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聂华苓《桑青与桃红》的神话寓意


□ [台湾]陈忠源

  聂华苓的《桑青与桃红》写于1970年,小说的故事从公元1945年至1970年,长达25年之久,其中经历抗日、国共内战、台湾白色恐怖等事件。由于牵涉的议题广而丰富,很多评论者常根据自己对这些事件的了解,去诠释小说的主题。白先勇在《流浪的中国人》一文中,就认为这部作品的主题是探讨中国人在那个动荡的时代,内心的挣扎与煎熬的过程。白先勇说:“这个时代中国人的命运,极端悲惨复杂。”与白先勇持同样看法的,还有叶石涛、彭瑞金等人。

  除放逐的主题外,也有从女性主义的观点去看这部小说的,认为它探讨的是女性在父权文化的箝制下,如何被宰割、牺牲。持这种看法的学者有:梁一萍、范铭如、曾珍珍、郭淑雅、林翠真等人。这些论述容或有歧异,但都不离传统对女性压迫的这条主线,她们藉小说中主角桑青、桃红的劫难,揭露女性在家庭、婚姻、社会、文化、政治、异邦等,所遭受的歧视与压迫。

  异于这条主线的,也有视这部小说为离散文学,认为它是描述散居海外的华裔,生活在异族文化的结构中,如何地被边陲化,以致内心始终在主、客二元——甚至是多元——的处境中摆荡、挣扎,造成种种的矛盾与复杂心理。

  以上所举的大多从女性被宰制、或离散的视点所切入的研究。本文试从小说中的二则神话之象征意义,解读主人公桑青、桃红所显现出来的抗争历程,期能使这部小说的生命力更加丰富。

  二、《桑青与桃红》中的神话

  小说中涉及神话的地方有二:一处是在楔子中的刑天神话:

  赤裸的刑天断了头,两个乳头是眼睛,凸出的肚脐是嘴巴。一只手拿着一把大斧头向天乱砍。另一只手在地上摸索.旁边有一座裂口的黑山,裂口边上有个人头。

  另一处则是跋中的帝女雀填海:

  太阳神炎帝有一个女儿叫女娃.有一天,她驾着一艘小船到东海去玩.海上兴起风浪把小船打翻了。女儿死在海里。她不甘心死,她变成一只小鸟,叫帝女雀,花脑袋,白嘴壳,住在发鸠山上。帝女雀要把大海填平。她从发鸠山衔一粒小石子,飞到东海,把小石子投到海里。她就那么日夜不停地来回飞着,一次衔一粒石子.大海大吼。“小鸟儿,算了吧!就是千年万年你也休想把我大海填平!”帝女雀向大海投下一粒小石子。“那怕就是百万年,千万年,万万年,一直到世界末日,我也要把你大海填平!”东海大笑。“那你就填下去吧!傻鸟儿!”女雀飞回发鸠山又衔了一粒小石子,又飞到东海,又把小石子投在海里。直到今天,帝女雀还在那儿来回飞着。(第5页)

  论者认为聂华苓将这两则《山海经》的神话,摆在前楔与后跋中,是有用意的。它们都是含冤不屈,彰显为理想奋斗、锲而不舍的精神。一前一后,前后呼应,有画龙点睛、首尾圆合的效果。有了这层认识,再去审视女主人公,如何地临难不屈,就更能印象深刻了。

  三、桑青与桃红的抗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华文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华文文学
更多关于“聂华苓《桑青与桃红》的神话寓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