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想之外(短篇小说)


□ 巴 一

  落拓的乡村青年到城里淘金,周旋在妻子与情人之间,欲罢不能,欲就不成,进退两难。梦想之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1

  八月的淮北农村,天气燥热得让人心烦。

  贴在树皮上的花翅膀“麦脸”唧唧唧地不喘气地叫着,树梢上的”麻格了子”(知了)知知知地连成一片空叫着,树叶子间隐蔽着的”浮豆“拖着慢条斯理的长腔,浮——豆浮——豆浮——豆地有节奏地咯嗒着。没有一丝风,天上没有一丝云。

  贾昆仑呼扇着手中的扇子,躺在自家院子里的马扎子床上,被四周此起彼伏的虫鸣声吵得没有了半点睡意。他呼地坐起来,脱掉了早已湿透了的背心,搭在床沿上,对屋里喊着:”小孩他娘,你给我端碗白汤来。“

  被喊作“小孩他娘”的妻子在灶屋里应承着说:”日他小姐,你还怪洋物(挑剔)咧,现成的茶水你不喝,非喝鸡巴白汤。”

  贾昆仑说:“大锅里还有没有白汤?”

  妻子刘英从灶屋里走了出来,一边解着系在腰间的围裙,一边笑着说:”日呆哩,你还怪巧哩,再晚一会儿我就叫白汤舀到恶水(污水)盆里去了,你喝吊烟你喝,哈哈哈……”

  贾昆仑望着刘英热得浑身湿透,也哈哈哈地笑个不止,正要将手中的扇子递给她时,她一转身又回厨房去了。

  过了一会儿,刘英端着一大白瓷碗白汤,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说:“这不,喝吧。”

  贾昆仑急忙去穿床下边的鞋子,双手把白瓷碗接了过来。

  刘英笑着说:“日他姥姥的,你还怪讲究哩,回到家还‘周吴郑王’哩呢。这又不是在镇上,你咋不穿你的鞋趿拉子(拖鞋)呢?”

  贾昆仑没有回答她的话,咕嘟咕嘟地一个劲地喝“白汤”。

  淮北乡村的早饭叫作”清起来饭”;中午饭叫作“晌午饭”;晚饭叫作“喝茶”。

  今天的”晌午饭”,贾昆仑一家吃的是“凉面条子”。面条煮好后,从开水锅里捞出来倒在冷水盆里,再捞出来拌一些蒜泥、香油、醋、辣椒等作料,上面加上些韭菜炒鸡蛋或者肉丝炒茄子,就是一日三餐中最具诱惑力的“凉面条子”了。煮面的开水,就是甜丝丝的“白汤”。

  一般的农户人家,大多是天气热时家里来了贵客才吃一顿“凉面条子”。而贾昆仑不同,他是村子里唯一的“吃商品粮”的国家干部,是镇司法所的干部,是方圆几十里村庄都“响当当”的体面人物。

  三十岁的贾昆仑,早年毕业于颖州师范学院,读书时因为家里穷,没能娶上城里媳妇,毕业后和邻村的姑娘刘英结了婚。

  刘英不识字,可身材健壮,又勤快能干,所以贾昆仑虽有遗憾,可在村人的眼里,这一个干农活有土地有粮食吃的女人,配一个有文化有本事吃皇粮的国家干部,才真是最有福气最“出胆”(舒坦)的家庭,这种叫作“一头沉”的婚姻,在城市人眼里,是不屑一顾的。每次贾昆仑在县里或者在区里开会,一些朋友或同学问到他“爱人在哪里工作”这类的话题时,他总是支支吾吾。有时候回答是“没工作”,有时候回答是“在农村”,还有时干脆用一句土得掉渣的土话说:“打欧腿(牛腿)。”意思是指他的老婆在家打理耕牛种地。说完这些,他总是为自己幽默的回答哈哈大笑一番。的确,他从内心羡慕那些双方都在工作岗位上的夫妻,可是,自己没那个命。为此,他叹息过,遗憾过,挣脱过,刚结婚那两年也闹过离婚,可是最终没能如愿。随着岁月的流逝,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