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过季节的雨滴


□ 浩日沁夫

  ◎浩日沁夫(蒙古族)

  1

  事情缘起于那段曾令我狼狈不堪的爱情游戏。

  当时我妻子在东旗的某个苏木小学,尽职尽责地为那些来自偏远嘎查的孩子们,教唱着赞美人生或幸福生活的歌。我则在盟党政机关所在地那个市的地方志办公室混日子。生活的尴尬和混乱就这么一桩桩地出现,找到我的头上。

  我和妻子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后来她考上师范学校,而我却进入了师范学院。就在这座城市的师范和师院之间,我们的爱情开始成熟。她三年毕业之后,义无反顾地回到旗里并毫无怨言地到了苏木学校。那时满脑子充满理想主义色彩,而且沉湎于对美好未来向往中的我,也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回到家乡去。担任着苏木党委书记的父亲,也几次写信来,向我灌输热爱家乡,更要建设家乡的革命道理。又过了一年,毕业后我却没有面对这样的选择,而是很坚决地留在了市里,可最终我还是与她成了夫妻。两地分居的便利条件,使我陷入了那堆剪不断理还乱的是非之中。

  先是这个与我相处得正热情似火的女孩,偶然看到在自治区首府读大专班的另一个女孩写给我的其实很柏拉图的信,显然像是受了捉弄。那天晚上,她拿着那封信,妒火焚烧满地乱蹿,并发誓要找人写文章,拍电视剧,彻底揭露我的丑恶嘴脸。

  想到嫉妒似乎是女人天性的说法,我任她在地上又吼又叫着充耳不闻。

  后来,我听见她污言秽语地嘟嚷着,摔摔打打地走出去。

  接下来,我便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蒙头睡去。

  第二天起床之后,我才发现她居然拿走了我电饭煲的内芯。看到这个情景,我兀自苦笑着。等我洗漱完毕,走出门撞上暗锁,拿着钥匙准备去反锁屋门时,忽然发现她竞把我给她的钥匙掰断在锁子里,又捅到里面去了。我俯下身眯上一只眼朝锁孑L里看,留在里面的部分很短,我无奈地直起身,大声唾一口,很响地骂了一句。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乌日泽的怪笑声。

  大早起的,跟谁呀?

  我不再骂了,打开院门,只见乌日泽笑盈盈地站在那儿,一脸新鲜的阳光。

  跟你妈!

  心里的怨气一下子涌上来,我使劲在铁皮包着的门上踹一脚。“咣当”—声门锁又撞上了。

  我可真他妈是打铁的烤糊了卵子——没看出火色。这不是自找的吗?

  他在门外骂骂咧咧地说。

  我面带沮丧地站在那儿,心里只觉得很窝火。我没理睬乌日泽的话,呆呆地站在那儿发愣。

  哎,可告诉你啊,头儿通知今天上午开会。

  说完,我听见他在门外开自行车锁的声音。沉吟少顷,我冲大门说,哎,别走啊,我还没喝茶吃早点呢。

  我走过去把门打开。又说,一块儿走,到外边喝奶茶去。

  哪能走呢?找你干哈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