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汪伪“第一夫人”改造记


□ 慕 安

一辆军用吉普车悄然拐进了上海提篮桥监狱。押车的解放军拉开车门,车上下来一个老年女犯,穿戴得整整齐齐,疲惫的脸上不失几分矜持。望着高大围墙中城堡式的牢房,她喟然一声长叹,摇头苦笑:“想不到,真想不到。”时为1949年7月1日。她就是汪伪“第一夫人”陈璧君。
受到人道待遇,竟说“我的身份就是与众不同嘛!”
抗战拉开了胜利的帷幕,汉奸头目纷纷落网,陈璧君被捕后被押解南京。1946年3月28日,江苏高等法院以汉奸罪对她提起公诉,陈璧君被判处无期徒刑,罪名为: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随后,陈璧君被送往苏州第三监狱服刑。
1949年春,三大战役结束,国民党精锐丧尽,解放大军饮马江北,南京政府如摧枯拉朽。4月21日凌晨,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其中一支直扑苏州。苏州解放的当日,监狱即被接管,陈璧君成了共产党的阶下囚。
5月27日,大上海解放,市政府大力改造接管的提篮桥监狱的狱政设施。相比之下,提篮桥监狱的条件较之苏州的好得多,军管会于是决定,把陈璧君这个特殊的犯人从苏州移解上海,以利改造、养病。
再说提篮桥监狱的管教干部,接过苏州来人移交的犯人档案袋一看,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汪伪“第一夫人”就在眼前,不禁脱口而出:“你就是陈璧君?”
“对,我叫陈璧君。”陈璧君一向认为,共产党强调斗争,六亲不认,担心遭惩罚甚至被枪毙。所以不敢像在国民党监狱里那样摆“第一夫人”的架子。
“跟我来。”管教干部提起她的行李,领着她去了牢房,又帮她铺好床,和颜悦色地叮嘱有关事项,临走时说了声“再见”。
“共产党的看守倒蛮客气的,这是什么意思?”陈璧君倒有点拿不准,自言自语:“想软化我?还先礼后兵?”
上海的初夏连日西南风,气压偏低,陈璧君浑身不适,早先骑马时摔坏的老伤又隐隐作痛,躺在床上呻吟不止。管教干部闻讯后,忙请来医生为她诊治,并给她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她患有多种疾病。
考虑到陈璧君毕竟是个特殊的犯人,又年老体弱,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狱方给予宽大待遇:她所住囚室通风透光,冬暖夏凉;允许亲属旧友探监,送日用品;征得她同意后,安排两个女犯与她同居一室,照顾她的生活起居。陈璧君要求每天用5热水瓶开水,也予以满足。
苏州解放前夕,国民党监狱中的条件日差一日,陈璧君连饭都吃不饱,生了病也无人过问,而今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受到人道待遇,这是陈璧君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她忍不住偷偷对同室的女犯说:“这里条件比苏州时好多了,吃的住的都好,还给我做了全面体格检查,而在那边整整三年从未检查过。我反共大半辈子,却受到共产党如此优待,实是始料未及。”她讲这番话,并非出于对共产党的好感,而是因为她的“身份就是与众不同”。陈璧君总是洋洋得意,大讲自己如何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革命,如何与蒋介石唱对头戏一斗再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党史纵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党史纵横 Tags:第一夫人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