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情再遇红灯,他挪用公款了结婚姻


□ 迟 姨

  为他,我离了婚
  他大我16岁,是一个大单位的小头目,几十年来公家的便宜多少是占了点儿,要不怎么一个拿死工资的,持家养伢之后,还有闲钱讨我的欢心?
  第一次跟他相遇是5年前在朋友邀约打牌的时候,他有意放水——不是冲我的和,就是屁别人的和。
  不管是坐在他的上首、下首还是对面,他都可以照顾我,甚至他的大和能拦我的小和,他都不拦,于是我赢了个大满贯。他对我的好感是怎样产生的我不知道,我对他的好感就这样油然而生了。
  几次下来,这样的牌我越打越想打,情不自禁地竟撺掇好友主动去约他。那次他是开着小车来的,夜半牌散,我们都赖着脚步走在最后。他提出送我回家,我推辞了两下没推辞掉,索性钻进了他的轿车。那个时候他就开本田,我误以为他很有钱。问了才知道不是私家车,而是下班后把公车开了出来。我要了他的手机号,却没敢告诉他我家座机号。
  我老公为人小气,还特别爱猜忌。他从来不给我买衣服买手机,还总看不惯我跟陌生男人说话。
  不久,他打电话给我,说要请我吃饭,还要送我一件礼物。我去了他说的那家酒楼,一进去,就被他拉到一个包房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机就往我手里塞,我说不要不要,他就说给我买个手机,约牌搭子方便些。
  老公看到我有了新手机,问我哪来的钱,我说打牌赢的,老公也就没说么事。
  这以后,我跟他的接触就频繁起来,不久就发展成情人关系。
  有一次,他深更半夜给我发短信,被我老公发现了。老公气得直抖,恶言相向。我对老公本来就不满意,这时也彻底死心了,就提出离婚。就这样,我们离了婚,孩子归我,房子归老公。离婚时,我心里一点都不慌,我觉得自己反正是有人爱的,我以为离婚后,他还会一如既往慷慨大方,敞开胸怀地接纳我。
  他却开始冷淡我
  刚离婚时,他确实不错,我的房子是他租的,又在他的资助下开了个小卖部。遇到公干出差,只要是单人出行,他还会带上我。我也乐得把伢寄托在老娘屋里,再请个朋友照料铺子,尽情在山水之间享受二人世界
  可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还没过上一年,他的热情就开始减退。到后来,别说跟我亲热,就是他的人都难得找到,打手机也不接。
  有一天早上,我给他打电话,我问他在哪里,他说正在路上,要去黄陂督办一项工程。我有些不信,就说,那好,你到黄陂后,找个公用电话打给我。
  中午,他真的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一看号码,还真是黄陂的。我就没说什么,只跟他说,忙完这项工程,再到我这儿来,他连连答应。
  这一挂电话,就是好几个月不联系。后来,一个牌友无意间说,看见他在阳逻给儿子装修新房。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要他晚上必须到我这里来一趟,否则我对他不客气。晚上,他慌慌地来了。我说,你好有本事啊,学会欺骗我了,你到底在黄陂还是在阳逻。看我横眉冷对,他终于泄了底。原来,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阳逻为儿子装修新房。那天,没想到我居然要他在黄陂打公用电话,为稳住我,他专程跑到黄陂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我联想到离婚后,问什么时候跟他结婚,他总是打哈哈,我就生气。最近这段时间,他避开不见面,也不给我付房租了,我的店他也不管了。现在居然拿钱给他儿子装修,他心里哪有我,追我时他说跟老婆儿子没感情,原来都是在哄我。
  我以死相威胁,要他离婚跟我结婚。要么,就赔我钱。
  闹到他单位要求索赔
  他拗不过我,坐下来和我谈判,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五万。他说,你也太敢要了吧。我说,你给不给,不给我就到你单位去闹。他就给我算账说,你哥买房子还差三万,找我借了三万元钱。我说,那好,你就再给两万。又要他写了一张欠条,这才放他走了。
  他却一直不给钱,也不照面。我被逼急了,真的摸到他单位,跟他摊了牌。我说,我自从跟了你,就没想过其他男人的心思,现在你不要我,就等于毁了我一生。我当即给他指出“明路”:要么立刻离婚跟我结婚;要么把剩下的两万元钱还我。
  他死死盯住我,眼里冒着火。我压低声音讲完以后,也不做声了。我对他的感情多少还在,也不想毁了他,只是看透了形势,不得不坚决地退而求其次罢了。
  “你别逼我,眼下我到哪儿给你搞两万元?”“那说个期限,11月11号必须给我!”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终于,他恶狠狠地说:行,就11号。
  他给我的居然是公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