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城故事


□ 郭文斌

小赵、小李、小黄,是好朋友,一天早上,三个人同时被公安带走了;邱建国、周凤涛、孙剑峰和赵相如是大学同窗,又分到一个城市工作,赵相如去了一次孙剑峰家,孙剑峰的妻子就死了;徐小斌和何立伟是同事,关系很好,何立伟却把徐小斌打得住了院。这些事看起来都很简单,其实并不简单——为什么呢?

证 据

正是春天,满街的槐树花将空气弄得有点让人想入非非。这天早上,区某单位行政办公室的几个小伙子照例坐在医院斜对面的一棵槐树下吃早点。早点是很能满足人咀嚼感的油条和活血降火的绿豆汤以及那个不算漂亮却有一点性感的女老板。同往天一样,小赵从女老板手里接碗时摸了一下女老板的手,女老板也只是报以会心的一笑。小李则干脆在老板的手上捏了一下,也没见老板有什么不高兴。小黄说按摩可是要收费的。大家就笑。
吃着吃着,有一朵槐花落在小赵的肩膀上。女老板说小赵恐怕是要交桃花运了。小赵说,交不交桃花运你最有发言权。小李说,我们小赵为你都看大夫了。女老板说,怪不得医院里昨天又有两个人的钱被偷了。小李说不偷小赵晚上拿什么给你发工资啊。老板就在小李的背上一顿拳。
吃完早点,老板已经将烟放在他们面前了。每人就又点上一支烟。小李说,这世界就剩下老板一个好人了。小赵说是啊,就老板关心咱们。小黄说关心就不收钱了。老板说,不收也可以么。
抽完一根烟,大家觉得再坐下去就会影响老板的生意,就有点依依不舍地起身。小赵给老板一边付钱,一边说晚上等着我。小李说,他有病,你还是等着我。老板说,你们两个都来。小黄说,还有我呢。老板说没你不少,有你不多。大家就笑。
明天早上见。老板说。明天早上见。三个小伙子说。
回到办公室,每人照例泡了一杯茶,照例边品茶边讲“段子”。
小李先讲:
某县的人大主任给政协主席出了一道题,说,有一个人生了一个孩子,是你弟弟的哥哥,你哥哥的弟弟,这个孩子是谁?政协主席想了想,没有想出来,就打电话问办公室主任,说,有一个人生了一个孩子,是你弟弟的哥哥,你哥哥的弟弟,这个孩子是谁?办公室主任想了想说,那是我么。政协主席就打电话告诉人大主任,那个孩子是他们办公室主任。
小李等着小黄和小赵的笑声,可是小黄和小赵都像木偶一样。小李生气地说,怎么,不够精彩?
小黄说,你都差不多讲了一百遍了。
小李纳闷地说,是吗,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小黄说,听我的吧:
小个子县长晚上去跳舞,几个秘书跟着。秘书看见县长和一个穿长裙的小姐跳得很开心。突然,负责保安的秘书发现县长不见了。他问其他几个秘书看见县长了吗?其他几个秘书说没有啊。负责保安的秘书就急得头上直冒汗。过了一会儿,仍然不见县长,秘书就去问那个和县长跳舞的小姐,小姐说她也没有见啊。这时,秘书发现小姐是四只脚。......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