵的情境,在理性的触摸中有一次真正的贴近。他已经接到了州歌舞团丹措的电话,说老艺人刚从西藏回来,身体不太好,目前正在巴颜喀拉山下的雪山乡调养,她已经作好有关安排,催他赶紧过去。他异常兴奋,这样的机会一辈子只有一次,绝不能放过。动身前,他去看孩子,向林虹一而再地解释必须去玉树的原因,说大约10天就能回来。林虹说,你这个人,我早就失望惯了,回不回来是你的事,我准备自己带朵朵去法院!他被噎得眼冒金星,却也无可奈何,俩人的矛盾已经到了再也不能激化的地步。
第二天,亦东搭乘长途大巴上玉树,车到日月山顶,他注意到西边的天空已不再透明,一片片带钩的云丝浮在瓦蓝的天幕上,隐隐约约给人以大风将至的感觉,而且护理得很好的膝部,又有了酸溜溜麻酥酥的滋味,与昨天明显不同的是,整个小腿软绵绵的,丝丝缕缕的寒气,像数不胜数的小虫儿,在两腿的骨头缝和腱鞘间蚕蛹似的拱动着,很像针灸时的针感。
他知道天真的要变了,就像他风雨飘摇的婚姻。
说来可悲,他从强烈的阳光里可以嗅到阴云的气味,却无法在生活里把握情感的脉息。
总以为,不就是相互的脾性拗点嘛,再怎么着,也不至于说翻就翻,连重新开始的日子也不愿意尝试吧,况且还有孩子。但现实就是这样,个人行为的合理与否,不能作为家庭生活的判断标准。而要理性地面对,不谈责任,不抱怨,不歇斯底里,不妄加猜测,不太苦太累,他需要适宜的情调和轻松的氛围。比如说,找一个环境宁静、气氛祥和的地方,一家人相安无事,好好过上一阵子,在具有实质内容的亲密和了解里,认真审视一下彼此的内心,或许会有意外的改变。即便无可挽回,起码能把事情了结得自自然然、明明白白,不至于事到临头还茫无头绪……
想着想着他笑了,他为自己乌托邦式的情怀哑然失笑。多么幼稚,你怎么能够在现代剧的感觉里想象牧歌式的离婚,简直太荒谬了……
他的眼前浮现出林虹因生气而娇嗔执拗的样子。
说起来,俩人的缘分就与巴颜喀拉山有关。
那是7年前8月里的第一个周末,他搭乘同学的卡车第一次到扎西科草原去看赛马,在巴颜喀拉山口的一个弯道处,碰上一起车祸。一辆省二医院的救护车不慎滑下路基,歪倒在仅能容下一辆汽车的土台上,只要再稍稍往外一点点,哪怕轻微晃动一下,肯定车毁人亡。即便这样,车里的四个人中还是有一个受了伤,这个人就是林虹,她是车上的护士,随主治医师探视省扶贫康复中心小儿麻痹矫正术的病人的康复情况,想不到遇上了翻车。亦东他们的车一停,救护车的司机和带队主任就急忙过来,请求帮助,把他们的伤者送到结古镇的州人民医院进行救治。林虹被扶上了车,她左臂的肘关节脱了臼,鼻子和额头碰出了血。因驾驶室只有三个座,其他人只能就地待援,主任就把林虹交给了亦东。巴颜喀拉山口海拔50阗多米,林虹因高山缺氧本来就头疼恶心,痛苦不堪,再加上失血受伤,就有些顶不住,一路上面无血色、呕吐不止,完完全全失去了自理能力,全靠了亦东的护理才挺了下来。赶到结古镇,已是晚上10点多了,司机把他们送到医院,因急着卸货,第二天一早还要返回西宁,就撂下他们匆忙走了。还好,林虹受的只是外伤,值班医生很轻松地就给她的肘关节复了位,说没必要住院,又不是急症,这么晚啦,手续也办不上,明天过来拍片检查就行了。就这样,亦东把林虹带到了州政府的招待所,登记好房间,又敲开一家临街小店,买上方便面午餐肉之类的东西,要来开水冲泡好了招呼她吃上,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那天晚上,他无比殷勤关怀备至地陪她到了天亮。
亦东苦笑,每当想起俩人的缘分,他总有酸甜苦辣的冲动。
那时,他还是一名职业舞蹈演员,而她是卫校毕业不久的护士,演员与护土成亲的概率很小,可他俩真的成了,从认识到结婚只用了三个月。这主要是林虹的怀孕造成的,她不肯为此采取任何措施,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无奈之下,只有结婚。这使他俩恋爱的过程过于短暂和单纯,仿佛一觉醒来,女儿朵朵就诞生了,生命的意义不同了,情感改变了,生活的脚步也由此变得真实而凝重。尤其是在林虹必须要值夜班的日子里,不得不独自面对孩子的亦东,只好硬着头皮,使出浑身解数,全力以赴扮演好母亲的角色。遇上夜班和演出的冲突,那就是灾难,整个晚上只能把孩子完全托付给小保姆,那种揪心的牵挂,想想看吧,简直就是暗无天日。就是从那时起,告别了美好时光的亦东,不光没了创新的激情,连舞蹈也不再痴迷了,他没有了交流的时间,没有了练功的动力,没有了探索的抱负。逢人便说,婚姻绝对是爱情的坟墓,绝对是艺术的地狱。朵朵三岁前,绝望的亦东,在毁灭的边缘里苦苦挣扎,但夫妻俩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危机。就在这时,林虹的母亲退休了。她接走了外孙女,把他俩从养育的艰辛中解放了出来。然而,福兮祸之所伏,正是这骤然的清静,使他俩在彼此个性的展示中,遇上了对方从不知晓的另类的真实……
分享: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