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丹走入聂耳的魂壳


□ 梁伯龙

赵丹走入聂耳的魂壳
梁伯龙

赵丹没有刻意地去演年轻,用现在的话说是去“装嫩”,而是把“形”与“神”结合在一起。
我喜欢赵丹老师的表演。他在《马路天使》《十字街头》《乌鸦与麻雀》《海魂》《李时珍》《林则徐》《聂耳》中所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让我惊叹不已。这一个个角色,可以说是千差万别,几乎毫无共同之处,但赵丹却把每一个角色都演绎得既有鲜明的性格特征,同时又栩栩如生,很难看出表演的痕迹。这对于电影演员来说,是很不容易的,只有像前苏联的契尔卡索夫、美国的达斯廷·霍夫曼这样大师级的表演艺术家才可能达到。
在电影摄影机面前,容不得半点的虚假与做作,于是有的演员就为了真实与自然而放弃了人物性格的刻画,结果是千人一面,看到的永远是演员自己;而有的演员尽管想要着力于人物性格的刻画,但由于功力不到,就暴露出了刻意为之而显现出来的虚假和做作,也无法得到观众的认可。赵丹却很好地在这两个方面做到了难得的平衡,成为受到观众喜爱和尊敬的性格演员和表演艺术家。
如果说赵丹早期的作品如《马路天使》《十字街头》中还更多地有着本色的成分,可从《乌鸦与麻雀》开始,他就走上了追求创造出活生生的人物性格的道路。
特别要提到的是他所创造的聂耳。影片一开始,聂耳只有19岁,是一个年轻人。就在影片所表现的短暂的几年中,从一个热情的青年成为一个成熟的革命音乐家,这对于当时已经人到中年,不再年轻的赵丹来说,是一个多么困难的任务啊!但他却令人难以置信,神形兼备地塑造出了聂耳这一人物。
赵丹与聂耳是同时代的人,有着与聂耳相近的经历,这使得他对于聂耳的精神世界非常熟悉,对于那个时代民族的苦难,人民的呼声,革命的追求,甚至有着共同的感受。因此,他非常准确地把握住了聂耳这一人物的“神”。
但是,如何使观众相信已经人到中年的赵丹是年轻的聂耳呢?
赵丹没有刻意地去演年轻,用现在的话说是去“装嫩”,而是把“形”与“神”结合在一起,尽可能地运用形体的表现力去展示聂耳的内心世界。例如:当聂耳用半年拉车所得的12块大洋又添足了钱买到了他所心爱的一把旧小提琴这段戏里,赵丹运用自己形体的表现力,在飘着雪花的冬天,几乎是跳跃地拉着小提琴,用敏捷的步伐穿过那狭窄的走廊,连站在走廊里躲闪他的小红都感到惊愕。他那灵巧的动作与步伐,再加上欢快的小提琴声,就把这个热爱音乐,第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小提琴的年轻人的欢悦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里没有丝毫的做作,也没有刻意地“装嫩”,有的是对这样一个人物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情境下心理的刻画,但却使观众感觉到了他就是个年轻人,一个可以为了他所热爱的音乐而不顾一切的年轻人。
我想,赵丹在演这一段戏之前是有构思的,这是艺术创造。但他在表演时又能做到不露痕迹,似乎是神来之笔,这就是赵丹不同凡响之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Tags:于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