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轨迹


□ 胡学文

  老孟正和妻子逛街,接到了杜雨的电话。老孟有些慌,贼贼地瞅妻子一眼。她正和小贩砍价,没注意老孟。老孟紧走几步,和妻子拉开距离。老孟所站的位置靠近公交站牌,他伸长脖子,假装看牌上的字。杜雨的声音已经不耐烦,说话呀!老孟问,有事吗?杜雨说,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你在哪儿?老孟想象出杜雨的表情,说,我正忙着呢。杜雨说,知道你忙,你在哪儿?杜雨执拗地问老孟在哪儿,老孟应有所警惕,但他急于打发掉杜雨,没往别处想。老孟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又要扫黄了,我正加班呢,突击检查。杜雨说,你撒谎。老孟说,我干吗骗你?我正在音像店门口,你听不见喇叭声?杜雨说,老孟,你抬头,往右看。老孟抬起头,右转。
  杜雨站在马路对面,手机还在脸上贴着。
  老孟突然尴尬极了,他似乎冲杜雨笑了笑,又似乎点了点头,那一刻他脑子有点儿乱。但有一点,他是清醒的,他不能和杜雨这么对望,他担心杜雨过来。老孟拽回目光,他的步子有些杂乱,身子还摇了几摇,仿佛背后有猎枪指着。老孟妻子叫王金花,她的长相和花没有任何关系,但后脑勺长年别着一朵,当然不是金花,是塑料的。此刻,王金花已和小贩砍定价格,正回头找老孟,老孟,老孟——老孟适时凑上去,抱怨站牌让办证的小广告涂得乱七八糟,什么也看不清。但他马上就后悔了,王金花并未问他什么,干吗急于辩白?王金花说,这也归你管?你省省心吧。又问老孟,两副五块钱,怎样?皮的。王金花说的是手套,小贩一副要五块钱,硬被她砍下一半。老孟很是恼火,两块钱的手套还能是皮的?还想用得住?稍动一下脑子就能明白,但王金花转不过这个弯儿,或者说,她根本不转。王金花最大的嗜好就是买便宜货、处理货,吃的穿的用的,没有她不喜欢的。没错,那些东西确实便宜,可不能用。有一次,王金花喜颠颠地回来,说十块钱买了套西服。老孟埋怨,十块钱的西服能叫西服?王金花振振有词,就算料子一般,工钱也值十块钱吧。她让老孟穿,老孟不穿,好歹他也是一科长,穿十块钱的西服,还不让人笑掉大牙?王金花说,试试,试试总行吧。老孟试,王金花拽了一下,一个袖子就成了半截。见她又相中皮手套,老孟没有理由不恼火。老孟说,大夏天的,买什么皮手套?家里不是有好几副么?王金花反驳,夏天买才便宜,留着以后用,说着就要掏钱。老孟生气了,扯起她就走。王金花红头涨脸地喊,干吗呀,放开我。周围的目光立刻扫过来。老孟怒冲冲地说,回家。王金花被老孟拽出一段,她一直喊,老孟受不了那些目光,松开。她又往小贩方向去了。
  老孟的脸火辣辣的,像挨了耳光。他沿着马路牙子急走,十多分钟方慢下来。他没有明确的方向,就那么慢慢地走,没人注意他了,他和街上的行人没有任何区别。冷静后,老孟十分后悔,他和王金花撕扯一定被杜雨看见了。他不知自己干吗要冲王金花发火,王金花一向如此,他又不是不清楚。想来想去,还是和杜雨的电话有关,她当场戳穿了他的谎言。怎么这么巧!其实,老孟很少和王金花逛街。昨天晚上杜雨打电话,让老孟陪她逛街,义乌商品街刚刚开业。她说,你那个剃须刀不行了,换个新的吧。连着三个休息日,老孟都和她在一起。那就意味着,老孟连着三个休息日和王金花撒谎。这个休息日,老孟想陪陪王金花。和王金花撒谎,老孟心中有愧。当然,和杜雨撒谎,老孟也有愧意,可……有愧意也得撒啊。他不能分成两半,这是没办法的事。
  老孟没回家。中午,他在小饭馆吃了盘炒莜面,喝了瓶啤酒,便去了单位。办公室有床,他常常在办公室午睡。可这个午休与往日不同,老孟心情沮丧,在床上翻了几个滚,没睡着。杜雨和王金花肯定要给他打电话,他想,杜雨先给他打,他就去杜雨那儿;王金花先给他打,他就回家。
  电话终于来了,是王金花的。王金花说要包饺子,问老孟吃韭菜馅还是西葫芦馅。王金花的声音里满是讨好。老孟说我不回去吃了,就挂了电话。这时,老孟方意识到他是在等杜雨的电话。吃饭时间到了,杜雨依然没给他打电话,老孟沉不住气,莫非杜雨真和他生气了?老孟在窗前站了一会儿,下楼。
  老孟敲门声音很轻,听上去犹犹豫豫的。杜雨给过老孟钥匙,老孟没拿,他说你在我用钥匙干吗?杜雨说我不在呢?老孟说你不在我就不来了。老孟谨慎,拿了钥匙,就意味着他和杜雨是一家人了。没钥匙,至少在心理上,他和杜雨是有距离的。有近有远,在和杜雨的关系上,老孟始终想把握一个度。
  门开了,杜雨站在门口。她刚洗过头发,发丝还滴着水珠。她的脸冷冷的,但没有冷透,冷硬中含着责怨,如冰面上浮着一层水汽。老孟说,什么意思,让我在门外站着?杜雨说,我以为你是路过呢。
  老孟挤进去,顺便把门带上。老孟想抱杜雨一下,杜雨已扭转身。老孟便讪讪地坐了。杜雨坐他对面。往常,杜雨总挨他坐,要么干脆坐他腿上。老孟看杜雨,杜雨看老孟,两人谁也不说话。杜雨还在生气,老孟则想不出说什么。老孟想,我数一百下,她要不出声我就走。他没数到五十,杜雨扑哧笑了。而且一发不可收,几乎滚到地上。老孟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笑的?杜雨说,蛤蟆张嘴还能吐个泡泡,你连蛤蟆也不如,干张嘴不出声。老孟说,好啊,你骂我!乘机胳肢她。杜雨先是躲,后来就钻进老孟怀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