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座位


□ 钱良营

  一

  下午的全体教师会上,教务主任陶老蔫宣布季小桃代理四(三)班班主任,这让她有些意外。班主任是既辛苦又忙碌的差使,整日被一些杂七杂八的琐事纠缠着,你就是有分身术,也应付不完那些棘手的破事。散会后本打算堵了陶老蔫讨个说法,把这差事辞掉,陶老蔫却被校长叫走了。季小桃一肚子不满。出了校门,手机又老是不停地响,连续接了几个,就有些发呆,这些人咋像长了顺风耳似的,她这里还没打算接任这差事呢,人家就得了消息求上门来。

  季小桃高挑个儿,肤色嫩白,面目清丽俊秀,加之一日三换的流行时装打扮着,走起路来就如一道风景,朝那儿一站又像一片彩虹,是全校上上下下公认的美人胚子。初进这所学校时人称小美人,过了一段又被叫做大美人,不知从啥时候起,又改口喊资深美女。有了美女的资本,在个人婚姻大事上才拿捏得比较严谨,小姑娘的时候她挑剔人家,后来和她同龄的男子大都好汉有主,娶了娇妻生了贵子,情势便急转直下,如小汽车爬山坡翻了跟头。把个儿颠倒过来了,人家又开始挑剔她。可是她自我感觉良好,硬撑着不肯降低标准。挑来捡去,就把自己“剩”了下来。眼看已是年过三旬的大龄老姑娘,正是抓紧业余时间“全面撒网重点捕鱼”的关键时候,陶老蔫又给她“笤帚疙瘩安个帽”儿。宣布让她代理班主任。班主任的工作要比她原来的工作多花费数倍的时间和精力,季小桃大量的业余时间和精力都要为摘掉“老剩女”的帽子所耗费,现在却出现了拐点,要把她的时间和精力挤走,去照料那些孩子们。对季小桃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或者是忙中添忙。更让季小桃生气的是,班主任还是个代理,这不是作践人吗!只听说省长市长县长有代理的,哪听说过一个小学校的班主任还有代理的?

  第一个电话打进来的是田甜的妈王凤。王凤是医院的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和季小桃又是一个小区的邻居。季小桃的嫂子给她生侄儿的时候难产,季小桃从学生的家庭信息父母一栏里认识了王风,关键时刻,这点人脉资源不能不利用。季小桃买了一箱红富士,一件精品牛奶,找到王凤,意思很明确,求王凤多多关照。王凤也是个爽利人,亲自操手术刀,在嫂子的肚皮上切了一道口子,取出一个六斤六两重的大胖小子。母子平安。在王凤的关照下,各项费用也减免了不少。王凤对季小桃家有恩,因此对王姐的独生女田甜也格外的照顾,季小桃教数学,就让田甜当数学课代表。其实在班里,田甜的数学成绩并不是最好,让田甜当数学课代表有些同学还提意见,有意见也要保留,季小桃就这点权力,不能不用。这也算对王姐的回报。

  王凤在电话里说:“小桃,恭喜你!” 、

  季小桃一下子没明白自己喜在哪里:“王姐,搞错了吧?”

  王凤肯定地说:“没错,妹子,主任都当上了,还不是大喜事嘛!”

  季小桃笑了:“啥主任呀,不过一个班主任,还是‘代理’,在学校里这不算个啥官儿,充其量是个孩子王。我正要找陶老蔫理论呢,这要命的差事咋就安到了我头上?”

  王凤急了:“妹子。别别!在俺们这些家长眼里,班主任比局长市长的官儿都大。别的不说,就说孩子的座位吧,排前排后,排左排右,还是排在中间,不是班主任一句话的事儿!我说妹子,就这一码事,家长们还不都敬着你、上赶着巴结你!妹子,姐先给你打个招呼,你这主任一上任,咱田甜那个座位可得再给她朝前挪挪。上学期她一直坐在第四排,这学期得把她挪到第二排去!妹子,姐这点小要求不为过吧?”

  哕哕嗦嗦一大堆,让季小桃哭笑不得,这代理班主任还没上任呢,人家就把你捧得局长市长似的,都哪跟哪啊?不过,也明白了王凤给她打电话的用意。座位是按照学生们个子的高低编排的,田甜长了个像向日葵杆一样高的个头,第四排还是季小桃和前任班主任牛洁打了招呼才调的。她还不满足。可是,既然求人家帮过忙,这么点小要求若拒绝了,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只好满口答应:“放心吧,王姐,你说的事我记下了。”

  这边刚收了线,铃声又响起来,季小桃看了看来电显示,右手食指轻轻一点,掐了。可是,没过半分钟,铃声又固执地响了起来,季小桃想,这个电话若不接,恐怕会一直响下去,只得接通了电话。

  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过来:“嗬嗬!小桃,刚升官架子就大了,连电话也懒得接?”

  这是季小桃高中时的同学齐大全。季小桃和齐大全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历史,本来都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可是,人已经朝“三”奔去的时候,齐大全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并且锲而不舍地黏上了她,就如“哥儿俩”粘胶,弄到手上,洗不净刮不掉的。

  齐大全长得身材魁梧,国字形的脸膛,浓眉大眼,论长相还是挺男人的。上高中时,季小桃还是蛮喜欢他的,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季小桃发现,她和齐大全成不了事。齐大全家居农村不说,关键是这个人胸无大志,空长了一副伟岸的男子汉躯壳,学习成绩老’是排在后几名,每次期末公布考试分数,连季小桃都为他脸红,他却大大咧咧,不以为然。还是个夸夸其谈的话篓子,你给他搬个梯子,他就能上天似的。俩人如放在蒸笼里的馒头,刚点了把火,才刚冒热气,季小桃就跳出了蒸笼,和这个“胸无大志、不求上进”的阿斗拜拜了。

分享: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座位”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