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个人的日出(短篇小说)


□ 姜利宾

  1997年的腊月天,记忆中的吕四,有一些语焉不详的街道。事实上那些街道跟大多数的中国乡村街市一样,一定是中规中矩的东西南北走向,可我这个少根筋的人偏偏晕头转向。十多年后回想当日的吕四,我只依稀记得街心处有一个“华联”“供销”之类的大型商场。从商场的正大门向右转出去,马路两边的过道处摆满了个体小摊位,锅碗瓢盆、鞋帽袜裤、渔网农具、针头线脑一应俱全,直看得人眼花缭乱。摊位深处是一条年深月久的老街,默默地躲在商场背后,青石板铺就的老式巷子,有种对世事不管不闻的淡然。
  那年冬天,我作为武汉红桃K(现在的“血尔”)有限公司启东市场部市区执行经理,被临时抽调到吕四,全权负责对整个南通地区50名新营销员的接待工作。他们将在那里接受为期15天的封闭式营销培训。
  一
  第一天的接待工作繁忙而杂乱。50名营销员来自南通六县一市,来自各行各业,操着不同的方言,拖着拉着背着大大小小的各式行李,挤在吕四邮政招待所那狭小的门房里,争先恐后前来报到。不时有人在我面前的那张报到表指指点点,唯恐我找不到他们的名字。在迫不及待的人丛中,有一个面色苍黑、神情淡漠的男孩,始终默默地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一言不发。
  报到表只剩下最后一个名字:杨建明。
  “杨建明——”
  他静静地走到我的面前,是那种特普通的男子,一米六八的身高,身形精瘦而且并不英俊,身上背个双肩包,手中拎着几本书。
  我一看他的简历:男,未婚,23岁,退伍军人,家住通州平潮。
  “啊,你是平潮人?我有一个老同学也是通州平潮的,***,你认识吗?”没办法,我从小疯疯癫癫,对谁都自来熟,仿佛天下人都是自家兄弟,所以也不看看那位仁兄无可奈何的表情,自顾自地跟人家套近乎了。
  “不认识。”
  “你是退伍军人啊。你原来在部队里干什么的?”
  “文员。”
  “真的?那你的文章肯定写得不错。怪不得你和他们不一样,还带了书到这里来。”我恍然大悟的样子。
  “咦,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我房间的钥匙你还没给我呢。”他很费解地望着我说。
  “哦,我的天,光顾着说话,都忘了给你钥匙。”我下意识地吐吐舌头,偷偷瞄了他一眼。那个木头样的人竟然微微笑了笑。
  二
  接下来的培训枯燥乏味。所谓的封闭式训练分两个部分:理论和实践。每天上午8∶00~11∶00由南京总公司的资深营销人为他们上三小时的理论课;下午13∶00~18∶00全体营销员在整个吕四地区进行地毯式的挨家挨户上门促销训练,课程包括发放宣传品,张贴广告画,推销新产品。
  “整个培训期间不许任何人请假,不许任何人私自外出,休息期间不许任何人离开招待所一步。培训期间所有员工的衣食住行均由启东分公司经理全权安置,大家必须服从她的安排。”南通分公司老总在培训第一天的招待酒会上宣布了上述纪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