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谈风月,不谈风云?


□ 所 思

  每逢年底,都有一部电影掀起一片热闹。二○○七年末的发动机是《色·戒》。这场热闹,值得一看,也值得一想。
  围绕《色·戒》,主流媒体上有许多“艺术的,很艺术的”、“人性的,太人性的”赞美,同时网络上有许多持民族主义立场的批评,称《色·戒》从小说到电影都是“汉奸文艺”,最有代表性的自然是黄纪苏先生的文章《中国已然站着,李安他们依然跪着》。而且还有一种意见,说是主流媒体对《色·戒》是“一片叫好之声”——这大约是事实,主流媒体上确实少见反对《色·戒》的文章。
  不敢说所有的主流媒体追捧《色·戒》都没有自己的取向或利益驱动,但就我了解的一家北京媒体而言,事情就有点“奇怪”。它的评论版,如果排除大家心照不宣的“指令”,确实是“独立评论”。绝不会拿人钱财,替人鼓吹。编辑认真敬业,不会以自己的观点左右版面意见,甚至以他们的观影经验和个人趣味,根本就谈不上多么赞赏《色·戒》这样的影片。而且,除了不得以《色·戒》为由讨论电影分级制以外,也没有任何禁止批评该片的指令下达。那么,在“一切正常”的工作程序下,那家媒体的“一片叫好之声”是从哪里来的呢?
  那确实都是评论版作者们自发的心声啊。那个作者群相对固定,年龄大约是二十来岁到三四十岁,具备观影经验及写作才华,这些“文艺中青年”是支撑评论版的主要力量。在我看来,他们的观点在支持《色·戒》的声音中颇有代表性。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色·戒》呢?它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影片?如果它就是一部“汉奸电影”,那一切都简单得要命。
  我努力排除事先看过的评论的干扰,寻找自己对《色·戒》的第一印象。必须得说,这样一部情节、角色了然于胸的电影,还是步步推进吸引着我看完,是李安的能耐。李安不算我喜欢的导演,就像一个朋友讲的,娴熟的叙事和镜头能力“是技术标准而非艺术标准”。但我觉得《色·戒》是我看过的李安所有影片中情绪最饱满张力最强的,同时意识形态的挑战也会带来别样的紧张。《喜宴》、《断背山》之类由同性恋情生发的惆怅感在当今世界是安全的,而《色·戒》必然在“中国人”这个命题上造成颤抖。
  看《色·戒》的时候,我想起了在二○○六年获得金棕榈奖的影片《风吹稻浪》,它讲述一对兄弟在爱尔兰独立运动期间的悲剧,与《色·戒》在题材上有一点可比性:都是外敌入侵的背景,都有处决叛徒的情节,都是个人情感与家国命运的对立,最后都是个体的毁灭(被所爱之人枪决)。肯·洛奇导演在处理《风吹稻浪》这个政治题材时把历史视野、革命信念和深厚的情感融为一体,令人钦佩。
  但是李安的手法完全不同。李安并未像肯·洛奇那样,把外敌入侵、政治对立真正编织进影片情节,它们是作为背景存在的,用来烘托王佳芝和易先生这条主线,并为青年学生组织暗杀活动这条副线提供心理动机。不仅如此,李安把暴力的时代背景抽象化了,抽象为影片中不时出现的阴暗的监狱、狼狗、哨兵,乃至易先生实施性虐待的皮带。我觉得这一套语汇的含义,拍过《冰风暴》的李安应该是熟悉的。在西方文艺传统中,从萨德侯爵到《O的故事》,这类暴力符号无处不在,西方中产阶级,特别是有文化教养的中产阶级对此恐怕并不陌生。也就是说,《色·戒》背负着一个时代政治的外壳,暗地里却已转化成了性政治的样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