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三题


□ 彭 洪

  彭 洪 现供职于彝良县新闻中心
  
  取 款
  秋成是一个十足的打工作家,因为他不得不为了生计一边干沉重的体力劳动,一边忙里偷闲写他的千古文章。尽管很累,但秋成觉得挺充实,蛮好的。当然,他挺羡慕那些每月都有稳定工资的文人,“要是我有那些优越条件,定会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来。”秋成心里老是这样想着。前一段日子,秋成所写的一中篇小说发表了,编辑部给他汇来五百元的稿费。这不,秋成一早就去邮电所取他的稿费了。工地上一月两三百元的工资早就被他用完了,如今正等上这五百无的稿费救济呢!
  这是他第三次为了这五百元的稿费而去邮电所了,上两次去,负责取款事宜的老所长笑呵呵地告诉他没钱了,叫他等几日再去。这次秋成想事不过三,一定有钱的了吧。
  走进邮电所,秋成看见老所长肥厚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背靠在办公椅上,目光盯着面前那几叠厚厚的汇款单,若有所思的样子。秋成隔着取款台向所长道:“老所长,咋挺忙啊?”老所长的目光从汇款单上移到秋成脸上一瞥,若有似无地道:“嗯!”目光又回到了汇款单上。
  “老所长,我来取那五百元的稿费……你看……能取给我吗?”秋成略有迟疑的问道。
  “哦!实在抱歉得很,本来有点钱,但刚才被人取走了。”老所长取下眼镜,拉衣角边来擦拭着眼镜片道。“这样吧,我看你再隔几天来取,反正你那点钱也不算多,行吗?”
  “嗯……好吧!那我就再隔几天来取。”
  “好好好!”老所长边戴眼镜边说,“再过几天来可能就有了,你要早一点来,唉!现在这钱真是……”
  秋成从邮电所出来,不觉回头望了望邮电所,透过窗玻璃,老所长发胖的侧影又安然地靠在了办公椅上。秋成若有所悟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急步朝工地去上他的班。
  晚上停工后,秋成向工友借了100元钱,在临近商店买了一条烟和两瓶酒,夜幕中来到老所长家那矗立于街头的二层楼房前,敲开了那扇朱红大门,开门的正是老所长。
  “唉呀!秋成啊,来来来,快请坐,快请坐!”
  秋成把烟和洒放在沙发上。环顾一下四周,遂坐在沙发上。
  “老所长,实在不好意思,都半夜了还来打搅你。”
   “嘿!你这是啥话?你可是咱这穷乡僻壤的唯一作家,我请还请不来呢!”老所长泡了一杯茶递给秋成。
  秋成欠了欠身,接过老所长递过来的茶道:“老所长真会说话,我这打工的算啥作家,只是糊乱写罢了。”说着,呷了一口茶。“老所长,你这客厅布置得真是典雅,特别是墙壁上那幅壁画太好了。”
  “哈哈,真不愧是作家。”老所长在秋成对面的沙发上面坐下来,回头瞧了瞧墙上挂着的巨幅壁画,若有所思地说:“这幅还是我特意弄来的。”
  “哦……”秋成叹了一声,继而两人都看着那幅壁画,须臾,秋成从沙发上起来欠身告辞。
  “我说没事就多玩一会儿,喝杯水再走嘛。”老所长道。
  “不了,工地上还有事。”
  “哦,那我就不强留你了,你没事时来玩呀。”
  “好,我一定来!”秋成边走边道。
  夏季的夜那天没有月亮,外面很黑,听到老所长的关门声,秋成不禁打了个寒颤,似乎很冷,不觉裹了裹衣服,叹了口气回去了。
  第二天中午,秋成和工友们运送一批工材从邮电所经过时,忽听有人喊道:“秋成,秋成,来,有钱了!把你的稿费领掉。”秋成循声望去,是老所长站在邮电所门口微笑着。遂向邮电所走去,他忽觉得自己的步履异常沉重,似难以挪动。
  把钱领出来后,秋成苦笑了一下:“唉!看来想以文养文恐怕难哟!幸好天下文人自古大多穷困潦倒。”是夜,劳累了一整天的工友们都酣声如雷时,秋成正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照着面前的稿纸,奋笔疾书着他的千古文章。
  
  题材
  
  很想多写一些东西,但苦于没有恰当的题材,偶尔见诸于报端的,尔后连自己都不堪回首,总为自己所编制的那些故事感到汗颜,难道生活中真就找不到可以入题的故事了么?那日到县里出差,遇到了老同学某君,他给我讲了一个完全可以入题而又活生生的故事:
  我们那个家族有点大,有好几家同姓,因此,我有两个大爷,年龄相仿,都四十有几了,小时放牲畜时他们老爱在一起。为了故事的需要,就把他们分为A大爷和B大爷。A大爷早在十多年前就结了婚,长子快走上工作岗位了,而B大爷是前年才结的婚,四十好几的人,却娶了下个二十来岁的闺女,叫人难以置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