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与不红,没有“公平”


□ 指间沙

  超女王贝之死,终于以一种面目不清的方式告终。舆论扮演了一个干着急的无力角色。
  她因整形手术毙命,死后十来天因为微博的传播力和超女的影响力,获得全国高度关注。事情捅出后,湖北省卫生部声明彻查死因,此时距王贝死亡已15天过去,早就错过尸检时机。调查组进驻中整形的当日,扔在殡仪馆多日无人理的王贝尸体被火化。那份11月30日出的调查报告像个黑笑话:由于遗体已火化,死亡原因无法确认。
  一起整形的王贝妈妈始终没露面。王贝家庭复杂,妈妈改嫁,继父另有儿子。妈妈没和王贝遗体告别,生父露了一面。越是复杂的家庭,越方便拿钱息事宁人。况且死因不光彩,在多数人眼里,脸上动刀等同“弄虚作假”。整形的人往往爱面子,既是生理的面子,也是心理的面子。
  王贝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眼中,脸上盖了层薄薄的纱布,仿佛寓意“遮盖”与“看不清”,众人的围观不能揭开那厚厚保护壳里的实质。整形是美女产品业内的潜规则,而整形医院本身同样布满了黑暗的地下潜规则。这样的“双潜”断送了王贝的命。
  人们议论之际,剃发出家的超女韩真真便再度引人关注。她本来是不红超女娱乐圈颠沛流离惨遭淘汰的悲剧典型,王贝死后她却已还俗,还顶风放话:我已决定整形。整形的理由是找自信,从心态上来说与王贝的一致:努力迎合外人的要求。更经典的是韩真真的“不公平论”,她说:“圈子对我们这种真正努力的人太不公平了,无论你怎么努力和打拼,你得到的与你付出的永远不成正比。”
  这种“不公平”论调令人发噱。李宇春红的时候,多少专业歌手嘀咕“凭什么”;谭维维唱“我站在冠军左边,陪她嬉皮笑脸,她样样都不如我”时,也在控诉“不公平”。王贝付出高昂代价想成名,现在名气有了,命也没了。草根走上舞台,闪亮的是真实,无惧的是瑕疵。过去选美,整形是大忌;现在选秀,同样讲求天然。娱乐圈有不同的生态位,想一步登顶的或许一开始就错了路线。这个世界不缺疯狂,维持疯狂却并非易事。所以芙蓉姐姐才会上《时尚先生》,凤姐又到美国镀金,这些原本是娱乐圈的最低位,却渐渐将不可能变成可能。又或者再过多少年,人们会说:“芙蓉姐姐也是不可复制的!”那不可复制的肯定不是S腰,而是那始终蓬勃蹦、不怕丢脸的地味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娱乐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