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责任.完美——访制作人朱大坤


□ 张宏飞

责任.完美——访制作人朱大坤图片1
要约大坤老师做个采访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刚做完了全国巡演,在上海的第二轮演出也即将展开,对于身为制作人的他来说,这段时间他生命里的重中之重就只有三个字——“金大班”。

先要市场,再要艺术

和大坤老师聊天,他总会问你一个问题,当艺术和市场发生冲突的时候,谁让谁?因为这是他近10年来无时不刻在思索的事,对他而言市场必定是要依赖于高质量的戏剧,对艺术的追求肯定是确保市场占有份额的必要条件。但是一旦市场跟艺术发生冲撞的时候,肯定是首先考虑市场,这是他通过长时间的实践后得到的答案。现如今马上紧接着文艺体制的改革、文艺体系的转制,这一切的一切是往市场经济在转化,因此不确立一种理念的话,连生存都会成问题。作为一个艺术家可以不考虑市场,但大坤老师作为一个制作人不得不考虑市场。

责任 完美

别看大坤老师人高马大,精力旺盛的样子,其实已经60开外了(很多人听说这个都三个字:开玩笑!),从60年代开始从事舞美设计,到后来改行当制作人,他已经从事戏剧40余年了。作为老美术设计师,他至今还不忘经常过过瘾,当了9年制作人,说明书和海报几乎全是自己设计的,也算是缅怀一把老本行。
之前的一段时间听说大坤老师生病了,最近才复原。没休息好,又带着张疲惫憔悴的脸来上班了。他说多年来,有四个字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这四个字就是:责任、完美。
当制作人九年来他始终如一,哪怕立马倒下,也要追求这四个字。现在一天15~16个小时的工作量,对他来说绝对是超负荷运转。用他的话来说,每次离开家把门一关的时候,就想“老子今天晚上就没想再回来了”,曾经有个记者对他说“你很悲壮,完全就是壮士断腕那样。”今年3、4月《金大班》全国巡演前,他忙得不亦乐乎,白天在南京,晚上坐火车到安徽,安徽白天谈完到江西,第二天还得赶回来给学生上课,第三天准备出发到西南,重庆、武汉、成都,机票都订好了,上完课那天晚上,突然大吐血,止不住,一边吐一边跑到医院,医生诊断支气管血管破裂——透支太厉害了。他说,他感觉自己现在似乎是在磁悬浮列车上,一小时要开到480公里,即便想歇一歇也停不下来,速度太快了。
责任.完美——访制作人朱大坤图片2
大坤老师一直说,他这一辈子,似乎就是为舞台艺术而生的。《金大班》算是为他划了一个句号。功德圆满后,明年有好几个戏要等着他去做,其中就有两部戏想跟焦晃合作,搞莎士比亚的作品。他憋足了气要搞一些有气势的戏,比如在中国没有演过的《凯撒大帝》和《埃及艳后》,争取大投入大回报。
现在他最大的奢望就是等把该做的戏都做了后,去俄罗斯和乌克兰待一段时间,感受一下青年时代接受苏联式教学时曾向往的艺术氛围,然后闲下来重操旧业,重拾画笔。

儿子是他最大的骄傲

熟悉朱大坤的人都知道,其实他最骄傲的不是他的舞台,而是他的儿子——现在已经是上海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朱桢。在儿子没有成年之前他一切的行为准则、一切生活当中这样那样的事情都得靠他出主意,而现在儿子已经成熟了,经常会像跟朋友聊天那样的跟父亲谈话。以前人们说这是朱大坤的儿子!,现在说那是朱桢的爸爸!说起这一点,大概每个作父亲的都会引以为豪。朱桢现在毕业四年多了,已经成为上海新生代节目主持人的代表人物了,对于这样的成就大坤老师自然很高兴,但是和一般父亲的不同的是,他常常更清醒地看待朱桢的人生,他认为儿子能够真正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在这个圈子里自立,路漫漫其修远兮。他总是鼓励儿子冒风险,鼓励他迎接挑战,特别在现在这个社会,风险和机缘是并立的。“巨大的风浪象征着巨大的利润”这是哥伦布的原话。而他对儿子说的是:克服浮躁、脚踏实地、日积月累,走向成功的彼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