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07,去恰克图


□ 韩 玺 韩淑云

  早年,汾阳有一首童谣:恰图、库伦、张家口,买同糖食送进口,抿了一口又一品……童谣里唱的是旅俄晋商。的确,从清代中期到20世纪20年代,汾地旅俄商人为数不少,被称为北路商人。这些商人除养家糊口和带给家乡经济实惠外,也多少引进些域外文化,给汾州府锦上添花。汾阳人的衣食、民居、婚丧嫁娶、设宴待客等风俗品质远高于邻近省县。北路商人因此身价倍增。但荣耀背后,他们的酸甜苦辣却很少有人知晓。
  我家算是末代晋商,曾祖父、祖父均是恰克图的经商者,祖父在恰克图永裕和茶庄顶过身力股八厘。我父亲韩德贵(字子和),生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二月,1907年10月赴恰克图永裕和茶庄,历经学徒、司账、分庄执事(即门市部经理)等职,前后14年。1922年因俄国内乱,恰克图商铺烧毁,旅俄经商告终。1923年又经乡亲介绍,到外蒙大库伦驻西密德洋行。西密德总行在天津,张家口、大库伦、恰克图设分行,外蒙各地又设分庄五六处,父亲先后任司账、巴兰库伦及西营分庄门市部经理,共七年。1930年后又辗转赤峰、哈尔滨、天津等地多次求职。只因时局不稳、军阀混战、农村破产等原因,商家均不景气,1935年彻底告别商旅,回汾阳摆摊维生。先后卖过杂粮面、纸烟、火柴、糖果等小杂货,自产自销碗团、烧饼、枣饼子,腊月里还画花窗子卖。1956年加入汾阳烟酒合作社,1970年10月去世。
  我兄妹二人生于1931年和1936年,从记事起,父亲就是一汾地小商。他白天卖货图谋生计,晚上坐在煤油灯下用小楷毛笔写“书”,激情所至,泪流满面。先后写成《创业难》、《醒世教子歌》、《本人之简单历史》三本手稿,以记录个人经历为线索,教育子女为目的,传授传统文化知识。这些“书”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让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上受益匪浅,实为父亲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现据父亲手稿转叙一些片段,以资纪念。
  
  初出艰辛忍饥受冻
   
  父亲七岁读私塾,14岁因祖父患病早逝被迫辍学。17岁那年冬天子承父业,由祖父柜上梁、高两位掌柜引带,踏上去恰克图经商的历程。
  骑骡子走了16天到了张家口,口上住了十多天,办好护照,就改骑骆驼,上了四十里的山坝,步入一望无际的草地。头一晚搭了帐篷住下。账房中间放一铁圈,内置可燃之干牛粪块,上坐一铁锅,锅里放雪化成水,水又黑又脏,上漂杂草,用夹粪的火夹将杂草捞去。等水开了,放一大把砖茶,再放大块羊肉,煮到半熟还带血时就捞出,用刀削片,放在每人携带的大木碗里,又加上一把叫果子(白面和硬,切成一寸长指头粗的键,用油炸熟)的干粮,用铁勺将又黑又油的煮肉汤浇上,连吃带喝。吃喝完了,铺开皮褥子,在一块石头上垫上随身小包当枕头,大皮袄当被子。夜间,账房走风透寒,又吃得肚子难受,一夜未眠。翌日黎明起床,蒙族脚夫将昨晚吃完未洗的脏油锅坐在火上,用脏袄襟子兜一包雪来倒入锅里化水,捞去杂草,将大块带骨羊肉煮在锅里,五成熟时夹给每人,用小刀削着吃。又将煮肉的锅内放一些小米熬粥,每人一碗羊油米汤。脏黑的雪水,咬不动的羊肉,羊油凝固的稠米汤,均无调料,着实难以下咽。嘴边挂着米汤,口里嚼着羊肉,17岁的少年,低头不语,泪珠流下。梁掌柜见状,问:“门生,你为啥不吃?”父亲答:“肥肉我不能吃,瘦肉不熟,牙咬不烂,米汤尽是油,连点盐也不放,喝得粘口恶心。”梁笑说:“俗话说得对,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步难啊!但凡初出外者全是如此。现告诉你:煮肉未熟首因时间短促,二因燃烧困难,三因锅小肉多水汽不足所致。现时还不算甚,以后雪大之时,拾不来干牛粪,煮肉也不过二三分熟就吃。至于调料,我们带的都有,但是初人草地,大家全不允许吃调料和盐,因为有了盐味吃上几天就吃不了肉啦。况且路上无水喝,天寒地冻,路途遥远,吃不饱肉如何支撑?冬天还好,遍地是雪,若到夏季,无雪无水,往往得日夜兼程,寻找水源地才能安歇。更是饥渴难忍啊!”梁还嘱咐:“口袋里装的果子,是羊油炸的,除了晚上茶泡着吃外,白天万不能吃。白天路上风寒交加,又无水喝,容易生病。还有晚上睡觉勿脱大毡靴,耳朵也要包好。万一冻了手足,要用雪擦发热解冻,切勿火烤,火烤手足会烂掉的,屡见冻手烂足之人。再者从今天起,我一天教你五六句蒙语。你要用心学,记心间,到了恰地就能凑合与蒙人打招呼了。”话未毕,脚夫将未喝完的粥倒在地下,把沾满羊油的锅绑在驼背上。父亲一看,地下剩饭中不仅有草根,且有不少羊粪蛋和小石子。
  这样日复一日,饱受驼背上的风寒,常常走一天也不见人烟,直至腊月二十七到大库伦。过了春节,正月十三又起身了。走了两天平川路,然后就是接连不断的山脉,遮天蔽日的森林,二三尺厚的积雪,如狼似虎的风声,风刮起的雪片打在脸上鞭抽一样的疼,伸出手来立时冻得发麻,口呼之气冻在脸上,人人白须白鬓。父亲冻得发了愁,但心想,不受苦中苦,焉能人上人?男儿立志在四方,出门不许泪汪汪。只能小心翼翼护着手足,实在冻得受不了就下驼步行走一程。又走了几天,有很高的大岭,蒙人叫“埋坟坝”,必须步行,两腿用力攀登,气喘吁吁,全身流汗,蒙族脚夫笑称夏天来了。黄昏时狼声吼得如音乐一般,屡见二三十个一群大小狼,黄羊更是几百上千,布满森林,间或可见三五成群的獐鹿如小马大,腿长跑得快。总之,森林深处,行路者与野兽经常相遇。就这样夜以继日走了半月,于正月二十八到达恰克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