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拾花生



  下乡路上,发现田里的花生开始收获了。蓦地,就引发了一段对往事的记忆。
  那时,姥娘家住在济南黄河北岸一个叫左家庄的小村里。
  那不是姥爷的老家,是他教书的地方,在左家,姥爷以所谓的历史问题被强令辞别他钟爱的教坛,就地当了农民。
  姥爷的境遇就可想而知了。
  我因儿时母亲还在求学,未出满月便跟着姥娘,与姥娘之间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浓浓的亲情。
  十几岁的时候,见姥娘姥爷日见衰老,一种责任感驱使着想替姥娘去生产队出工,也好挣几个工分糊口。
  依着姥爷那种身份在生产队里劳动,而我又是他从外地来的外甥女,硬着头皮跟生产队里毫无任何血缘关系的男女一起出工,那份尴尬,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
  每个假期第一次出工前,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不知如何面对那一群陌生人,紧张得甚至连夜里也常常被恶梦惊醒。
  再为难也得去挣那几分工,现在想想大多数人对我并无敌意,真到了那一刻,咬咬牙也就撑过去了,难的就是第一次出现大庭广众面前,那一步长得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真真折磨人。
  幸好有同龄的好友宝宝,宝宝黑参参的,短头发,高挑个,一笑露一颗小虎牙,甚是可爱。
  当地农村的闺女很多都以“某官儿”起名,儿音很重,如荣官儿,荷官儿,雨官儿,其中一个叫能官儿。
  能官儿那年有十六七,比我们稍大些,人如其名,能得厉害。
  翻地瓜秧子歇着时,她扒个大地瓜吃得满嘴角白沫,渴极了我也想去扒一个,她吐着瓜皮儿拉着长秧说:今天咱吃上这地瓜可不易呵。
  言外之意是我没有资格,吓得我也就悻悻作罢。
  那一年,生产队在远离路边的腹地种了一块十几亩的花生,对了,当地叫“长果儿”。刨长果儿的美差让男劳力干了,队长说刨完运到场里就放圈儿,让大家去luan长果。
  Luan字我查康熙字典也找不到,曾想造一个“滦”字,又想此事非同小可,只好算了。
  大家像盼过年一样盼望放圈儿,luan到篮子里的花生不必交公,那是漫长冬季里孩子们最美味的惟一的零嘴儿。
  终于放圈儿了。队里规定让自己队里的社员优先luan。
  我也兴冲冲挎上篮子,拿着小三齿钩,直奔花生地。
  能官儿和她一脸大麻子名叫王美女的娘说:这世道真邪了,啥人都能上地里来luan长果儿。
  扭扭脸我掉了两眼泪,赌气提起篮子回家了。
  回到家仍挂着那片花生地,正矛盾着,宝宝来喊我了,真是福星高照。
  能官儿不好再撵我,便飞跑着划了个大大的圈儿,声言这一片她占下了。
  我只好到远离人群的边角上luan,刨得很胆怯,像一只惊了的猪,时时担心再被什么人赶出去。
  心里委屈再加上基本功不过关,别人能“luan”三成,我收一成就不错了,不仅是收获甚微,更多的是被人轻贱得难堪。
  几天后,刮了一场大北风,天气骤冷,别人都猫在家中,那天我却心血来潮,想出去找些干草。
  一个人走着走着,不觉来到那片花生地。
  一夜大风将地上的浮土刮去了一层,天空是铅灰色的,长风掠飞了我的头发,天底下只我一人,我无拘无碍无羁无绊,感觉上像一名得胜的将军。
  突然,我发现脚下有几颗被大风刮过露出浮土的白白胖胖的花生,放眼望去,这里,那里竟落下了不少,我惊喜万分地一头扎进地里,弯下腰不停地拾着落下的一颗颗大花生。
  那天我挎一只紫红色藤条编的圆筐,不觉我竟拾了小半筐子,直到晌午歪了,才在上面盖了把草儿,得意洋洋转回家去。
  回村路上遇一熟人,他说:你这孩子,一晌午就薅这么把草,咋管你饭吃?
  我不好说,只是怪怪地笑。
  多少年过去了,总忘不了那个刮着北风的上午,那片被大风刮出雪白的沙土地,那一刻我获得了弥足珍贵的人生体验,那一刻最大限度地放飞了我的心灵,让我发现了生活原本是色彩斑斓的。
  时至如今我还常想:当初是谁在冥冥之中引我走向那块花生地呢?
  极目望去,一个和我姥娘当年不相上下的老太太正坐在地里。手拿小抓钩慢慢地刨着花生,真想跑到地里对她说:老人家,让我来替你刨几下吧。可惜不认识人家,那样未免太唐突了。
  猛然想起有位女同学就在村上,心里立刻做了决定,明年这个时候,领着女儿来给她拾花生。
  
  张择端工界画,尤擅舟车、市肆、桥梁、城廓牛马、人物等。据载,他的传世作品有《烟雨风雪图》、《清明易简图》、《西湖争标图》、《金明池争标图》等,《清明上河图》是其惟一的最具代表性的传世真迹。自宋宣和年间(1118-1125)问世至今已近千年,题跋鉴赏者绵绵不绝,且异口同声称之为“神品”。《清明上河图》中,表现人物之众、建筑物之多、场面之大,在中国绘画史上堪称空前绝后。正如元人李梦阳所描述的:“《清明上河图》……自远而近,自略而详,自郊野以及城市……水则淡然而平,渊则而深,迤然而长引,突然而湍激……屋宇则官府之衙,市尘之居,村野之庄……所谓人物者,其多至不可胜数……非早作夜思,日累威积,不能到,其亦可谓难矣。”的确,张择端在创作这幅长卷时搜尽奇峰;汴河沿岸的奇花异木、楼宇屋舍、街衢庭院、商铺酒肆、牛驴车辆、大船小舟、四季景致、百态人物、日用物品、旗幡招牌、衣着打扮,等等,他必竭尽写生之能事,方有画卷中的细致入微,栩栩如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