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华兹华斯与王维隐逸思想的比较


□ 石发亮 王致奎

  中外诗人均有崇尚隐逸者,对隐逸精神的赞叹与向往常常见诸于诗歌作品中。隐逸也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一方面,隐逸者的逍遥自在、无忧无虑常为世人所羡慕,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批评他们消极避世。表面看来,隐逸者的确远离了世俗社会,抛开了权力的纷争与利益的纠缠,形成一种脱离现实的外在形象。实际上,隐逸的背后往往隐藏着高尚的追求以及对人性尊严的维护,隐逸有着深刻的内涵。
  隐逸思想在华兹华斯与王维的诗歌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作为热爱大自然的诗人,他们都曾经有相当长的时间在大自然中过着恬淡安逸的隐居生活。隐逸思想是他们诗歌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华兹华斯与王维隐逸思想的历史基础
  在西方,隐逸思想可以上溯到古希腊的犬儒主义学派。他们提倡简朴的生活,抛弃世俗的荣华富贵,追求对自然的回归。这些观点与中国的老庄思想有着相似之处。对华兹华斯有着直接影响的是法国的卢梭。在圣皮埃尔岛的隐居中,卢梭欣喜地发现,“对喜欢悠然自得地陶醉于大自然的美景之中,喜欢在除了莺啼鸟啭、顺山而下的急流轰鸣之外别无声息的环境中进行沉思默想的孤独者来说,这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地方。”大自然的美景和乡村的田园生活使他陶醉。他热爱自然,崇尚自然,认为“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卢梭从大自然中得到了丰富的收获,对自然的热爱渗透了他的整个生命。这种崇尚自然的思想对华兹华斯造成了深刻的影响。华兹华斯对旅行的热爱,以及他在湖畔的隐居都如卢梭所说:“可贵的闲逸的甘美滋味是我要品尝的最主要的第一位的享受,我在居留期间所做的事情完全是一个献身于闲逸生活的人所必须做的乐趣无穷的活动。”亲近自然的生活体现了许多今天所谓的环保观念,人与自然本应是和谐的统一。
  王维的隐逸思想则有着更加深厚的历史基础。儒家的鼻祖孔子认为“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出仕参政是弘扬“道”的手段,是为了辅佐君主,利益百姓。然而现实中的天下往往出现“无道”的时期,君子无力改变这一现实,只有“隐居以求其志”。在儒家看来,隐逸是对“道”的捍卫,淡泊名利的修养是隐逸思想的核心。这种强烈的自觉清醒意识使得士人“隐居以求志,行义以达道”。表面消极的退隐中蕴涵了积极的进取。
  道家思想是王维隐逸思想的又一重要源泉。道家思想以“道”为中心,“道生万物”, “道”是无限广博、无所不包的。“道”又是清静无为的,“无为而无不为。” “无为”是道家思想的重要核心,也是道家隐逸生活的重要基础。“道”的运动是完全天然的,因此,人要顺乎自然才能返朴归真,才能保全真实的本性。道家隐居者遵循清静无为、返朴归真的准则,努力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达成一种自在的超脱。
  而在佛家看来,儒、道都把自然和社会看作实有的存在,执著于“有”,因此也就无从消除是非得失的计较,不能实现真正的超越。外部世界的一切事物既是“有”,又是由心所生的“空”。“空”与“有”本来无异,“空”是“有”的规定与依据,真空即是妙有,二者是相互通达的圆融而统一的。世间无一物不空,无一物不有,关键是不执迷于任何一个侧面,既不执著于“有”,也不执著于“空”,了达真空妙有,才能得到广大智慧,实现彻底的解脱与自由。这种思想使人不执著于有限的得失成败,有助于养成一种宽阔自由的心境。这种心境在王维的诗歌创作中,表现为安闲淡泊的空静之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