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书


□ 薛 荣


前朦胧诗人老秦把一个档案袋交给我保管,里面装着他收到的情书。老秦要我保证不偷看。结果,我还是偷看了,我老婆晶晶也偷看了,没想到……
刚回到家,电话就响了。我的小便射了一半,电话铃声打断了它。从裤裆里掏出的这玩意儿支楞在冷空气里,像个关了的水龙头。电话铃响了两下、三下,第四下的时候我拿起了抽水马桶边的话筒。我喊了一声喂,同时把断了水的水龙头塞回到暖烘烘的裤子里,拉上拉链。我又喊了一声喂。小便只拉了一半的我又想拉大便了。便池里的水泡一个接一个地破裂,宛如破产的乡镇企业。我握着话筒,白色的电话线晃荡着,我似乎是在跟抽水马桶通话。
小钟啊———电话是老秦打来的。半个小时前我和他在单位门口分开,他朝我挥挥手,就发动助动车消失在路灯照亮的夜色中。我说老秦你在家里啊。他嗯了一声,估计点了点头。他有这么个习惯,打电话时会做一些自以为别人看得见的小动作。
好几年前老秦是个朦胧诗人。老秦———他问我爱人在不在家。我爱人手里抱着儿子,跟我在楼梯上擦肩而过,她以为我会很晚回来,就带儿子到超市里去玩了。老秦又追问了一遍,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又想小便了,而且来势凶猛不可阻挡,我掏出已经焐热了的水龙头,小便的声音唏哩哗啦。我手里的话筒移到了水龙头的边边上。
老秦也听出来我在小便。这样的玩笑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我问他有什么事他却没说。他的迟疑和沉默给我的印象是他在电话的另一头正因为便秘而难受。
“过来玩吧,老秦。”我单手摸着水龙头抖了抖,一身轻松。
老秦一声不吭地挂了话筒。
不久老秦敲开我家的门,手里捏着个档案袋。我正在看新闻联播,所以想请老秦到客厅里入座,可他没听我的招呼自己动手倒了一杯水,就弯着腰去了楼上的书房。我住的是一个跃层公寓,楼上基本上是我和朋友们打牌聊天的场所。我紧跟着老秦到了楼上,看见他的脸色不对。我怀疑晚餐时的某道海鲜有问题,老秦贪吃海鲜吃坏了肚子,不过这也不对,老秦电脑坏了来找我是对的,肚子吃坏了应该去医院才是。我就站在老秦边上,动老秦的计谋,可这家伙把屁股底下的椅子一转,随手一指旁边的沙发,说你坐……
“太可怕了!”
老秦声音发抖。我盯着他捧住茶杯的手指,我看到这几根手指也抖起来、抖起来。因为我已经猜到老秦接下来要跟我说什么了。
从桐县回禾城的路上老秦就坐在我身边。我们叫的出租车司机是个爱耍嘴皮子的货色,而我们同行的还有两个女同事,小白和老庞,老庞跟老秦差不多年纪,属于半老徐娘的角色,她坐着副驾驶这个位置,一路上就由她和司机一唱一和,逗得坐后排的我们三个又是大笑又是放屁,搞得出租车里的气氛非常的活跃。车过了洪合,后边的一辆捷达强行超车钻到了我们前面的车流里,司机手忙脚乱地踩刹车,老秦摇下车窗,记住了这辆车的号码。我们的司机骂开这辆车的人是混蛋是傻×,是去找死,开车的都是这个德性,大伙儿也没啥在意。司机的诅咒变成现实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出车祸的居然就是这辆超过去的捷达车,地点在飞机场青草湖饭店门口。我们的车堵在哪儿,司机随手塞了盘磁带到卡座里,回响在我们耳边的是一曲浪漫动听的轻音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