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城故事


□ 郭文斌

小赵、小李、小黄,是好朋友,一天早上,三个人同时被公安带走了;邱建国、周凤涛、孙剑峰和赵相如是大学同窗,又分到一个城市工作,赵相如去了一次孙剑峰家,孙剑峰的妻子就死了;徐小斌和何立伟是同事,关系很好,何立伟却把徐小斌打得住了院。这些事看起来都很简单,其实并不简单——为什么呢?

证 据

正是春天,满街的槐树花将空气弄得有点让人想入非非。这天早上,区某单位行政办公室的几个小伙子照例坐在医院斜对面的一棵槐树下吃早点。早点是很能满足人咀嚼感的油条和活血降火的绿豆汤以及那个不算漂亮却有一点性感的女老板。同往天一样,小赵从女老板手里接碗时摸了一下女老板的手,女老板也只是报以会心的一笑。小李则干脆在老板的手上捏了一下,也没见老板有什么不高兴。小黄说按摩可是要收费的。大家就笑。
吃着吃着,有一朵槐花落在小赵的肩膀上。女老板说小赵恐怕是要交桃花运了。小赵说,交不交桃花运你最有发言权。小李说,我们小赵为你都看大夫了。女老板说,怪不得医院里昨天又有两个人的钱被偷了。小李说不偷小赵晚上拿什么给你发工资啊。老板就在小李的背上一顿拳。
吃完早点,老板已经将烟放在他们面前了。每人就又点上一支烟。小李说,这世界就剩下老板一个好人了。小赵说是啊,就老板关心咱们。小黄说关心就不收钱了。老板说,不收也可以么。
抽完一根烟,大家觉得再坐下去就会影响老板的生意,就有点依依不舍地起身。小赵给老板一边付钱,一边说晚上等着我。小李说,他有病,你还是等着我。老板说,你们两个都来。小黄说,还有我呢。老板说没你不少,有你不多。大家就笑。
明天早上见。老板说。明天早上见。三个小伙子说。
回到办公室,每人照例泡了一杯茶,照例边品茶边讲“段子”。
小李先讲:
某县的人大主任给政协主席出了一道题,说,有一个人生了一个孩子,是你弟弟的哥哥,你哥哥的弟弟,这个孩子是谁?政协主席想了想,没有想出来,就打电话问办公室主任,说,有一个人生了一个孩子,是你弟弟的哥哥,你哥哥的弟弟,这个孩子是谁?办公室主任想了想说,那是我么。政协主席就打电话告诉人大主任,那个孩子是他们办公室主任。
小李等着小黄和小赵的笑声,可是小黄和小赵都像木偶一样。小李生气地说,怎么,不够精彩?
小黄说,你都差不多讲了一百遍了。
小李纳闷地说,是吗,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小黄说,听我的吧:
小个子县长晚上去跳舞,几个秘书跟着。秘书看见县长和一个穿长裙的小姐跳得很开心。突然,负责保安的秘书发现县长不见了。他问其他几个秘书看见县长了吗?其他几个秘书说没有啊。负责保安的秘书就急得头上直冒汗。过了一会儿,仍然不见县长,秘书就去问那个和县长跳舞的小姐,小姐说她也没有见啊。这时,秘书发现小姐是四只脚。
小赵说,好像也在哪里听过。小黄说,对,我也听过。小李说,别吹牛了吧,这个段子是我昨天晚上才完成的。
同往日一样,话题最后落在“没意思”三个字上。说着小李将报纸往桌上一扔,说,“学文件(打牌)”吧。就“学”。“学”了一会儿,小赵说他要去一趟医院。小李说,染上啦?小赵说,染上啦。小黄说那可得保密。小李说,是啊,传出去你小子这辈子可就别想沾女人。小赵说咱想染一下也不知道地方。小李说地方本人倒是知道几个,就是腰细。小黄说不是有20元的吗。小赵说20元的还不如梦会杨贵妃。
小赵去了医院,小黄和小李两个又打“十点半”,打了一会儿,小李嫌没意思,小黄说划拳吧,就划。划了几下,小李也说没意思。两人就又向茶杯里添了些水,然后站在窗前看马路上的行人。确切些说是看女人。看着看着,小李指了一个穿旗袍的女人说,还是这个女人懂得展示美学,只开那么一条线,却胜过脱得一丝不挂,能将人的肠子拽出来。小李却指了一个穿超短裙的说,我怎么觉得还是穿超短裙性感,要是让我选择我绝对不会对你说的那个“旗袍”感兴趣。小李说,那是你的水平问题。小黄说,我的水平可是时代的水平。我们作个统计,看每分钟从眼前过去的女人中穿超短裙的多还是穿旗袍的多。小李说,现在的旗袍被长裙代替了。小黄说,就说穿长裙的。
两人就统计,结果,穿超短裙的占70%,穿旗袍和长裙的占2l%,穿裤子的占9%。小李就感叹,这是一个脱的季节。小黄说,下辈子一定做个女人,想活多有劲就活多有劲,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小李说,其实也没多大意思。然后,两人就又讨论胖的女人性感还是瘦的性感。小李说胖的,小黄说瘦的。
正在两人争得不可开交时,小赵从医院回来,将手举在鼻子上嗅着,一副陶醉的样子。小李说,不是“梅”?他说,比“梅”还醉人。接着就向大家报告说他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大家问在哪儿发现了一个什么“新大陆”。他说,医院,收费处———让我的指头告诉你们吧。又在鼻子上嗅一下,吸得滋滋响:绝代佳人,比杨玉莹还倩比孙小梅还性感。小黄问,真的摸上了?小赵说,那还用说。小李说,别吹牛。小赵说,你不信?小李说,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小黄就讲了一个笑话,说从前有一个地主,家里有两个长工,一个高,一个矮。一天,高的给矮的说,小姐和他说话了。矮的说,他不信。小姐从来不和他们下人说话的。高的说,要是说了呢。矮的说,说了明天的活我干。高的就说,晚上小姐洗澡,他在哨眼里看,不小心弄了些土下去,小姐抬起头来说,谁啊。矮的就笑。笑完,说,小姐早上不但和他说话了,还让他等一等。高的说,吹牛,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矮的说要是说了呢?高的说,我明天早上替你给小姐倒马桶。矮的就说,早上他去给小姐倒马桶,小姐正做得响呢,还给他说,等一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